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文/黑桃与长剑

网易云和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间的撕逼大战,于今日翻开了新的篇章。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TME旗下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全民K歌等产品通过非法盗播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著作权,故对其正式提起司法诉讼程序。

虽然一口气声讨了TME如此之多的“罪状”,但网易云明显更加在意后者“恶意侵犯歌曲著作权”,且“涉嫌对抗整改”的行为,这点从网易云将其列在文章第一段就能看出来。

网易云提到,TME旗下QQ音乐屡次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上架网易云热门作品,包括《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柏松)、《像我这样的人》(毛不易)、《晚安》(颜人中)等。网易云提起维权后,QQ音乐会在网易云监测力度较大的地区将这些歌曲下架,但在天津、山东济南、山西太原等地区,这些音乐均可以正常播放。

网易云还指控称,QQ音乐通过开放歌单链接再导入功能,实现无授权音乐的重新播放与下载。它列举的例子是《错位时空(艾辰)》,这首歌曲在QQ音乐中搜索显示“无音源”,但从网易云复制歌单链接再导入QQ音乐,便可实现歌曲的正常播放和下载。

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除此之外,批量化洗歌也是网易云重点批评的对象。

网易云宣称,QQ音乐、酷狗音乐等平台自2020年以来推出大量假冒同名歌曲,甚至“有组织,有目的”地盗播原版歌曲。按照网易云给出的数据,TME旗下各大平台至少有5000余首歌曲的副歌部分与原歌曲相同或近似,例如《删了吧》,就有所谓“新版”、“抖音热搜烟嗓版”等。此外,网易云还指控酷狗音乐等平台部分音乐人冒充原创歌手,违规上架相关作品。

紧接在内容侵权指控之后的,是网易云对TME产品抄袭自家功能和GUI(图形用户界面)的指控——这基本上可以视作去年那场“狗化”大戏的延续。

去年2月初,网易云曾在微博发布长文称,腾讯旗下酷狗音乐成立“山寨办”,死盯网易云音乐多项新功能并将其“狗化”(指酷狗化)。这其中包括网易云的“一起听”、“云贝推歌”功能、头像及耳机的展示形式、等待K歌伙伴加入时的动画、点击结束时的路径和文案等。

在文章最后,网易云还为自己的竞争对手留下了一句祝福作为结尾——“狗年快乐”。

在本次新发布的“讨贼檄文”中,网易云又更新了抄袭名单,将指控对象扩大到了QQ音乐和酷我音乐身上。它认为,QQ音乐去年2月更新的“音乐房间·一起听”功能也涉嫌抄袭网易云的一起听功能;另外,网易云还称TME旗下所有平台均抄袭了自家黑胶播放界面。

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在国内,App的GUI专利侵权是否可以获得专利保护一直是企业之间激烈争论的问题,此前网络安全巨头360就曾因GUI专利侵权将江民科技告上法庭,但该诉请并没有获得法院支持。

一位法律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GUI是否能得到专利保护,主要区分是否有显著辨识度和商标属性,由此引发的诉讼并不多。

有意思的是,去年1月初虾米音乐宣布关闭当日,QQ音乐曾为虾米音乐用户推出一键迁移功能,随后网易云也推出类似功能。当时,腾讯曾对此颇有微词,认为网易云该功能相关文案和设计涉嫌抄袭自家已推出内容,但出于未知原因,腾讯并没有公开指责或起诉网易云。

或许正因如此,网易云去年才没有急着提起诉讼,而是另行收集了TME侵犯著作权的证据后再行起诉。不过,在侵犯著作权这件事上,网易云自己或许也并不是完全的无辜者。

有牛财经在网易云搜索歌曲发现,其中未授权歌曲的翻唱、混音版本并不在少数,典型的例如周杰伦的《青花瓷》等。

此外,也有一些曾位列腾讯音乐人原创榜上的歌曲被“搬运”而来。例如《1022-比尔的歌》,该歌曲曾拿下2020年12月腾讯音乐人原创榜冠军,作者Bomb比尔显然也并非网易云旗下音乐人,但网易云上仍能搜到正太音版、翻唱版、“DJ正式版”等版本。

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继续顺藤摸瓜搜索还能发现,有注册为网易音乐人的用户批量搬运“下架系列”歌曲。

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当然,在双方真正对簿公堂之前,仅凭一些蛛丝马迹几乎不可能推导出两家巨头之间互挖墙脚行动的全貌。但网易云炮轰TME这件事,倒是折射出了前者对于增长前景的空前焦虑。

曾经,网易云将自身独有的“云村”作为对外宣传的依仗,但时至今日,TME旗下音乐平台均开始跟进社区化。除了被网易云音乐重点diss的“跟听”功能外,酷狗还在去年密集上线了“一键派对”、“我要唱”、斗歌等社交内容,剑锋直指网易云;QQ音乐去年更新了“扑通”社区,此前还曾与艺术展、艺术对谈等活动展开跨界合作;早就在社区领域有所建树的酷我音乐,则在2020年7月上线沉浸式弹幕功能,目标是打造用户的“听觉朋友圈”。

既然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社区也即将被TME赶上,那么如今的网易云还有什么是TME不可替代的?这个问题,或许就连网易掌门人丁磊自己也难以给出答案。

在版权领域,网易云处于弱势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即便在解除独家版权令颁布后,回归网易云的唱片公司也只有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乐华娱乐和风华秋实,它们旗下的歌手固然有自己的忠实听众,但并不足以像周杰伦、五月天等头部歌手那样形成核心竞争力。

内容的持续性匮乏,也让网易云的赚钱能力和增长速度不及往年。

时隔一年再度“炮轰”腾讯音乐,网易云的增长焦虑已经藏不住了-牛科技

网易云在线音乐服务月活用户年增幅曾在2019年达到421万人,但在2021年,其月活用户仅增长了210万人;另一方面,虽然其付费会员增长到了2890万,但人均付费额也从2019年的9.3元下降到了2021年的6.7元。

在线音乐服务这一核心业务也不断失速,2019-2021年,该业务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73.2%、47.6%和25.4%,呈现明显下滑趋势;同期社交娱乐业务增速为343.4%、320.1%、63.1%,同样处于下滑区间。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易云的支出倒是一直在增长,2021年全年,其包括销售市场、研发、一般及管理在内的费用支出总和为15.64亿,远高于毛利润总额。

对于如今的网易云而言,唯一能够让它“弯道超车”打赢TME的关键在于培养独立音乐人,建立自己的原创内容库,这也是为什么它对TME侵犯音乐人著作权如此在意的原因。

但培养优秀音乐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简单事。虽然网易云为了提高音乐人数量,已经将加入门槛设置得非常低,但这也带来了滥竽充数的问题,就比如我们在文章中提到过的“搬运型”音乐人——这显然与网易云打造优质原创内容的初衷相背离。这种情况下,网易云究竟何时能否靠自家原创音乐人赶上TME,恐怕仍然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图片来自Yandex、App截图以及网易云公告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