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一直以来,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都是人体临床试验的狂热推崇者,从2020年至今,这位科技大佬兼全球首富不止一次地提到公司要进行人体试验的消息。不过,实际情况是,Neuralink和马斯克的梦想目前仍是遥遥无期,而他们的竞争对手之一——Synchron公司,已经在近期抢先开始了名为“COMMAND”的人体临床试验。

昨日,Synchron公司宣布他们为“COMMAND”计划招募到了第一位志愿者,试验将在纽约西奈山医院进行。虽然该公司没有详细说明这位志愿者的情况,但“COMMAND”试验是针对严重瘫痪的病人设立的,基于此,志愿者的情况似乎也并不难猜想。

去年7月,Synchron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监管批准,成为全球唯一一家获得“永久植入BCI临床试验许可”的公司——这也是马斯克梦寐以求的荣誉。

从已公布的消息来看,Synchron公司的研究方向同样是植入式脑机接口,但与马斯克的Neuralink不同,Synchron的方案“Stentrode”不需要在颅骨上打孔,而是通过静脉血管将电极植入大脑。电极从颈静脉进入脑部后,经过14天的细胞生长便会与脑部血管壁融合。

抢在马斯克前头搞起人体试验,这家脑机接口公司是何方神圣?-牛科技

通俗点来说,Synchron的脑机接口更像是目前已经成熟的心脏支架方案。

系统的帮助下,患者大脑产生的电流会通过导线从胸口处的电极引出,然后与信号处理设备相连。在这一步,Synchron自研的BrainOS操作系统将解码传感器读取到的信号,再将其转化为通用信号。最终,用户只用眼球和想法就能控制电子设备,例如电脑。

此前,Synchron已经在四名志愿者身上试验了这套方案,结果相当不错——Stentrode在他们身上固定良好,在家中使用设备,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志愿者也能够保持设备安全运行。

以Philip O’Keefe这位62岁的渐冻症患者为例,其病情已经恶化到勉强才能使用鼠标的程度,但经过植入手术和初步训练后,他动动眼球就能轻松完成发送电子邮件、购物等操作,去年12月,他还借助Synchron公司CEO的推特账号发了一条题为“Hello World!”的推文。

“这个系统令人惊讶,就像学习骑自行车一样需要练习,但是一旦你开始滚动,它就会变得很自然。”O’Keefe在一份声明中如此描述自己的感受。

目前,Synchron正计划进一步强化Stentrode,按照他们的想法,脑信号传感器应通过血管布置在大脑的各个角落,这样可以读取更多信号和指令,帮助残障患者实现更复杂的操作。

抢在马斯克前头搞起人体试验,这家脑机接口公司是何方神圣?-牛科技

当Synchron稳步推进计划时,其他脑机接口公司也正对自家神经植入物进行改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Neuralink,这和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无时无刻的“带货”行为脱不开关系。

根据2021年Neuralink公布的宣传视频来看,该公司开发的大脑植入物由一个“小球”组成,其中包含电子器件和柔性电极,宽度约为50μm,厚度则为5μm,长度在20mm左右。植入完成后,电极将通过感应或刺激神经元读取大脑活动,甚至能在理论上“写入”大脑活动。

由于无法进行人体试验,Neuralink此前的试验是在猴子身上做的,植入芯片后,他们尝试让一只猴子通过它打游戏。从公开的实验视频来看,当猴子使用操纵杆时,芯片会记录其大脑活动,并将数据发送回计算机,分析其动作和大脑活动的对应关系。这之后,计算机会让操纵杆失效,猴子虽然仍习惯性用操纵杆进行游戏,但实际操纵游戏的是它的大脑。

马斯克认为,这套方案可以帮助患者控制假肢,因为其原理和猴子打游戏“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套方案的缺点也很明显,上文已经提过,Neuralink脑机植入物需要对患者进行开颅手术,取下硬币大小的一块颅骨,然后将芯片植入大脑,随后还要用专门的手术设备将传感器缝至大脑皮层表面——而做这一切时,都要小心翼翼地避开患者的血管。

抢在马斯克前头搞起人体试验,这家脑机接口公司是何方神圣?-牛科技

一直以来,Neuralink都保证手术的安全性,但没人知道如此“粗暴”的植入方式会不会引发感染,甚至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或许正因如此,FDA才迟迟没有批准Neuralink的人体临床试验请求。起码在目前,Neuralink仍然只能对猴子下手——而在外界指控Neuralink“虐待”试验用猴之后,这样的试验还能做多久,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要注意的是,这不只是Neuralink需要面对的风险,而是包括Synchron在内众多脑机接口公司的问题。随着时间的延长,任何进入人体组织的电极都可能会引起炎症,能否研制出能够长时间植入人脑而不会自我恶化或引起感染的材料,是未来脑机接口公司们需要克服的难题。

另一方面,如何避免产生脑机接口在道德、伦理上的问题,也需要科技公司们注意。上文曾提到,像是Neuralink这种方案能够在理论上影响患者的一些大脑活动;另外,患者的原始大脑数据,也就是想法,这些本应不被任何人所知晓的隐私在脑机接口时代会不会有泄露的风险?种种问题,仍然在这个年轻的技术领域上空不断徘徊。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