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利益绑定

 

因为共同利益结成的联盟是最稳固、最难产生背叛的,孔子说过这么一句话,“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也就是说,把小人聚拢起来的力量是金银财宝,把君子聚集起来的力量是人间正道,看起来聚拢君子的力量更牛逼,但等不到你看第二眼,君子们已经四散东西。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早就把这些道理总结成言简意赅直截了当的句子,叫好人总吃亏,所以我们常见坏人赢好人输,就是因为金银财宝的拳头比道义更大。

 

小时候看古代故事,讲的是燕国为了取得秦国的信任,把本国太子质押在秦国以表自己的忠心,其实这就是一种被广泛运用的利益绑定手段,两国联盟经常互换储君当人质,把利益绑在一起,谁也不敢轻易背叛对方,比道义有约束力。

 

那你说现代社会怎么就没有这种事情了呢?是不是道德水平提高了,只靠互信就行了?当然不是,现代社会升级了,鸟枪换炮,改用原子弹绑定大家的利益。

 

选平台也是这样,想要让平台给你踏踏实实做风控,兢兢业业讨欠款,光靠双方互信是不够的,必须把平台和你绑在一根绳子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风险备用金制度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利益绑定手段,投资人亏了钱,就要把平台的钱拿出来补贴给投资人,等于是平台利益受损,所以他才不敢松懈,不敢轻易降低风控标准和贷后管理水平。如果你的利益受损,平台感觉不到疼,他就会对你的疾苦漠不关心。风险备用金就是质押在你处的“储君”,平台想让储君活着回来,平台怎么敢不尽心尽力呢?

 

监督权从哪来

 

前几天看某自媒体一篇关于宜人贷挪用质保服务专款的报道,声称质保服务专款是投资人的钱,这就是扯淡了,燕国为了取得秦国的信任,把秦国太子掳了来?活着不好么。

 

风险准备金是从平台利润里截留出来的,当然是平台的钱,即便不能被平台随意支取也是平台的钱,这笔钱的用途受到投资人的监督,之所以投资人可以监督别人的钱,就是因为在一定条件下别人的钱会变成自己的钱。

 

监督权是平台赋予的,或者说平台让渡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他肯让权给你肯定是想得到点什么,得到什么呢?你的钱?当然不敢,这种行为的学名叫诈骗。他想得到的是你的信任,想让你通过他的介绍把钱出借给别人,顺便赚点手续费。

 

表面上看,监督风险准备金的权利是平台赋予投资人的,但归根结底还是投资人自己争取的,平台忌惮投资人“用脚投票”的权利,所以愿意给你些好处留住你。这种好处不同于多给你点收益,后者仅仅停留在利益分割层面,不会提告本金的安全性,甚至有害,风险准备金就不一样了,这是“有建设性”的好处,让你的钱更安全。

 

什么是好的风险准备金制度

 

投资人看到宜人贷挪用风险准备金,无论是赞成的还是反对的,几乎一致认为7.5亿理财收益应该归投资人所有。我不讨论未告知、未经投资人同意挪用风险准备金有多大过错,这里只说什么是好的风险准备金制度。

 

我旗帜鲜明地支持理财收益归平台所有,可自由支配,我可是站在投资人立场上说的这句话。如果平台可以从风险准备金的理财收益中获得好处,管理者自然希望风险准备金被消耗的越少越好,只有想法设法地提高风险管理水平、加强贷后催收力度才能达到这一目的。如果风险准备金的多寡跟平台没有关系,平台没办法获得利益分配,这和人民公社有什么区别,如果干多干少都一样,积极性怎么保证呢?

 

有人会说,即便不考虑风险准备金的理财收益,平台利润的多寡也会受到逾期和坏账的影响,理财收益这笔意外之财没有改变平台的激励机制,持这种观点的人忽略了规模效应,他可能觉得月薪5000和月薪10000没什么区别,只要有绩效考核我都会努力工作,马导师可不这样认为,他把邓宁格的名言收录到《资本论》里,“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所以,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激励越多越好。

 

好的风险准备制度的原则之一就是,平台可以通过降低坏账率从这笔巨款中获得好处。实现的手段多种多样,拿去理财算是一种,还可以设定风险准备金最高限额,最高限额覆盖所有逾期坏账,达到最高限额则不再计提,低于最高限额则重启计提。好的风险准备制度还应该包括下面两个原则,准备金账户资金来源只能是利润计提且严格禁止股东用自有资金增资,准备金账户实现银行托管。

 

现在风险准备金制度还没有受到政府鼓励,政府担心信用中介属性会降低投资人对安全的防范,担心平台利用保本保息承诺诱骗投资人投资。但我觉得,反正你(政府)也没有办法真正根除P2P平台的风险保障机制,倒不如鼓励、支持和引导,规范平台的风险准备制度,并宣传,让投资人对风险准备金制度有更深刻的认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