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中国民宿生意难做,这点几乎已经成为了2022年里每一个业主都在谈论的话题。但谁也没有想到,即便是强如海外民宿巨头爱彼迎(Airbnb),也动起了“逃离”中国市场的念头。

5月24日,爱彼迎发布了《致中国用户的一封信》,表示未来将关闭中国大陆业务。具体而言,从今年5月24日上午11时起,用户将不能在平台预订入住/参与体验日期在今年7月29日及之后的中国大陆地区房源,此外地区体验也一并暂停;到今年7月30日,中国大陆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服务就会全部关闭。

当然,爱彼迎似乎并没有完全放弃中国市场。据媒体报道,这家公司将在国内保留一支由项目工程师、客服等人员组成的团队,保守估计将在数百人左右;爱彼迎也在内部信中提到,公司将继续专注于中国消费者的出境游业务。

市值730亿民宿巨头“逃离”中国:入华七年,爱彼迎终于打败了自己-牛科技

作为民宿行业巨头之一,入华多年,市值730亿美元的爱彼迎本次说走就走,着实令很多人感到费解——即便国内民宿行业不景气是事实,但也不至于就这样放弃吧?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爱彼迎迟早要作出的决定:这家民宿巨头在中国的发展史,完全可用“纠结”二字来形容。

虽然爱彼迎2008年就已经成立,但在2014年之前,它并没有在中国市场投入过多精力,甚至都没有设立正式的团队和办公室——即便早在2011年就有房东在中国运营爱彼迎民宿,它也只是从遥远的新加坡亚洲总部观望着这一切。又过了几年,逐渐火热的共享经济才慢慢改变了爱彼迎的想法,让它于2015年8月正式宣布入华。

不过,爱彼迎的战略与优步这样一开始就高举高打的海外巨头不同,保守和谨慎仍是它在中国的代名词,为了规避与国内已有选手的竞争,它仅仅只是缓慢地扩张本土房源,甚至都没有为自己的中国业务取个名字,业务负责人也未正式确定。直到2017年,“爱彼迎”这个名字才算是正式立项,而爱彼迎中国区业务也有了确切的负责人:新任全球副总裁葛宏。

一段时间内,这家公司的情况看起来几乎都要有所好转了。

可惜的是,混乱再度降临到了爱彼迎的中国区业务身上——仅仅上任四个月,葛宏便闪电般离职。由于暂无替代者,爱彼迎联合创始人,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接过了中国区的管理任务。与此同时,关于爱彼迎中国团队内讧的传言也开始发酵。

市值730亿民宿巨头“逃离”中国:入华七年,爱彼迎终于打败了自己-牛科技

2018年,曾经创办过面包旅行、城宿的连续创业者彭韬成为了爱彼迎中国业务的第二任掌舵者。在爱彼迎的一些员工眼中,彭韬比起硅谷出身的葛宏以及“老外”柏思齐都更接地气,同时也有着不俗的管理能力,据说柏思齐为了挖到他,颇费了一番工夫。

彭韬上任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这期间,曾经的中国区运营负责人潘荠、市场拓展&业务增长负责人Ellie Hao、西区市场负责人Lody Liu等人均离开了公司,与此同时,产品负责人栾昊、法务负责人姜山等工作经历偏本土的新血液则为公司带来了久违的动力。

但好景不长,随着2020年疫情爆发,民宿行业陷入停摆危机,财务状况难以支撑的爱彼迎也只能进行大规模裁员,爱彼迎中国自然是裁员重点对象。也正是在这一年的6月,彭韬神秘地消失在了公众视野长达一年之久,直到去年10月,爱彼迎宣布其正式卸任为止。

有知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疫情期间的人事动荡时,彭韬对于爱彼迎总部的部分决策“颇为不满”,这是他后来神秘消失一年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空降兵”萧锦鸿的出现,也让彭韬处于实质性被架空的状态,卸任恐怕是早晚之事。

萧锦鸿是新加坡人,也是公司安插的中国区COO(首席运营官)。在他到来之前,爱彼迎中国区并没有COO这样一个职位,而萧锦鸿“空降”来之后却可以直接向中国区主席柏思齐汇报,实质上与彭韬平级。这似乎意味着,柏思齐仍然能够越过彭韬直接插手中国区业务。

市值730亿民宿巨头“逃离”中国:入华七年,爱彼迎终于打败了自己-牛科技

左为萧锦鸿、中为柏思齐、右为彭韬

在彭韬之前,第一任中国区CEO葛宏此前也在媒体专访中谈到过爱彼迎中国业务缺乏自主权的缺点。他认为,爱彼迎总部一直无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导致中国区不得不依赖总部资源,许多事情都要和总部沟通,做决策也没有本土公司那样快速。

入华初期缓慢而又保守的战略、后几年不间断的人事动荡和不接地气的管理层,让爱彼迎中国业务始终处在极度的纠结状态中;而与此同时,途家、美团等对手已经通过整合微信小程序、本土支付等手段降低了获客成本,随即便大肆扩张——数据足以说明一切。

据信披直通车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从房源数量上来看,途家民宿、美团民宿分别拥有91.04万套和80.54万套房源,而爱彼迎仅有56.27万套;人均房源数据方面,美团民宿、途家民宿平台上拥有5套及以上房源的“成熟房东”分别为36%和22%,爱彼迎则是20%。

在民宿行业,大多数房东都是从单套房源开始经营,随着经验提升,他们会逐渐成为“成熟房东”,并扩大自己的房源规模,这些人能够为平台贡献更多收入。但从数据来看,爱彼迎明显对新手房东更有吸引力,但当他们有能力扩大房源后,却更多转向了美团、途家这样的平台,让爱彼迎难以在收入方面得到发展。

据CNBC数据,中国市场住宿业务仅占到爱彼迎整体收入的1%左右,即便是在疫情之前,这一数字也不过5%而已;此外,相比于其在中国市场的50多万房源,爱彼迎在全球共计拥有600多万房源。

市值730亿民宿巨头“逃离”中国:入华七年,爱彼迎终于打败了自己-牛科技

面对迟迟无法创造效益的中国业务,即便爱彼迎意识到了七年以来的一系列错误,市场和成本也不会允许它再花上七年将一切扳回正轨。综合来看,退出中国民宿市场绝对是爱彼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能够颁布的最正确决定。

只是,那些身居一线的不知情业主们,那些自2011年就默默支持爱彼迎民俗文化的中国支持者们,恐怕马上就要和珍爱的一切说再见了。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