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近段时间,全球首富埃隆·马斯克440亿美元收购推特一案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不少媒体从业者开始想象马斯克会如何按照自身意志塑造新的推特,推特员工们则在担忧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会不会彻底毁了自己的饭碗。

当然,这样一起巨额收购案引起的不仅仅是市场的关注,还有近期一直对互联网巨头四处扩张颇为忌惮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FTC正评估推特收购案,最迟在下个月,它会作出是否深入调查该起收购案的决定。

如果FTC决定对本次收购“开绿灯”,那么万事大吉,但另一方面,若该机构下个月作出更为强硬的表态,它将有权要求各方提供更多信息并提起第二次收购申请,而马斯克和推特的交易可能要再推迟数个月才能完成。

推特收购案再添变数:FTC“横插一脚”,反垄断审查会搅黄马斯克的美梦吗?-牛科技

和反垄断挂上钩一直是互联网科技巨头们极力避免的事,可惜的是,近期FTC正热衷于此——早在2020年,FTC就针对Facebook(现已改名为Meta)公司垄断社交应用市场一事将其起诉,在新任FTC主席莉娜·可汗(Lina Khan)的主导之下,如今FTC对Facebook一直是紧咬不放,虽然后者多次要求撤诉,但这位“硅谷巨头最害怕的女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既然FTC已经将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放上了审判席,那么它会对马斯克收购推特无动于衷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毕竟,推特目前拥有2.17亿mDAU(可货币化日活用户),虽然在总数上远远不及Facebook,但也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平台之一。

不过,FTC会对推特收购案做出何等判决,仍然值得商榷。

一些媒体从业人士和反垄断学者认为,马斯克收购推特一案并不存在反垄断诉讼中常见的“垂直整合”现象。拿Facebook举个例子,此前它连续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就是典型的社交领域内垂直整合行为。而马斯克呢?他有着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火箭公司(SpaceX)、隧道公司(Boring Company)和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还有很多其他投资,但唯独不涉及社交领域。基于此,乐观者们认为FTC没办法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

美国资本对媒体行业的插足习惯也成了马斯克支持者们的挡箭牌。此前《时代》杂志曾在文章中举例,称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曾以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此外,《波士顿环球报》、《洛杉矶时报》等报纸均被大资本持有,而它们多年来的情况“比之前要健康得多”。

推特收购案再添变数:FTC“横插一脚”,反垄断审查会搅黄马斯克的美梦吗?-牛科技

《时代》杂志强调,马斯克收购推特并不该被视为危险的反常现象。

当然,实际情况或许并不像乐观者们所想的那样顺利。要知道,如今的FTC主席莉娜·可汗并非那种循规蹈矩的官僚,无论是她大学时期指责亚马逊涉垄断的论文,还是上任后发言,其中的重点都很明显——当下的反垄断法已经不适合数字经济时代,需要根据动态环境重新修改,适时变动;另一方面,她还主张执法人员应该更频繁地阻止威胁竞争的并购,而不是依靠传统措施解决问题,最后再无奈地批准它们。

“我们必须快速行动,推动事情向前走。”在一次专访中,莉娜·可汗如是说道。

在她的论文中,莉娜·可汗曾提及亚马逊的跨领域扩张。她认为,亚马逊此前的多领域无序扩张稀释了它在单一领域的威胁程度,让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传统的垄断企业”——这与如今马斯克的多元化扩张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的确,马斯克没有垄断社交领域,但当他收购了推特,凭借强大的财力和旗下业务(车机系统、星链网络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整合协同效应持续扩张时,又有谁能够阻挡他呢?

另一方面,推特的本质和《华盛顿邮报》这些出版物不同,它更像是让出版物自由流通的广场,其中有着众多数百乃至数千万粉丝的超级KOL,其中不乏很多美国政界人士,而他们动动指头就能发表一条蛊惑人心的言论。这些因素让推特在舆论场上的影响力远超一家单独的媒体,也意味着,收购推特不只是马斯克的游戏,更是一场与美国政界的博弈。

推特收购案再添变数:FTC“横插一脚”,反垄断审查会搅黄马斯克的美梦吗?-牛科技

此前,白宫新闻秘书简·普萨基曾委婉地表示,拜登总统长期以来一直担心大型社交媒体平台的力量;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更是发布推文直接反对收购,认为马斯克“在一套不同的规则下进行游戏”,收购推特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重大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沃伦与莉娜·可汗的关系相当好,包括后者在内的一大批反垄断官员都曾受到她的提携。在这个时间点,她的意见未尝不会对推特收购案造成影响。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