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是特别能分清个人和集体之间的差别,总是拿衡量个人的短尺去丈量庞大的组织。我们或许都听过那个过家家一样的政治比喻,美国是班长,中国是学习委员,这种赋组织以人格印记的段子只能在低龄人群中流行,过了初中这个坎,若还能听得津津有味,那是大脑发育迟缓的显著标志。

 

2600多年前就有这么一个智障。两军交战,他是统帅,站在河岸眺望敌军,威风凛凛,他自认为儒雅多一些,威不威风的不在乎,他的谋士说,你看,敌军正在渡河,是我们发起攻击的好时机呀,他流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头也不回地说,趁人之危,不仁,不义,抑扬顿挫,颇有大成至圣先师的风范。等到敌军过了河,把他围起来吊着打,腿都被打折了,狼狈不堪,国家也沦为二流。后人评说,假仁假义。

 

他可能是看书只看一半,不知道大成至圣先师还说过直以报怨,德以报德的话。

 

实际上,把组织当作人来看并加以道德评判的事儿并不会随着社会的进步销声匿迹。韩寒在他的电影里说,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这话放在组织身上是一点没错。这组织不是老大哥,就是公司,就是你身边大大小小的、触手可及的利益共同体。

 

张阿姨今年刚好50岁,虽然过去好几个月了,可一提起屋子里那一堆保健品仍然羞愧难当。她说,当初这伙片骗子给她送免费的鸡蛋,免费的大米,免费的食用油,后来还带大家去免费旅欧,免费看医生,嘘寒问暖,态度甭提多好了,比那亲闺女还亲,可谁知道下起手来比后妈还狠,张阿姨既愤恨又愧疚。

 

张阿姨损失还算少的,不到2万,他们那个保健窝点最多的被骗了6万块钱。我们80年代后出生的人或许很难理解这些叔叔婶婶大爷大妈们为什么会轻信骗子,他们伎俩之拙劣,言论之荒诞,一听就是假的,怎么就成了中老年之友了呢。这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谁又见过便宜的儿女?为什么骗子的花言巧语这么容易得逞,他们都是些惟利是图的人,哪里是真的关心你们,他们嘘寒问暖本质上和冷暖空调无异。

 

也别怪张阿姨们,我们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他们轻信人间自有真情在,世界处处充满爱,把商业关系(其实就是诈骗)和人际关系混淆起来,把(诈骗)公司当作慈善组织看待,赋予利益集团以美好的品德,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我们做网贷投资,最容易相信背景,容易相信平台背后的老大哥有羞耻之心,相信背景的真实含义是指:他(干爹)都说不会雷,那肯定不会雷,就算雷了,他也会帮我们兜着,干爹肯定不会跑。但实际上从e租宝到大大再到君享,他们背后的明星、银行、国企有哪个帮投资人兜了底的?一个也没有。

 

前一段写浙江光大,许多投资人到评论区谴责这家国企,说它**,丢了国企的脸。可是商业就是商业,利益就是利益,哪里会产生羞耻之心呢,脸更是无从谈起,它又不是人,有血肉之躯,它是由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精密繁复的规则设计、层峦叠嶂的文件协议组成的盈利机器,不懂人情世故。我们做网贷投资,如果还把自己的收益绑在干爹的腿上,挂在干爹的脸上,这和宋襄公有什么区别呢,和张阿姨们有什么区别呢?无非还是把干爹当成了真的干爹,把惟利是图的企业但成了有礼义廉耻的君子,把组织人格化了,把商场当成了过家家,把暖气片辐射出的热量当成了当成了亲友的关怀。

 

要真正成熟起来,我们就必须审视它的股权结构、风控手段、催收力度,一切从冰冷的利益关系出发,千万不能做的,就是相信它的暗示,轻信干爹有力量。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