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它在印度的投资拼图又少了一块。

5月17日,“印度支付宝”Paytm旗下的电商业务Paytm Mall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集团已经退出该公司股东行业,原因是公司近期作出了战略调整,从以实体为主要商品的传统电商业务转向B2B出口和数字商务开放网络(ONDC)。

所谓数字商务开放网络(ONDC),是印度政府为了打击亚马逊、沃尔玛等海外平台型巨头垄断行为而推出的新平台,这个平台可以让消费者无需注册特定电商平台的账号便能购买该电商平台的物品,物流服务也不会和某一家企业绑定。行业人士认为,ONDC将有效降低大型电商平台的影响力,并为小型零售商和行业新选手提供动力。

阿里、蚂蚁抛弃“印度支付宝”旗下电商业务,背后原因何在?-牛科技

当然,大企业们在印度有着完善的布局,它们可不会希望一个打着开放生态旗号的新对手抢走自己的蛋糕。有分析人士指出,Paytm Mall一直是阿里在印度投资布局的一部分,后者可能是因为与Paytm Mall在加入ONDC上产生分歧,才就此撤资走人。

不过,这家公司的自身状况也很值得关注。

由于早些年亚马逊、沃尔玛以及本地巨头信实零售(Reliance Retail)对电商市场的进攻,Paytm Mall不得不启动烧钱返利模式以加速抢占市场,但这也让它出现了不小亏损。2018财年,其净亏损达到2.4565亿美元(约合180亿卢比),几乎是2017年186万美元净亏损的150倍。此外,Paytm Mall的财务成本也从6.7万美元大幅增至600万美元。

这之后,Paytm Mall开始了对零售业务的收缩,转而效仿阿里旗下盒马鲜生的O2O战略。从业绩来看,这一战略的确取得了成效(2019财年净亏损缩窄至117.144亿卢比,约合1.58亿美元),但这能否支撑它走到盈利的终点,还尚待时间检验。

在执行这一系列转型措施时,Paytm Mall的用户量级和市场份额也无法避免地出现了下降。2019年3月,Paytm Mall的日发货量仅剩下3.5万件,而就在一年前,这个数字还超过15万。

阿里、蚂蚁抛弃“印度支付宝”旗下电商业务,背后原因何在?-牛科技

也是在这一年,大批高管离开了Paytm Mall,这其中包括公司的首席运营官Amit Sinha,此外,Saurabh Vashistha、Amit Bagaria等老员工也离职创业,建立了一家社交电商企业。

就和国内共享经济火热时那样,Paytm Mall时至今日的成就几乎全都建立在烧钱补贴上,而由于它至今未能培养起自我造血能力,其资金来源全都要仰仗慷慨解囊的股东们,后者则期待着Paytm Mall尽快上市,好从交易中收获一笔回报。

但问题在于,如今互联网概念股早已不是几年前那般受欢迎,别说Paytm Mall,就连它的母公司Paytm都没能在上市后讨到好处,其经历了不止一次暴跌的股价就是证据。这种情况下,阿里恐怕不会有多少耐心等待Paytm Mall从打击中慢慢恢复过来。

更何况,当前中国资本在印度并不受欢迎。此前华为、中兴和一众中国App在印度的遭遇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近期小米分公司被扣押数十亿元资金一事更是能说明问题。就算阿里想要一直陪跑,地缘政治因素也只会让它在印度感受到敌视的眼神和无尽的刁难,与其如此,不如早做打算。

阿里、蚂蚁抛弃“印度支付宝”旗下电商业务,背后原因何在?-牛科技

另一方面来说,既然阿里已经放弃了Paytm Mall的股份,那么它又会继续支持“印度支付宝”Paytm多久呢?毕竟,后者的业务发展同样不容乐观。

随着印度国家支付公司(NPCI)开发出可以用手机跨行转账的统一支付界面(UPI),用户转账时并不需要像Paytm的移动钱包那样需要预存金额,也无需担心不同钱包之间互转的风险。毫无疑问,Paytm是移动钱包时代的王者,但它也不得不加速向更可靠的UPI靠拢,这某种意义上为它带来了众多的竞争对手,其中不仅有国内的,来自国外的更多。

在印度国内,来自政府的Bharat Pay已经对Paytm带来了一定冲击,而海外来的竞争者更值得担忧——由于时下入局UPI支付无需申请预付工具(PPI)牌照,谷歌、沃尔玛、Facebook、三星电子、小米、Realme等企业均在印度推出了支付应用。

在UPI领域,Paytm远远不如谷歌、沃尔玛两家巨头——它们分别占据着一半的印度零售市场以及几乎全部的手机系统市场,要推行支付服务并不难。据彭博社统计,谷歌的Google Pay与沃尔玛的PhonePe在印度的UPI交易占比分别达到59.75%和24.91%。

阿里、蚂蚁抛弃“印度支付宝”旗下电商业务,背后原因何在?-牛科技

如果没法加速推进UPI支付,Paytm就只能抱着不断衰退的数字钱包待在下沉市场,这恐怕不是它想看到的;而另一方面,众多对手的涌入也会迫使它掏出更多的营销费用用于获客,这势必会导致其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根据Paytm公布的年报显示,其2020财年的综合营收为362.9亿卢比,亏损却高达421.7亿卢比(约5.8亿美元)。

此前,高盛和大摩两家投行都认为,Paytm至少要到2025财年方可实现盈亏平衡;但另一些投行则抱着更为悲观的态度,例如JM Financial,它认为,即便是到了2027年,Paytm仍然会维持亏损状态。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