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后,英国芯片设计巨头ARM似乎正打算对其合资公司安谋中国(ARM China)采取更加强硬的行动——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ARM近期试图重夺安谋中国的控制权,并罢免目前正占据该公司董事长兼CEO职位的吴雄昂。

两名知情人士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ARM已经推举出了两名可能的候选人接替吴雄昂管理安谋中国。他们声称,这两位候选人分别是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刘仁辰博士,以及ARM大股东软银集团旗下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Eric Chen​。

知情人士还提到,ARM董事会正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重新提交文件,以便将合资企业的一名新代表列入监管部门数据库,并计划在数日内发行新的公章。

安谋中国“夺权大戏”再添变数:ARM计划发行新公章,已为吴雄昂找好“接班人”-牛科技

针对此事,国内有媒体采访了安谋中国,后者则回应称,这个消息“很奇怪”,不予置评。

“我们正在庆祝合资公司成立四周年,一切都很好,吴总26日还发了全员信,感谢大家过去的共同吸纳。”接受媒体采访时,安谋中国相关人士如是说道。

这早已不是ARM第一次试图罢免吴雄昂的职位了,而安谋中国和吴雄昂也回击过不止一次。

早在2020年6月,ARM就曾与其中国合伙人厚朴投资联合发表声明,表示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故罢免其董事长兼CEO职位;同时,ARM、厚朴投资还声称,安谋中国董事会已经任命潘镇元与唐效麒(Phil Tang)二人担任安谋中国的临时联席CEO,以接替吴雄昂的职位。

然而,安谋中国第二天就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及微博发文“打脸”,称公司没有召开符合程序的董事会会议,也没有产生有效的导致人事变动的法律文件,所以来自ARM的罢免是无效的,对吴雄昂的指控完全是莫须有;此外,ARM推举的候选人之一唐效麒,据称已因“严重违规行为”在2020年5月26日被解职,安谋中国强调,他不再代表公司履行任何职能。

同年11月,吴雄昂本人也公开在媒体面前发声,称ARM和厚朴投资无权罢免自己的CEO及董事长职务,自己对于公司的控制“合理合法”。

时至今日,吴雄昂依然持有安谋中国的公章和注册文件,这让他占据着公司的法人职位,并能够继续负责公司的日常运作。

安谋中国“夺权大戏”再添变数:ARM计划发行新公章,已为吴雄昂找好“接班人”-牛科技

看上去,这出夺权大戏几乎就像2020年当当那场“庆渝年”事件的翻版,不同的是,吴雄昂不仅仅是把公章“别在了裤腰带上”,更是把整个公司一起别在了裤腰带上——这点是被当当赶出公司的李国庆无法相比的。

为何安谋中国对自己的东家如此冷淡,对吴雄昂却如此忠诚?这还要从它成立的那天说起。

如果用汽车领域的例子作对比,ARM和安谋中国的关系更加类似国内遍地开花的合资汽车厂,例如一汽大众、上汽通用等,而不是特斯拉中国这样由外资直接控制的子业务。

截止目前,ARM直接控制安谋中国47.33%的股权,并通过ARM Ecosystem Holdings(Hong Kong)Limited控制另外1.6983%的股权,合计占股49.0283%;剩余接近51%的股权均由中方资本把控。也就是说,ARM并未持有安谋中国的绝对控制权。

ARM成立合资公司是必要的措施。首先,彼时ARM架构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95%,很可能面对垄断问题,中方资本的加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反垄断风险;其二,能够自主研发的合资公司“更接地气”,可以更好地服务本土市场;第三,这样也能够使ARM在中国站稳市场,防止RISC-V这种更加“开源”的架构抢夺自己的蛋糕。

合资架构让安谋中国有着极大的特权,甚至可以建立自己的董事会,而这份特权也让它能够在中国市场大肆扩张。在吴雄昂的带领下,它争取到了华为等百余家国内重要客户,同时也帮助ARM提升了超过250多亿的芯片出货量。2018-2021年,安谋科技的营收增长了2.5倍之多,其中,它2020年的营收增长了37%,而ARM自身同期增长率也只有9.5%。

然而,合资架构也为夺权大戏的爆发埋下了祸根。

安谋中国“夺权大戏”再添变数:ARM计划发行新公章,已为吴雄昂找好“接班人”-牛科技

因为ARM没有控股权,对于合资公司的人事任免等事宜,它是无法直接插手的;另一方面,虽然ARM的中资合伙人厚朴投资对罢免吴雄昂动议表示支持,但厚朴投资在公司创立时曾经与吴雄昂方面签订一致性行动协议,这让吴雄昂能够以此为由指责董事会投票不合法。如此一来,若没有外部势力插手这场斗争,“夺权大戏”很难彻底收场。

今年4月,ARM曾计划将自己持有的大部分安谋中国股权转让给软银集团,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会将ARM的持股削减到10%左右。有外界人士指出,ARM削减自身在安谋中国的持股是为了避开上市时麻烦的财务审计,此前软银CEO孙正义曾要求ARM尽快在美上市。

这似乎能被视为安谋中国夺权大戏的一个变量,但问题在于,吴雄昂目前持有安谋中国交易用的公司印章,而他至今也未对ARM的股权转让声明作出公开回应。

有意思的是,吴雄昂今年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安谋中国自己的上市计划。他表示,未来公司上市目标可能是香港或上海,而时间框架则初步定在2025年之后。

目前来看,ARM似乎意识到通过股权让步逼走吴雄昂相对较困难,所以才会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一旦ARM获得了相关部门的批准,发行了新的合资公司印章,吴雄昂手中的一大优势将不复存在,届时他能够依靠的,只有和安谋中国高管团队的强捆绑关系。当事情真的走到鱼死网破阶段,吴雄昂会如何接招?ARM和软银又将采取何种行动?我们仍将持续观察。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