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桃与长剑

自从《商业管制清单》在大洋彼岸落地以来,诸多中国企业可谓是承受了近些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打压,在半导体领域,这种情况尤为严重。当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这份“黑名单”破坏的不仅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也让一些全球化巨头受到了不小的损失。对于它们而言,无法和大客户交易只是一方面,来自美国监管部门的审视同样让人头痛。

据彭博社报道,近日美国EDA软件公司新思科技(Synopsys)正接受美国商务部调查。美国商务部认为,新思科技涉嫌向华为海思半导体部门提供芯片设计和软件,以便在中芯国际进行生产。不过,美国商务部尚未公开详细调查过程。

软件巨头遭美商务部调查:“里通华为海思”难指望,中国EDA军团集体出击-牛科技

虽然名气不大,但新思科技也绝非什么小角色。这家成立于1986年的软件公司,如今已是全球排名第一的EDA解决方案供应商,同时也是全球排名首位的芯片IP供应商。在全球范围内,新思科技、楷登电子(Cadence)和西门子被誉为EDA界的“三巨头”,这三家企业在全球市场的占比合计在95%以上,而它们也都曾与华为以及海思展开过合作。

在讨论EDA厂商们和中国半导体厂商间的关系前,我们要先知道什么是EDA软件。

按照功能来分类,EDA软件大致可分为三类——设计工具、仿真工具、生产工具。这其中,设计工具相当于芯片设计厂商手中的生花妙笔,能够帮助他们快速完成电路设计、版图设计等纸面工序;仿真工具的职责是对芯片制造、封装、应用进行测验,检查其中是否存在逻辑问题;最后,生产工具则成为了晶圆厂和封测厂们的好伙伴,它应用于芯片最终的生产环节,能够提升厂商们的生产效率和测试精度。

EDA软件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对于不明就里的半导体观察者而言,芯片的性能好坏可能取决于芯片厂商和设计商,但若是没有EDA软件的质量控制和层层把关,一切都是空谈。

这也说明了,为何美国会在《商业管制清单》中明确列出EDA软件——如果说光刻机是国内半导体产业在硬件上的桎梏,那么EDA就是软件领域那道难以跃过的天堑;也正因如此,美国商务部才会如此火急火燎地对新思科技疑似“里通华为海思”的行为进行调查。

软件巨头遭美商务部调查:“里通华为海思”难指望,中国EDA军团集体出击-牛科技

新思科技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非常密切,与华为的合作尤其早。2005年,它就开始向华为供应NTB等解决方案,此后也多次为海思提供自家的Galaxy设计平台,以便后者设计更高质量的芯片;2017年开始,新思科技在中国成立了新的战略投资基金,并在随后的两年间先后建立了芯思源、全芯制造两家合资公司,旨在加强芯片IP领域和类EDA领域的本土合作。

失去华为这个大客户后,新思科技虽然极力淡化其与华为的关系,但它还是在去年12月收到了来自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的传票。彼时BIS曾对外宣称,将积极调查“与某些中国实体交易,试图将受控物项和技术转让给实体名单企业”的违法行为。新思科技则回应称称,公司遵循所有法规,会积极配合BIS的调查。

归根结底,指望这些国际大企业竭尽全力绕过封禁为中国供货是不现实的,毕竟它们在全球市场业务甚多,而全球众多市场利益的重要性要远超过一段十几年的合作。不过,眼下国内EDA市场也正蓬勃发展,在这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里,它们或许将成为改变杠杆平衡的变数。

此前,由于三大EDA巨头在国际上的存在感,再加上“造不如买”思想盛行,国内EDA企业并不受资本青睐。封禁“铁幕”落下后,资本才逐渐意识到了EDA企业的重要性,开始将热钱投入市场,这也催生了一大批新生的EDA企业,其中不少选手甚至已经准备登陆资本市场。

软件巨头遭美商务部调查:“里通华为海思”难指望,中国EDA军团集体出击-牛科技

截止目前,华大九天、概伦电子、广立微三家EDA企业已经于去年接连过会,此前一度折戟的芯愿景也在今年重新提交了招股书,并获得了深交所的受理。这其中,有能力提供全球成FPD解决方案的华大九天与三巨头差距较小,余下三家企业均是局部解决方案或点工具提供者,例如模拟、封装等。但随着资本的不断加注,这些企业仍有可观的前景待发掘。

*图片来自Yandex及企业官网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