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5日,映客互娱集团正式宣布更名为映宇宙,高调入局元宇宙。事实上,这次所谓的“品牌升级”只是映客众多转型换血路径的其中之一,从直播,到社交,到相亲,再到如今的元宇宙,映客在新业务的开拓上似乎乐此不疲。

然而,这背后其实是映客的无奈之举。这些年短视频异军突起,给传统的直播行业当头一棒,映客经营上严重承压。此时,跟紧风口,创造新增量是映客求生本能。

映客换血上瘾了?-牛科技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秀场直播后撤

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因其流量资源吸引了更多主播入场,并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在短视频横行的今天,秀场直播更加难以挽留用户注意力,这给它的发展设了不少阻碍。

据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作为映客曾经的营收大头,其直播业务目前在收入结构占比中仅为27.9%,且增长出现疲态。同样在挚文身上也有类似情况,据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挚文集团的直播营收占比61.3%,而到2021年第四季度,挚文集团的直播营收占比已经降到了58.5%。

营收骤减、主播出逃……近两年来,在火热的电商直播、游戏直播衬托之下,传统的秀场直播行业颓势越发明显。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315晚会曝光了不少关于秀场直播公会男运营假扮女主播,骗取用户打赏的事件,再次将秀场直播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而紧接着,又有相关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规定,取消打赏榜单。

在负面舆论、政策严管等种种强压之下,秀场直播赖以生存的“打赏”模式一再受创。不难预料,像映客、欢聚、挚文集团等巨头们,在目前的新环境中表现得只会更加力不从心。

可以看到,秀场直播未来将会实现新的蜕变,由野蛮生长走向有序健康,行业进入平缓发展阶段,各个秀场直播平台或多或少会因此受到影响,发展势头有所减弱,而且叠加各类短视频所带来的冲击,这种缓慢的状态或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创造增量,把路走宽

由此看来,秀场直播行业日渐萎靡,映客非常需要转变思路,寻找有想象力的新故事,保持住自身的生命力。

这些年,为了尽可能减轻生存压力,映客是哪个领域红就做哪个,它也确实成功地从单一产品转型为矩阵式产品带动业绩增长的集团。目前映客集团旗下产品主要覆盖直播、相亲、社交三大板块,已孵化对缘、超级喜欢、积目等多款社交和相亲APP。时至今日,映客的产品矩阵还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映客热衷于推出新的泛娱乐APP,以创造新的增量,但其中有不少真功夫,也有不少假把式。

总体来看,映客的社交产品多年表现优异,的确是助力其转型成功的王牌。财报显示,映客社交产品的营收占比一直保持增长的良好态势,从2019年的14%、2020年的41.8%,再到2021年的62.6%,社交业务已然成为映客的营收支柱。

除此之外,映客的相亲产品似乎也开始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其相亲产品在2021年收入为6.14亿元,占总营收的6.7%。具体产品“对缘”已稳居视频相亲赛道第一梯队,一年中已促成超2000万次匹配相亲。

但具体来看,这也只是属于“少数”的成功。截止目前,映客已经在新领域上推出了20多款产品,而在相应行业中叫得上号仅有积目、对缘等少数APP,像音泡、不就、与与、老柚等大多数APP仅是昙花一现,便被排挤到行业的边缘位置。

虽然映客一直遵循以少数有可观收入的项目带动多数亏损项目的玩法,但实际上像社交这样目前看似有带动力的项目,在竞争激烈的赛道上能不能长期保持稳定的生命力仍旧需要映客细细斟酌。

社交前途迷茫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不断增长,2020年接近6.5亿人。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增量空间相当充裕,映客现在稍微做出头的积目、对缘等都是主打陌生人社交,按常理来说,其发展前景无疑非常乐观,然而事实并不然。

此前,已有不少互联网企业亲身验证——陌生人社交赛道并不是一门好经营的生意。比如百度听筒、音波、有噗;腾讯的Q次元、回音、轻聊;网易的心遇……国内互联网大厂在这条赛道上屡战屡败,它们前后推出多种形态的产品始终不温不火,其声量和体量也迟迟没有明显增长。

结合目前陌生人社交行业的发展环境来看,并不排除映客会有重蹈覆辙的可能。

一方面,基于“陌生人”建立联系的社交产品及婚恋平台容易滋生灰色产业,行业仍旧摆脱不了“色情”、“诈骗”的坏标签,用户对这类应用的信任度、粘性并不强。最重要的是,国家对陌生人社交行业的监管方面趋严,未来的政策管控有很多不确定的潜在风险。

另一方面,映客社交产品目前处于起步阶段,然而此时赛道上的大部分市场份额已被众多老将稳握在手,关键是它们的产品已长期占据了用户心智,相比之下,映客社交产品的存在略显渺小。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陌陌、soul、探探各自形成独有特色,差异化优势突出。在婚恋社交领域,百合佳缘、珍爱网、伊对等老牌婚恋社交平台稳扎头部。比达数据显示,2021年,婚恋交友品牌应用装机量市场份额中,百合佳缘以31.3%的份额排名第一;珍爱网以19.2%的份额排名第二;伊对以13.8%的份额排名第三,而对缘仅以4.7%位居第四。

映客不得不提起重视,因为政策影响,其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商业模式正在遭受极大的考验,

此外,老牌竞争者稳坐前排位置,映客要想在社交赛道上拔得头筹,难度可想而知。基于此,映客必须抓住新的市场机会进行第二次业务转型,而元宇宙的出现刚好满足了映客对新方向的憧憬。

元宇宙是下个转角?

映客以社交为切口进入元宇宙,接连推出情侣星球、全景K歌,The Place等。一来映客有过做社交的运营经验,对于用户的需求有一定的了解。二来,映客本身有社交用户基础,或许可以迁移到新的元宇宙社交场景中。

只是,目前元宇宙整体行业仍处在初期阶段,摆在映客面前的难题可不少。

众所周知,元宇宙真正构建靠的是完善的硬件层和软件层,如果没有实打实的硬件技术,元宇宙的布局显得格外脆弱;没有丰富的软件应用,元宇宙只是单一的技术架子,满足不了用户多元的体验需求。

而现在关于元宇宙的发展现状是,VR/AR等硬件设备还在普及,软件方面算力、宽带速度等底层基础设施还未完全达到进入元宇宙的要求,一些渲染、3D建模坡等技术还存在应用难点。

概而言之,元宇宙社交行业目前还不够成熟,产品试错成分比较大,比如啫喱、派对岛等同样的元宇宙社交产品,或快速陨落、或不见水花。扎克伯格也曾表示,元宇宙方面的投资并不能立刻带来利润,预计或许还需要等上十年。

对于映客来说这个“十年”的等待时间势必是要付出的,毕竟映客专注的是应用层面上的创新,想要呈现好的效果需要依附于高端的硬件设备,想要大规模的发展更需要等元宇宙的大范围普及。只能说,映客的元宇宙之旅还有很长的路途要走,其社交业务距离元宇宙的拐点还很遥远。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