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这是一家曾研制出全球第一支SARS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完成I期临床研究)、中国第一支大流行流感(H5N1)疫苗以及全球第一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企业。

同时,更被国人熟知的是,这家企业拥有目前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没错,这就是科兴生物。

新冠疫苗克尔来福由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由北京、大连两大基地生产,对应的生产厂商分别为科兴中维、北京科兴和大连科兴,上述三家科兴系公司均为上市公司科兴生物(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孙公司。

手握疫苗,新冠疫情以来,科兴生物业绩也拔地而起。2019年,该公司营收仅2.46亿美元,2020年6月,科兴疫苗在国内获批紧急使用,当年公司业绩翻倍,达到5.1亿美元。2021年2月15日,克尔来福在国内获批附条件上市,营收暴增38倍。

数据显示,科兴新冠疫苗在全球供应量超28亿剂,其中,国内捐赠3亿剂。而作为研发及生产主体的孙公司科兴中维,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新冠疫苗之王”。

2020年开始,新冠疫情肆虐,关于疫苗的话题自然水涨船高。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近日,国产“疫苗之王”科兴中维被指“恶意扣押年终奖,违法裁员”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而关于公司低研发、高净利率、外资控股、灭活疫苗有效力遭质疑等问题的话题,就从未逃脱过舆论的暴风眼,相关话题从搜索引擎的关键词中也可窥得一二。

爆赚900亿元的科兴中维为何在发年终奖前突击裁员?区域老总年终奖却高达3000万?有着“第一家北美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之称的科兴中维的母公司科兴生物,却是纯正的“外资企业”?

如今互联网行业一片哀嚎,服务业更是遭受重创,如今医药行业的这颗惊雷似乎也在时刻提醒着兢兢业业的社畜们,2022,我们连活下去,都需要勇气和运气。

裁员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其背后还有无数潜台词,关于国际范围内疫苗需求的转变,关于暴利后的困境,以及人民最关心的,关于疫苗的保护力的那些事。

国内外市场需求萎缩

中国的疫苗不再是世界的?

目前国际市场对中国灭活疫苗的需求出现断崖式下滑,4月份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全球疫苗出口情况今年开始显著扭转,中国疫苗截至2月的总出口量占比则大幅降至33.5%,欧盟去年10月底至今年2月之间,出口总量骤增至21亿3180万剂,占全球39%,跃升为最大疫苗出口地。

据日本媒体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显示,包括科兴在内的中国疫苗因对变种毒株奥密克戎效力查,4月出口量总计678万剂,相较于去年9月的22508剂,暴跌97%。

有学者分析,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效力的优越性愈加明显,中国灭活疫苗运输成本低的优势已黯然失色。

聚焦国内,一方面,国内较高的疫苗接种率也直接导致了未来市场对新冠疫苗需求的缩减,“截至5月5日,全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334970.2万剂次,接种总人数达到128604.9万,已完成全程接种125104.2万人,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全国总人口的91.22%、88.74%。”另一方面,随着国内对mRNA疫苗获批的逐步推进,科兴中维疫苗的国内销售无疑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暴利梦”破灭

采购价格面临挑战

据计算,科兴中维科兴中维2021年的税后净利润约为824亿元。

早在2020年12月,江苏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关于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疫苗采购结果的通知》,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中标,中标价格均为200元。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而到了2021年2月,国家正式启动居民免费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疫苗采购和接种费用主要由医保基金和财政共同负担,同时国家医保局临时承担了与企业谈判磋商疫苗采购价格的工作。经国家医保局反复沟通协调国内疫苗生产企业,首轮将灭活疫苗采购价格则降到不超过90元/剂。

后又多次与企业磋商,推动企业连续降价,先后降至40元/剂、20元/剂左右。同时配合有关部门协调生产能力强、供应量大的疫苗生产企业免费提供疫苗6亿剂,促使其履行社会责任。近期,国家医保局已再次组织与企业谈判磋商,新的议定价格已降至更低水平。

目前,我国已经接种32亿剂次疫苗,疫苗费用1200余亿元,折合均价为37.5元/剂,而面临未来20元/剂的采购价格,2022科兴或将迎来营收骤减90%的窘境。

真正的威胁无处不在

灭活疫苗难有“安全感”

从新冠原始病毒株到德尔塔,再到奥密克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敌人总是以人类陌生又难以抵御的姿态出现。2021年5月,世卫就开始用希腊字母为新冠毒株命名,到目前已命名11种变异毒株,包括阿尔法、贝塔、德尔塔等。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克霍夫警告称,可能存在疫苗也无法抵御的新变异毒株,这些毒株是“真正的威胁”。

自2021年11月出现以来,奥密克戎毒株已进化出众多亚型和重组毒株。今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再次警告称,受奥密克戎亚型毒株的影响,美洲、非洲都出现了病例数激增的情况。

那么,不变的疫苗是否真的足以抵御一直加buff的变异毒株呢,或许不同国家及地区的数据研究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2022年3月15日,美国Ragon研究所Alter等在Science Trans Med杂志发表的论文,比较了以BNT162b2, mRNA-1273为代表的mRNA疫苗, 和科兴 CoronaVac为代表的灭活疫苗诱导抗体对Omicron变异株Fc效应。

两种mRNA疫苗诱导较高水平交叉反应性RBD-特异性FcγR结合抗体,其中FcγR2a和FcγR3a结合能力基本保留,而CoronaVac能诱导中等水平RBD-特异性FcγR结合抗体,但几乎没有Omicron RBD-特异性FcγR结合能力(Fig1) 。这导致具有保护作用的抗体依赖的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ADCC)效应也出现显著下降。通俗来讲,mRNA疫苗和灭活疫苗在抗体Fc效应方面差别巨大,灭活疫苗的“保护力”非常有限。

2021 年 12 月 31 日至 2022 年 3 月 8 日,香港Omicron流行期间疫苗保护力真实世界研究结果表明,对于轻度/中度疾病的保护效果在接种第3剂疫苗后,BNT162b2疫苗的预防效力可达71.5%,灭活疫苗为42.3%。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相似时间段内,巴西全国性检测数据也表明,Omicron流行时期相对于Delta流行期间CoronaVac对有症状感染疫苗有效率显著下降。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还有新加坡……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疫苗之王”热议之下,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牛科技

最后附上香港媒体的新闻标题,不知道,已被封控了超过45天的上海人民看到这个标题会怎么想,还有那些坚信疫苗本身就是病毒的人。

科兴说,为人来消除疾病提供疫苗,而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疫苗,还有真相,以及面临任何变量因素的勇气和能力。

或许,真正引发我们深思的不是某一家企业的前路,也不是某一种疫苗的演变,而是我们身处在与病毒共存的时间维度里,我们该如何寻找更多保护生命健康的方法,“混接”也好,避世也罢,科兴生物也好,科兴中维也罢,他们的未来是既定的,但历史长河滚滚向前,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寻,一直未曾停歇。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