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近期,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一系列并购和合作上频繁被美国有关部门出手干预。前有阿里旗下蚂蚁金服拟并购速汇金(全球第二大汇款机构,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的35万个网点和24亿账户)遭否,支付宝进驻美国的计划泡

近期,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一系列并购和合作上频繁被美国有关部门出手干预。前有阿里旗下蚂蚁金服拟并购速汇金(全球第二大汇款机构,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的35万个网点和24亿账户)遭否,支付宝进驻美国的计划泡汤。最近华为和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 在手机销售上的合作也被突然临时取消,据说也是受到政府相关机构和人士的压力,而被迫停止合作。纵然华为依然可以通过亚马逊等电商渠道销售,但是线下运营商渠道在美国依然占据销售主力,因此对于无论对于华为还是美国当地的消费者都是一大损失。毕竟从曾经的中华酷联到如今的华米OV,华为在手机上的努力,我们有目共睹。

从十多年前的2003年,华为的通讯设备在美国被思科因专利纠纷起诉,后又被美政府指控军方背景,其设备可能被用于针对美国民众的间谍活动,威胁国家安全,到后续一系列在美国的并购活动被否,不得不说美国对于华为这样顶尖的中国通讯企业过于敏感,某种程度上也是基于两国意识形态和政治体质差异而导致的强戒备心。

美国虽为明言,但是种种限制华为进入美国的行径确实不言自明。中国是否可以采取类似措施,如限制苹果进入,答案可能很难。

一方面,美国消费者主要的手机基本是苹果三星等,对于华为这样的出入局者,目前市场份额几乎可以不计,因此来自消费者方面的反对之声小。如果国内限制苹果进入,占据国内前五市场份额的苹果,其大量的国内消费者恐怕不愿意如此。

其次,相比较苹果作为单纯的手机生产商,华为除手机外,更多的是通讯设备领域,在跨国业务中,对于信息安全和保密等确实有较高要求。因此,仅从手机上想用充足的理由加以限制会相对困难。

再者,其实苹果产业链中包括大量的制造和配套产业都是位于中国,不少的体量非常大,如富士康,蓝思科技等,带动的就业人数超数百万人,因此抵制苹果实际上对国内部分产业乃至增幅税收、就业都会造成负面影响,因此不得不慎重。

最后,国内在高科技领域技术和产品的缺乏,导致大量尖端产品不得不进口。国内在不少高科技技术和产品领域起步较晚,技术水平不足,像高通和三星的手机芯片、半导体等,大量国产手机也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产品,这也让抵制苹果的意义大打折扣。

总的来说,对于我们而言,限制苹果可能是弊大于利,我们需要做的是在高端科技领域不断取得突破,这样才有赢得主动权。

(完)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

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近80家网络媒体专栏作者。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