7月5日早间消息,韩国立法者与监管者正准备向三星电子动刀,强迫三星人寿出售大量三星电子的股票,价值超过16万亿韩元(140亿美元),希望以此来稀释目前三星实际掌权者李健熙家族对三星电子的影响力。

三星集团目前由财阀控制,财阀在韩国拥有庞大的势力,对于政府有着重要的影响,韩国政府想限制财阀权势的想法由来已久,可以说几代政府都花了大量力气来打击财阀势力,但收效甚微。

目前的三星人寿保险公司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可能会被政府强迫出售持有的三星电子股票。此前有消息称韩国正在筹备一项法律,对保险公司进行约束,当保险公司向附属公司投资时,持股价值不能超过保险公司总资产的3%。法令将会改变会计准则,而且持股要按当前价格计算,不按购买时的价格计算,如此看来目前的三星人寿已经超过了法律的设定值。

为什么选择三星人寿保险公司,是因为保险公司是李健熙家族控制三星电子最关键的一个手段,如果三星人寿的持股比例减少,那么李健熙家族对于三星电子的控制力就会被削弱。周五时,三星公布初步季度财务报告。今年以来三星电子的股价已经下跌9%,而在此之前两年一直在增长。

财阀势力在韩国达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可以从李在镕行贿案中窥见一二,此前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二审判决,推翻此前一审判决,改为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4年。自2017年2月17日被捕后,时隔353天,李在镕获释。随后韩国民主党议员朴永进在法庭裁决后的声明称,“今天,我们再次见证了三星如何凌驾于法律之上”。在此之前,李在镕的父亲李健熙也曾两次获得总统赦免特权,其祖父李秉喆在涉嫌贪污及走私后也成功避过刑责。此外,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SK集团董事长崔泰源均获时任总统特赦。

韩国政界和财界之间一直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而这种官商勾结自韩国成立之初便已存在,随着多届韩国政府强力“调控”经济而愈演愈烈。

韩国“财阀经济”是在一定的历史地理环境中形成的,历史上资源匮乏、国际地缘地位关键的国家都有财阀势力的出现,韩国当然也不会例外。可以说韩国的财阀经济的存在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事实上,无论是为应付海外激烈的市场竞争,还是稳定国内的经济增长,集合了资源和政治双重优势的财阀集团,都曾经在韩国发挥过重要作用。

不过虽然韩国经济发展长期依赖于各大财阀集团,但是在连续受到了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后,韩国经济的“结构病”日益突显出来且愈发严重。加之曾经的韩国“十大财阀集团”竟有一半牵涉到刑事案件,其内斗不逊色于韩剧一般精彩,让韩国民众对这些大公司彻底失去了信心,也让韩国政府也对它们逐渐失去了耐心。

虽然政府有心,但想要彻底的清除这种现状,目前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在美国,三星可能早已经被反垄断法拆分了,其次韩国社会也在某种程度上认为财阀“是不可或缺社会之恶”,韩国也出台各种法规限制政商勾结。但是数十年来政客与企业界之间的联系已经渗透到韩国社会的各个层次,目前以三星为首的财阀集团几乎控制了韩国的经济命脉,政府在这种情况下的任何一个动作可能直接就会动摇国家的根基。也没有那一届政府敢这样做,当年的军阀政治催生了财阀家族。如今韩国早已民主化,但财阀势力依旧稳如泰山。因此消灭财阀变得不切实际。

韩国政府如果不实行大规模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那么目前财阀经济的模式仍然不会有很大的改变。其实日本曾经也面临这样的问题,最终日本的财阀经济是被二战终结的。虽然目前日本还存在财阀,但绝没有韩国这样严重。而韩国目前无论是国内环境还是国际环境,都不存在消灭财阀的原动力,恰恰相反,全球经济的一体化,为三星这样的跨国公司提供了更好的活下去的资本,自然掌握着三星的李健熙家族根基难以动摇。

可以说,要整饬“财阀集团”,既不让韩国经济命脉伤筋动骨又要实现韩国经济复苏,几乎成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难题。韩国政府也要在这个问题上面临艰难的选择,这次政府用这种方式来限制家族对于集团的影响力,其实仍然不会有很大的效果,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官商勾结并非一日便可杜绝,韩国社会应加强对政治权力、政府机关以及对企业经营的长期监督和监管,增强行政透明度,形成一种健康的政商关系以及官商勾结无处容身的社会环境和文化。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