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雷帝网雷建平1月8日报道2017年是易到经历生死存亡的一年,也是易到经历管理层变更最频繁的一年。在乐视生态危机最严重爆发的时候,易到司机频频面临无法提现的问题,乘客打不到车,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自身难

雷帝网 雷建平 1月8日报道

2017年是易到经历生死存亡的一年,也是易到经历管理层变更最频繁的一年。

在乐视生态危机最严重爆发的时候,易到司机频频面临无法提现的问题,乘客打不到车,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自身难保情况下,也无力对易到进行拯救,与易到创始团队矛盾还爆发。

2017年4月,易到三个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到当年7月,易到CFO任汝娴、CTO袁斌等辞职,9月,易到CEO彭钢也辞职。

在易到最危难的时刻,韬蕴资本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不仅从乐视控股手上接过了易到,还解决了易到所有司机欠款问题。

到2018年,易到业务逐渐恢复,甚至卷土重来,除将Young车型升级为易达车型外,已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7个城市下调易达车型车主端佣金至5%。

不过,当初韬蕴资本的入主却显得很仓促,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日前打破沉默,接受了包括雷帝网在内的媒体群访,称当时从乐视控股手上收购股份,是反常规运作,先拿钱再进来。

“当时我们判断没有缓解空间,从4、5月到6月,司机一直都拿不到正常的回报。我们如果再按照正常模式进行收购,可能就不是今天看到的这样子。”

温晓东用三个关键词形容易到的2017年,那就是跌宕、重整、涅磐。2018年的目标是,易到要回到其应有的市场地位,并且是有品质的表现。

当然,2017年乐视生态风波给易到造成很大品牌伤害。在网约车平台或多或少都存在叫不到车、短期司机难提现情况下,外界会认为,易到问题最严重。

如今,韬蕴资本已为易到找到新的CEO,但一直没对外宣布,易到新的使命是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但不再是2016年那样的疯狂补贴。

“短期的向用户施予刺激,是否能形成平台的持续竞争力,两者不一定划等。”温晓东说,新的CEO进来后,“坦白讲,我不认为会再有比乐视更激进的了。”

当前的易到不仅已经去乐视化,甚至要对乐视也展开诉讼。原因是,乐视控股以易到的名义借款中的一部分,借款总额14亿元,13亿元流向了乐视控股。

温晓东基本证实了这件事,称易到有一些部门可能在做这样的准备,但还没有汇报给其本人。

以下是对话温晓东实录核心内容(雷帝网精编处理):

提问:易到2017年年中时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您能否韬蕴资本能否介绍一下入股的细节?

温晓东:我们2017年6月20多号,比较仓促的情况下决定要接手易到。

为什么从6月份接手易到到目前为止,过了6个月的时间,我们对外仍然没有过多的公开信息披露,坦白讲,我们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按照一个正常的像易到这样体量的收购,应该是一个冗长的过程,我们自己也清楚,为了保护自己,最佳选择应该是至少进入3、4个月的冻结期。

在冻结期,所有的人事、资金、对外合作都停掉,我们进来把情况全部了解完,再决定是否支付对价,这是比较正常的企业运转或收购行为。

当时易到的情况比较特殊,考虑到一些社会稳定问题,易到将来的名誉问题,经营问题,我们基本是反常规运作,我们先拿钱,再进来了解情况。

了解情况的过程中,乐视的问题大家多少有一些了解,他们的经营会比较粗放,可能在一些程序上会存在瑕疵。

贾跃亭找的韬蕴资本

提问:为什么您用这种反常的方式,先拿钱再考察,当时是做了怎样的判断?

温晓东:本身我们对新能源车、新出行有持续关注,之前投了一些新能源车公司,智能停车场管理公司,充电桩公司,包括一些数据管理公司,我们还投过一些电力公司,当时我们的想法还很大,就是从电力源头开始一直到出行。

所以我们对网约车有关注,正巧当时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觉得可以做,这是大前提。

有了这个大前提以后,当时易到的现状是,我们认为不允许我们按照常规方式进行收购。因为我们判断没有缓解空间。

从4、5月份到6月份,司机一直都拿不到正常的、合理回报的情况下,我们如果再按照正常模式进行收购,可能就不是今天看到的这样子。

提问:所以你当时仓促决定是多长时间?具体谁找的谁?

温晓东:四五天吧。很明显是对方(贾跃亭)找的我。

历史遗留问题制约易到发展

提问:遗留下来的问题最难解决的是什么?除司机提现及资金方面的事之外。

温晓东:其实我认为易到遗留的主要问题是,公共性问题,他受到了伤害。

这个负面性是平台运作时遇到的危机,给不了钱,运转不顺畅,叫不到车,叫不到车这个问题目前很多网约车平台都有。

但很多人认为易到最突出,就是因为有这些历史遗留问题。

提问:您是否有点后悔进来?

温晓东:倒真没有后悔进来,因为我本人不太爱后悔,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过往的投资风格,看到这个事情的闪光点我们就可以进去。

接下来是把闪光点突出一些,然后把一些不好的因素剔除,就会有加分,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宗旨。我们进易到,困难用一个词来形容,千头万绪。

接手半年多,每天都不容易,但是也没有觉得有哪天特别困难。

提问:易到爆发出问题的实际资金缺口和您预期的大不大?解决是否复杂?

温晓东:绝对金额上跟我们的预期差不多,但实际操作上比我们的预期复杂。

比如说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们和乐视的股权变更手续直到11月中旬才办完。

提问:易到和乐视之间有一个“13亿贷款”的风波,给易到带来了什么影响?

温晓东:我们用个实际数字来说话吧,在4月份媒体公众都知道有“13亿贷款”存在的时候,当月易到的运营数大概下跌了50%多,单量下降了50%多。

很简单,司机拿不到钱,又听说你有负债,司机对你的信心就没有了。

如果今天我在一个平台上消费或者提现,不成功,我基于对这个平台原来的认知和理解,我会对他有基础信任,这个体系没有崩塌。

可以说,在这个信息被公众知道之前是这样的状态。

但13亿贷款的事情被知道以后,大家看到你背了那么大的负债,司机的钱又不给,信心就没有了。对易到的影响很大的。

媒体:现在对司机的欠款账处理得怎么样?对乐视起诉的事又进展怎么样?

温晓东:所有司机欠款问题均已解决。(关于对乐视起诉的事情)我们有一些部门可能在做这样的准备,但是还没有汇报给我。

易到很快会有新一轮融资

提问:韬蕴资本之前对易到投入的资金让易到摆脱了之前资金提现难的问题,但后续发展还需要注入新的资金。

温晓东:当然需要,而且我们已经在启动融资,也在和几个资金方沟通,应该会在今年Q1的时候落地,完成新一轮融资。

提问:韬蕴会继续投吗?

温晓东:目前可能我们不会跟着一起投进来了,我们进来以后,从乐视手上收购了60%几的股份。

半年时间内又对之前的老股东做了股权收购,现在我们持有比例已经很高了。

暂时还是“看守内阁”

提问:您一直很低调,网上曝光比较少。外界很关注,您对于易到这个业务投入多不多?

温晓东:现在大概花一半的精力在易到。对我来讲,易到让我有一个感觉,它是未来事业的重要构成部分。

提问:您以前是投资人,现在作为实际负责人,有没有感觉困难的地方?

温晓东:目前我给自己的定义依然是一个投资人,我们新的CEO在2017年10月份已经定下来了,但是我们觉得正式对外宣布的时间还不到。

所以目前我先是看守内阁,未来易到确实会是我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依然很清楚,投资人还是应该做投资人自己该做的事。

提问:有说法是易到CFO之前是韬蕴的一位高管,新的CEO跟韬蕴有关系吗?

温晓东:我们过去是一个投资公司,投资公司的特点是人比较少。现在易到的CFO也并不能称为是韬蕴派来的,只是我们接手以后重新聘请的,所以CEO也是同样的道理。

提问:会不会也会召回一些原易到的高层?

温晓东:我们没有什么歧视,我们欢迎各种优秀人才到公司来,不管之前是不是在易到任过职,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任职,只要他适合我们的业务就可以。

提出“一体两翼”计划

提问: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后,在内部展开和梳理了哪些工作呢?

温晓东:接手易到后做的第一件比较大的事是处理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司机欠款、运维体系重塑调整、现有组织架构调整,包括对外合作关系处理。

提问:具体说说韬蕴资本入主易到后有哪些策略?

温晓东:我们在接手易到后,对行业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包括对易到也做了大量研究工作,通过这些研究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网约车行业在出行领域扮演的角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举个例子,乘客端和司机端,两端在没有网约车之前都存在,只不过表现形式不一样,有的是出租车,有的是公交车,甚至我们知道有一些地铁站的黑车,展现形式不一样,但是供需两端都存在。

网约车的出现实际提供了一个平台,让需求端和供应端可以更有效率的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们对这个行业的认知和结论。

联合在一起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做的提升效率的工作到底值多少钱?我们认为,根据国家不一样,具体环境不一样,合理的取费标准就会不一样。

这样的基础下,我们有一个基础认知,我们认为网约车应该是低佣金的,应该是只收取自己作为提升效率那部分应得的收入。

通过这样的调整,会有大量用户进来,有大量司机介入进来。这个时候我们考虑怎么在上下沿未来提供更好的服务,应运而生有了现在一体两翼的计划。

上游是结合汽车金融,因为我有足够的司机端用户,司机端对接汽车金融的时候又转换成了需求端,因为会存在车辆更新、车辆购买。

我们把需求端聚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和汽车厂商更强的溢价能力,可以向需求端提供更实惠服务。

就变成我们又有新的收入来源,又可以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产品服务的机会。

第二,境外出游。旅游目的地一直是我们公司比较注重的投资方向,境外出游的时候,大家都会有一些很个性化的需求。

比如我们自己在日本有一个滑雪场,我们每年会有很多朋友去滑雪场玩,但是会遇到一些问题,语言不通、不认识路,各种交通不方便。

这种情况下,司机扮演的不是把你从A点送到B点的关系,他可能扮演的是秘书、助理、翻译,会给你提供很多增值服务。

由于现在中国经济水准在不断提升,居民购买力加强,出去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认为境外出游会是未来的重要构成部分。一体两翼是这么出来的。

降佣金与美团涉足打车行业无关

提问:易到宣布的降佣金的7个城市,正好跟美团打车上线的7个城市一样,两者有关系吗?

温晓东:我们今年的一些策略调整大概在2017年10月份已经定好了,定完以后我们做了很多铺垫和准备工作,所以这两个事情没有关系。1月1号以后我们做了比较全面的价格调整。

我们的切入点其实比较简单,我们找到自己的定位,我是帮助司乘两端成功效率的平台,我们应该做的是。

第一要让司机端能够有更高收入,降佣实际是把一些原来我拿的还给那边;第二,让乘客端可以更便宜、舒适的出行,我的价格调整就是针对这个方面。

提问:补贴可能会重新再起来吗?

温晓东:我们现在做的事,我们认为大部分都是需要做主动调整,跟行业竞争没有太大关系。

我接手易到以后的要求就是让它先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现在做的不管是价格调整还是佣金调整,都是指的这个方面。

至于未来会不会补贴,因为我们在新组织架构下推行城市合伙人制度——每个城市的最高负责人是那个城市的合伙人/城市总经理,具体运营安排由他们根据当地的一些特点确定。

不会进行疯狂补贴

提问:易到2016年年中做了特别大补贴,投了60亿,您回顾会有什么感想?

温晓东:必须要回顾,因为我们认为一个公司能不能持续发展、持续进步,很重要的一个点在于是不是善于总结过去历史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半年时间我们几乎没有对外有发声,没有大刀阔斧的做一些调整和改革,因为我认为应该先去把事情了解的更全面,当然包括在历史重要节点。

提问:如果为易到2018年定一个小目标,您的目标是什么?

温晓东:对易到的小目标是,健康成长。我们自己内部沟通时聊过很多次,我们认为2018年对易到来说,它的小目标应该是,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

未来易到会计划推拼车等业务,如果我们能对服务内容本身把握好,或者我们有一些更有趣的方式出现,我认为它就是一个有品质的体现。

提问:易到会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提升自己的市场占有率?

温晓东:我会这么说,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很难评判到底是对还是错,因为可能在那个时间点有那个时间点的选择和需求。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易到曾经疯狂补贴)。

很简单的道理,我们认为短期的向用户施予刺激,实际是否能形成平台的持续竞争力,两者并不一定划等。

提问:新CEO进来后,易到会更激进吗?

温晓东:这句话我很难回答,坦白讲,我不认为会再有比乐视更激进的了。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其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