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5月23日消息,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芯片制造商博通(Boardcom)近日正就收购虚拟机巨头VMware进行谈判。消息显示,这两家公司正讨论一项现金加股票的交易,但交易并非迫在眉睫,关于具体交易条款的情况也因此无法获悉。目前,博通和VMware都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VMware的大名在IT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最早的服务器虚拟化、私有云到数据中心虚拟化和混合云,这家巨头的业务侧重点一直围绕着虚拟化和云计算打转,由于近些年来SaaS概念的兴起以及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爆发,VMware也从中赚取了不少利润。

不过,这家公司近来的道路却颇有些坎坷不平。

收购高通失败后博通再出手:已盯上400亿美元虚拟机巨头-牛科技

2016年,硬件巨头戴尔董事长兼CEO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那就是举债收购VMware母公司EMC——算上此前公司私有化时累积的债务,戴尔的总负债甚至超过了700亿美元,哪怕在AT&T这样时常举债扩张的巨头看来,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2018年,戴尔又通过一项90亿美元的交易借VMware重返资本市场。

戴尔一连串的资本操作让卡尔·伊坎(Carl Icahn)和保罗·辛格(Paul Singer)这样的华尔街对冲大佬都不禁感叹其能力,但对于VMware的实际业务发展而言,被戴尔收购似乎并没有为其带来太多好处。

在VMware还是家独立公司时,曾有分析人士猜测戴尔会依仗其硬件优势,将VMware的软件捆绑进行销售,这可以大大提升VMware的市场占有率,就像微软对Office和Teams所做的那样。然而,戴尔收购VMware后并没有采取这套方案,在组织架构上也相对独立。也就是说,即便是和戴尔居于同一屋檐下,VMware仍然是单兵作战。

一位行业人士指出,戴尔和VMware目前不是传统的子母公司关系,因为后者还需要与戴尔之外的硬件搭配合作,所以戴尔没有对VMware实施强行整合。诚然,这让戴尔和VMware都能感到心安,但面对强势的亚马逊AWS和微软,独立作战也让它们难以集中突破。

收购高通失败后博通再出手:已盯上400亿美元虚拟机巨头-牛科技

另一方面,虽然VMware近些年有向混合云转型的趋势,但它归根结底仍是私有云时代的产物,转型进度并不快;此外,即使是它最拿手的虚拟化业务,也逐渐出现了一些开源工具作为替代品,例如dock。这种种因素,导致VMware的增长速度开始放缓。

这种情况下,卖掉VMware似乎是戴尔最好的选择,毕竟这可以帮助它还掉一大笔债务。目前,VMware的股价约为400亿美元,即便博通这样的收购方以最低价格完成交易,也能有效弥补戴尔的债务窟窿。对于VMware来说,找个新东家则有可能助益其业务突破困境。

那么,博通会不会成为一个比戴尔更优秀的买家呢?

提到博通,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半导体领域重要的供应商,但事实上,博通对于基础设施软件解决方案也同样热心,此前,它已经在企业服务领域进行过多次收购,包括2018年以189亿美元收购CA Technologies,以及2019年以107亿美元收购赛门铁克的企业安全业务。

博通一直不认为半导体行业的繁荣时代将持续很久,其CEO陈福阳曾公开表示,如果有人以为半导体行业能够长期以目前的速度增长,那一定是在“做梦”。值得一提的是,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博通才开始缓慢地尝试其他业务,比如软件。

收购高通失败后博通再出手:已盯上400亿美元虚拟机巨头-牛科技

在业务方面,如果陈福阳的转型计划成功走下去,那么博通势必会大力发展软件业务,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生态体系,也就意味着它会相当重视VMware的加入;另一方面,博通的半导体业务不像戴尔的硬件业务那样可以作为软件载体,这让捆绑销售变得不可能实现,但也让VMware无需顾虑捆绑销售会触及其他客户的利益,这很符合它中立的市场地位。

当然,这一切发生的前提是博通能够成功谈拢与戴尔的交易,之前它失败的并购可不止一次了——例如2018年收购高通失败,再比如收购软件公司SAS的失败,都值得我们关注。如果博通失败,那么这无疑将是它转型之路上的又一次挫折。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