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华为奋战数字人:不容错过的百亿大盘-牛科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随着我国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数字人产业得以繁荣发展,尤其自2021年以来,“元宇宙”概念火遍大江南北,带动了数字人在应用层上的多元化态势越发显著。

目前数字人在企业级的应用有媒体内容播报、金融内容服务、直播带货等多种场景,在消费级的化身有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等。时至今日,数字人的应用价值逐渐凸显,其市场价值也随之被持续抬高。

IDC报告显示,中国AI数字人市场规模呈现高速增长趋势,预计到2026年将达102.4亿元人民币。基于如此乐观的市场前景,国内百度、华为等有相关技术背景的大厂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深入布局。

百度:扩充B、C两端场景

互联网红利触顶,国内大厂们都在着急忙慌地开拓新的发展方向,而元宇宙的走红正好让百度看到数字经济的商业模式和成功路径,激发了百度业务延伸的新头绪。此后,对于数字人领域,不论在用户端还是产业端,百度都会积极参与。

在用户端,尽可能将数字人关联到用户高频场景,更好地服务用户生活、娱乐等需求。百度在数字人的形象和功能方面不断进行完善,致力于通过数字人和多元应用场景融合的方式,为用户创造价值,提供个性化的体验。

比如在百度APP上线数字人龚俊和度晓晓,以语音交互的方式满足用户在购物、学习、出游等多个场景下的搜索需求;开放数字人平台曦灵,用户可以根据需求参与内容创作,“捏”自己专属的数字人。

值得一提的是,据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百度APP平均月活用户已达到6.32亿,日登陆用户数达到83%。百度APP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搜索平台,其庞大的用户基数和丰富的应用场景赋予了数字人更为广泛的想象空间。

在产业端,打通数字人生产全链路的AI能力,满足企业对数字人的定制化需求。目前,百度数字人落地应用小有规模,经由曦灵平台打造的数字人已经应用在金融、文旅、互娱等多个领域。比如为浦发银行打造的“数字员工”小浦、首位文博虚拟宣推官文夭夭。

可以预料到,在数字化转型大势以及元宇宙浪潮之下,B端客户对数字人的需求有望大幅增长。一方面企业可以通过应用数字人在营销、服务等方面实现降本增效;另一方面可以借由数字人塑造元宇宙中的企业形象,提前布局,助力企业后续在元宇宙中占据一席之地。这么一看,数字人在产业端的发展前景相当乐观。

为了达成“让每个人、每个企业在元宇宙里拥有一个分身、一个代表形象”的愿景,百度正在极力促成B、C两端齐头快跑,试图推动更多数字人被应用于商业落地场景。不难猜想,在之后百度势必会稳抓元宇宙的风势,在数字人应用落地的创新之路上继续又稳又快地走下去。

华为:做好行业数字人底座

今年很明显感觉到,华为下了决心要大举挺进B端市场,深挖B端业务价值。在此大风向下,华为在数字人B端领域的排兵布阵也迅速提上日程。

此前,数字人产业链割裂现象相对严重,关于数字人制作、内容生产、服务等都分散在不同主体身上,各节点上的企业难以高效协作,这也导致了数字人的交付效率较为低下。

而针对此类痛点,华为则形成了一套解决窍门,即是秉承着华为云“技术即服务”的原则,更加专注于通过技术开放来满足行业伙伴和开发者对数字人的需求。

在2022年6月15日,华为云在合作伙伴暨开发者大会推出数字内容生产线MetaStudio,以及全新版的数字人“云笙”,满足了各行业对数字内容生产、协同、融合以及应用的广泛需求。

正如华为云CEO张平安所说,其目标是为客户提供全流程、场景化的数字人开发和应用支持,使数字人进入千行百业。通过利用华为云的强大技术能力降低数字人的门槛,尽力帮助各行业在数字人领域中扎稳脚步,看得出来,华为更乐于成为各行各业制作生产数字人的底座。

这其中的深层原因并不难理解。一来,有很多行业渴望与虚拟空间建立新触点,数字人无疑是与虚拟空间最为直接的连接桥梁,只不过因为成本、制作难度等种种原因,大家在数字人的发展上一直小步前进。华为现在想要做的是帮助各行业减轻涉足数字人的负担,激发它们的需求,反哺自己成长。

二来,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华为云伙伴数量已超过38000家,开发者数量超过302万,伙伴在华为云市场上架的应用数量已达7400多个。华为云现已积累了大量的企业级客户,未来可以顺水推舟将数字人服务推向有需求的企业端,更加高效地实现其数字人服务的商业价值。

综上来看,当前AI数字人整体市场还未成熟,百度、华为等赛道上的玩家大多是在内容、场景等方面进行差异化的探索,且基本都是在已有客户群体或者用户群体的领域依托自身技术进行深耕。表面上看,大家都在自我发展,相互之间并未有明显的竞争冲突,但实际上在数字人技术方面,你追我赶的气氛已经逐渐变得紧张。

关乎AI实力的较量

数字人本身就是众多AI技术的合集,因此往后关于数字人的竞争本质上还是大厂之间AI实力的切磋。

IDC报告指出,当前数字人大多处于L1-L3阶段,可执行简单决策和操作,其应用场景大多是平面展示、视频录播、实时互动。未来数字人将实现L4-L5水平,完全实现智能化交互,在某些领域逐步代替真人服务,或成为个性化虚拟助手。

需要了解的是一个关键点是,AI能力领先的厂商可以更快实现L4-L5级水平,这也就意味着,AI能力较强的厂商在数字人方面上可以形成先手优势,拉开与其他竞争对手的距离。

对于华为来说,数字人是其长期以来在AI领域持续技术投入与引领创新的代表应用,因而在数字人技术研发、升级等方面,华为都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和高关注度。

目前,华为已形成AI全栈解决方案,原生关键技术等优势,实力可谓强劲。比如针对数字人直播,华为云MetaStudio通过普通摄像头对人体动作的捕捉准确度可提升至90%;在多元语音提取上,数字人口型准确度达到95%以上。

只不过,百度在AI深耕多年,技术明显比很多大厂见长。以百度智能云曦灵数字人平台为例,在语音识别能力上,其语音识别准确率达到98%,另外配合百度首创的音节并行技术,其数字人口型合成准确率达98.5%。

事实也确如所说,如今百度已经凭借着AI底层技术的强大优势站上了行业的领先位置。IDC报告显示,在中国AI数字人市场2022年评估中,百度智能云成为了第一梯队的领军者。

可以确定的是,在国内不少大厂的努力下,AI行业的进化逐渐突破大众的想象,与数字人的融合也越发紧密,而在AI技术持续变革的时代,企业进行技术升级的深度将对数字人发展的高度产生重大影响。所以,各大数字人厂商们未来或许更需要高度关注的是底层AI技术的深度升级层面。

数字人还差一大步

毫无疑问,在元宇宙概念的加持下,数字人赛道愈加火热,行业整体也步入了“快车道”。但不能忽视的是,数字人目前在现实中还存在有许多的发展瓶颈。

其一,制作成本高,并不利于普及。百度副总裁吴甜曾点到,要打造一个高精度、高保真的非特异型虚拟人,动辄就需要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资金投入,特异型虚拟人则需要花费更多,且制作周期比较长。

正是定制化开发成本打不下来,在满足产业端的高频需求、升级需求时,既耗钱又耗时间,不断抬高了企业的使用成本,也因此劝退了很多有意打造自有数字人的企业或者开发者,这也让数字人距离普及应用的目标越来越遥远。

其二,技术还没完全到位,体验较为粗糙。目前的数字人大多数都局限于2D展示,且在智能化形象生成、情感化表达、智能化交互等方面还存在“违和感”、“肢体和语音不协调”、“动作僵硬”等现象,比较缺乏足够吸引开发者关注以及用户兴趣的体验感。

虽说百度和华为能够利用自身在技术上的优势,对行业存在的许多发展瓶颈点进行改善,但是要实现数字人的普及,需要深入更多的用户场景、与更多具体的行业应用深度结合,而这些得靠着许许多多的行业、企业以及开发者共同推进,而不是某一家企业或某一个行业的单打独斗。

概而言之,在数字人时代缓缓走来的档口,意图成为长期主义者的百度和华为当下任务还是在内容、场景上精耕细作,努力练就与各行各业共生共赢的技术和本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