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听杨姐说】今天一上线,朋友圈就被“紫光阁地沟油”的关键词刷屏了,实在是逗得我笑到吃不下饭。想必知道的朋友已经心领神会,为紫光阁“瑟瑟发抖”的回复捧腹过一次了,而后面各种官微大号、贴心网友的集体卖萌,

【听杨姐说】

今天一上线,朋友圈就被“紫光阁地沟油”的关键词刷屏了,实在是逗得我笑到吃不下饭。

想必知道的朋友已经心领神会,为紫光阁“瑟瑟发抖”的回复捧腹过一次了,而后面各种官微大号、贴心网友的集体卖萌,更是把这次的乌龙变成了一个带着大写“嘲讽”的全民狂欢。

比如一本正经鼓励紫光阁“好好炒菜,不用紧张”的新华网

以及及时跟进“打击犯罪”的平安北京:

但是,笑着笑着,你慢慢地就会觉得再也笑不出来。如果你是一位家长,甚至会有一股深深的恐惧从心里慢慢散发出来,弥漫到整个大脑都开始充满一种对孩子究竟在接触什么样的偶像的焦虑。

这个PGone究竟给他的粉丝都带来了什么?

首先,如果不是和李小璐闹出婚外情,恐怕很多家长都不知道这个PGone是何方神圣。

其次,这个以嘻哈成名的歌手,正在遭遇来自全社会的封杀——当得知PGone的歌在网络上被下架时,很多人的态度很一致:“活该”!

下架这件事,对嘻哈歌手PGone来说其实并不算最严厉的惩罚,更有《中国妇女报》官微在公开提出,“该封杀的封杀,该禁唱的禁唱”——如果真的停止了PGone的一切商业演出,相信很多家长会乐见发生。

是的,若不是这次的事情爆出,恐怕很多家长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受着什么样的文化熏陶,在被什么样的偶像引领,以及可能将做出什么样可怕又可笑的事情!

吸毒、暴力、性,对女性的侮辱、对死者的不尊重——PGone的歌词里充斥着负能量,很多都已经到了触犯法律的程度。而在他的粉丝群里,00后大概占了七八成,这些孩子正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成型的年纪,很容易被带偏。在这样的年纪,这样所谓的“偶像”给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会累及终生!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家长,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接受这样“扭曲的价值观”和“文化毒害”。

在网上晒出的一些粉丝群的聊天记录里,这些孩子们“自焚、喝毒药、吸毒怎么了,大麻不犯法”等等让成年人瞠目结舌的言论,让很多网友直呼大跌眼镜。究竟PGone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粉丝有这样的价值观并能堂而皇之的说出口?

从贾乃亮的道歉求饶微博到李小璐的没脸见人再到PGone的道歉,围观过这件事情的朋友,一下就能明白贾乃亮究竟输给了一个何方神圣,这个怼天怼地唱着嘻哈、一边给哥哥送睡袍一边睡着嫂子的PGone,其歌词充满了挑唆吸毒、侮辱女性以及对死者不尊重的言辞:

姚贝娜刚刚去世,PGone的唱词令很多人无法原谅

当然,《圣诞夜》遭到举报后,被全网下架禁播。

面对危机,pgone火速发微博进行了道歉,表示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观偏颇,在此郑重道歉。

PGone的道歉获得了粉丝的追捧

但为时已晚,事件的发展已经不仅仅与某个歌手的个人教养相关,英国《每日邮报》直斥PGone“种族歧视”,人民日报则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中国应该如何拥抱嘻哈文化?

但这似乎是个无解的难题,嘻哈之所以能够被广大青少年追捧,正是由于其内涵中存在的一些不那么正面的东西,正好迎合了这个年龄段叛逆期的青年心理需求,而如果没有了这部分的个性凸显,就会让人觉得这也根本不是嘻哈。

嘻哈的DNA

HipHop本来的意义是贫穷的黑人用不良的言行及生活表达方式对社会宣泄,他们对社会的不公平及白人的歧视的不满,因此在根本上,真正原本的HipHop精神及大部分内容均不为政府或社会所接受。

让我们来看看“嘻哈文化”中的几个深入骨髓的内涵。

第一是它的题材层面,HipHop是属于底层人民文化,所以它最早真正反映的是

作者真实经历的喜怒哀乐,以及他们的真实思想。这种来自于底层文化的思想,多半带有了不少愤怒、对社会不公的不满、颓废等等不那么积极的东西。

当然现在的嘻哈文化或者作品中,未必都是演绎者自己的亲身经历,但它所反映的仍然是社会的思想和生存状态,不可避免地会与现实相对应。

第二是它的表现方式一般都较为激烈。HipHop的表现力也是突出直率、感性和一种被压抑了的力度,这是同发源地——黑人社会的下层人民生活当中时常经历的矛盾、紧张和反抗的心理相联系的,也当然是崇尚阳春白雪的人们所不能接受的。

第三,从风格内容上看,历史上较多为消极。

在嘻哈说唱的六大风格流派中,PGone《圣诞夜》的风格就更像是其中的帮匪(Gangsta Rap)说唱。

这是一种几乎都是关于贫民窟中青年帮派份子的生活,涉及暴力、毒品、性、帮派、种族冲突、犯罪、酒精、物质至上等等。一开始的帮派说唱只不过是为了反映街头生活的艰险和无奈,而随后被商业化之后的帮匪说唱却变了味道。

另一种“陷阱说唱”(Trap Rap)也是南方嘻哈的分支风格,主要描述贩毒地点发生的故事。

当然也并不是说嘻哈就全都是消极颓废的,例如“爵士说唱”(Jazz Rap),这个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早期,是一种将嘻哈音乐和爵士音乐融合的音乐形式,歌词通常乐观向上。

但时至今日,爵士说唱那种老掉牙的风格肯定不是能撩拨起中国各种叛逆少年们兴趣的卖点,剩下的新派说唱(New School Hip-hop)也是一种偏自夸并谈论社会问题、态度激进的风格。

那么,带有各种情绪的嘻哈,应该如何在中国生根发芽呢?

野蛮生长的“嘻哈”

再难以获得公众原谅的PGone,最大的失误就是他已无法驾驭自己的嘻哈——尽管有粉丝跳出来为偶像辩解说《圣诞夜》不是PGone写的,但一个无法回避的责任就是,你愿意唱本身就是一种选择,就要承担后果!

在中国目前这个缺乏信仰的社会里,功利主义的作用、成名的召唤之下,会有很多人为了博出名而故意去“特立独行”。

而“嘻哈文化”有一个重大特征,就是“叛逆”——叛逆社会、叛逆父母、叛逆学校,甚至,叛逆一切!

这恰好是包括24岁的PGone及其粉丝在内很多人的心理诉求。

他们中大部分人尚不知道如何与社会无缝磨合,更多的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孩子,很难去明辨是非对错;他们也正处于心理过渡期,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日益增强,不仅迫切希望摆脱监护,更是对一切能够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的事物抱有浓厚兴趣,有的时候甚至为了表现非凡而对任何事物都倾向于批判;且为了展现独立,而刻意选择与正确的方向背道而驰。

“嘻哈”中的“叛逆”元素正是这样一种能够让孩子从中找到满足自己这方面需求的一种文化形式:它带有倔强固执,情绪反应激烈,破坏性强,挑战权威、规则和底线的特质。

于是我们看到了文化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其潜移默化的洗脑效应,会让受众在不知不觉中对其习以为常,自然而然地去接受。

再加上偶像的示范效应,其结果是可怕的——它甚至可以令孩子们跟随偶像的价值观而颠倒是非!

那么,一个舶来品“嘻哈”,如何能在中国这块土壤上野蛮生长?

一定要改良

一定要改良——该阉割的阉割,该转化的转化!

虽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国的银幕、电视机屏幕为什么有如此多的、甚至有时无法理解的限制,但所有当了家长的人却都会希望监管部门对色情、暴力等等内容的把控越严格越好——这完全是因为做父母的不希望他们孩子遭到一丝一毫的“污染”。因为,每一个孩子,我们都输不起,每一个孩子,都是家庭幸福的基石。

而像“嘻哈”这种对青少年有着极强影响力的文化内容,就更需要有正向引导才能让它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例如那些对社会的不满,甚至涉及黄赌毒的内容绝对不能出现;那些“不要你管”和“自由”,要适可而止;那些“颓废”和“叛逆”,最好能转化为积极向上的正面内容。

有人说周杰伦是中国最早的“嘻哈”,这是在说《双截棍》么——好奇怪,为什么当年并没有把双节棍当成嘻哈来听,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认为那是周杰伦用方言在唱摇滚。

但即便如此,《双截棍》仍然不失为一个好例子。

周杰伦的《双截棍》是当年新派武侠曲风的代表,是“刚柔并济的摇滚加上超快版Rap曲”。周董的歌词写得既有趣好玩,又天马行空极具画面感……因此才大红大紫成了周杰伦的成名曲。

可见,任何文艺表现形式都可以随着上层建筑的需要找到新的生命突破口,关键的问题,是你如何去把控,如何去引导,如何去监管,如何去治理。


舶来品并不都是坏东西,但也一定要经过仔细把控和改良,照搬照抄的东西,也未必能够适应中国的土壤。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