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杨姐说】

昨晚杨姐拿到了李彦宏深度参与的《智能革命》一书,鲜读为快。先说个好玩的东东,这本书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这是一本可以用手机VR“看”的书。

怎么看呢,第一步:调出手机百度。

第二步:调出VR扫描

第三步:凡是书中有图的下面写着“使用手机百度或者智能革命APP扫描图片可见VR效果”的,都可以有VR视觉效果。例如封面就是一个涵盖了信息点可以扫描的图:

书中有不少图,下面都有标识,此处不一一示例。

当然,重点还是在于书的内容本身。

咱们回到这本324页的《智能革命》,据说本书虽然是署名李彦宏等著,但其实李彦宏的参与度极高。全书分为11个部分,从智能的换代,到人类的数据镜像,从人类迫切需要新的大脑,到人类将进入AI无人区……从人工智能让起点更公平,到社会正把越来越多的优势资源分配给金融投机交易,导致产业严重失衡。

作为业界在人工智能领域里领先的公司,李彦宏写的这本书足以成为一本应该引起社会各界深思的论著。

他没有沉迷于技术,也没有过多强调搜索引擎在其中的作用,而是站在一个更高的立足点,看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利弊各在哪里,他甚至站在各个阶层的角度,对整个社会的公平进行了探讨。

李彦宏也回答了一些姐一直很担心的问题,例如针对人工智能恐惧论者担心的那件事——当有一天超级人工智能来临,人类会不会被机器所控制?李彦宏表明了自己的判断:他比大多数人更保守,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永远不会到那一步,很可能连强人工智能的水平都到不了。未来,机器可以无限接近人的能力,但是永远无法超越人的能力。

是的,人工智能作为又一次革命人类工作、学习、生活方式的技术,必将毁灭一些,又必将重新创造一些:例如工厂的工人恐怕要有大部分下岗,但是又会创造出一些更高级的工人职位,去管理机器;再例如有一大部分记者编辑可能要失业,但是他们会转到那些更感性的写作领域,例如调查报道;今后律师也是个高危职业,恐怕几年之内就有智能机器人处理简单的案件卷宗。

而杨姐自己傻傻地想,是不是未来那些写网络小说的作家才不会被替代呢——那些非标准化的,不能套用模板的文字工作者才更有“铁饭碗”?

智能时代的来临,铁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多便利,但人类真正的进步在于政府的进步。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使得算法的地位上升,各种自动化管理工具通过算法潜移默化地调节人类的交往、消费、交通、金融等等——李彦宏认为,未来的社会,法律可能将融合于算法之内。

举个大家能更容易理解一点的例子,就像美国电影《少数派报告》中展现未来景象:政府机构有可能通过数据预测犯罪并提前制止,而非事后追凶。未来政府的很多管理,都有必要从追逐式管理变成预测性管理。

你的“第二肉身”呢。李彦宏说的没错,现在哪个现代人不是被自己产生的数据包围着,智能化的数据已经成为人类的第二肉身,就像第一肉身会担心疾病、车祸等安全问题一样,你的第二肉身也同样面临安全隐患,个人信息面临种种泄露风险,诈骗技术“日新月异”,人们又怎样去自我保护?

当然,所有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都不如李彦宏在书中提到的“数字鸿沟”问题值得人们深思——这是一个关乎人类公平的严肃、严重问题。

2010年,当哈德逊河道底下急需一条新的铁路隧道时,美国新泽西的州长却突然取消了这个当时美国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但与此同时,另一个耗资巨大的项目却接近尾声:Spread Networks隧道,它通过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山脉。

但是,所有人都很难想象得到的是,这条隧道的建设初衷并不是为了载客,而是为了铺设一条光纤,这条光纤的作用是——把芝加哥期货市场和纽约证券交易所连接起来,让通信时间缩减3毫秒,为此载人的隧道项目被取消了。

那么谁在乎这3毫秒呢——股市里的高频交易员。他们靠比同行快几毫秒的速度来买入、卖出股票赚取差价。李彦宏试图通过这个例子来告诉我们,今天的美国出了什么问题:社会正在把过多的资源分配给金融投机交易,导致产业严重失衡!

而这种高频交易或者闪频交易,正是一种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金融投机方法,需要硬件、算法、人才全方位的支持才能做到。

因为在算法方面,它不仅要求把资深金融交易专家的策略转化为算法,还要求这个算法尽量高效,能够比别人的算法更快地得出结果,而且算法能够自适应环境,根据外界条件变化调整参数和概率——这其实就是一种比较发达的机器智能。

而类似的高频交易技术,不仅帮助金融大鳄们远远地甩开一般散户,也屡次因为机器差错,导致股市闪崩,极大地加重了市场的不确定性。

李彦宏提出的美国的这个教训,确实值得全世界的深思。其实,数字与智能技术本身并不是导致失衡的罪魁祸首,它与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和不科学的经济政策结合才会加速失衡——但可悲的是,我们普通民众却是这种失衡后果的主要承担者!

杨姐点评:

我非常同意书的序言作者刘慈欣的观点,人们在面临这种高科技的革命到来时,过多地受了电影、文学创作的影响,其实科幻小说中的预言真正变为现实的是少数。但人们恰恰喜欢危机论带来的那种刺激。

事实上,如果人工智能能够把人类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让人们真的能过上那种“上午狩猎、下午钓鱼、晚上研究哲学”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好?

当然,人类无非是通过两种可能从“现代社会”向“人工智能社会”过度:一种可能十分黑暗,在现有的社会、政治和经济体制下,无法解决失业和建立新的劳动机制的问题,导致全社会陷入一种混乱;另一种则是可能的成功的转型,解决一系列的矛盾,不劳动者不得食……将被看做人类社会基石的这一理念夯得更加坚实!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向着这个方向大胆地迈进,否则,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