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是互联网企业永恒的话题,游戏直播平台更是烧钱的一把好手。此前,熊猫直播、触手TV、战旗TV等游戏直播平台,均因陷入资金断裂、无钱可烧的境况而相继关停。自此之后,游戏直播行业真正迈入了“腾讯时代”。

纵观腾讯在游戏直播赛道的布局,其不仅孵化了嫡系直播平台企鹅电竞,还投资扶持了虎牙、斗鱼、B站、快手等实力派选手,腾讯系平台撑起了游戏直播赛道的半边天。然而,游戏直播行业却并非一片坦途。

游戏直播:依然是腾讯的掌中之物?-牛科技(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现状:游戏直播难做

“百播大战”之后,游戏直播行业并未如设想一般向阳而生,反而给游戏直播平台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一边是旧疾未解,一边是政策高压,游戏直播行业陷入了新一轮的焦虑之中。

从行业发展来看,受限于游戏直播行业的特殊性,游戏直播平台不得不支出高昂的成本来维持平台的正常运转,却很难在短时间内回本,亏损也就成了行业常态。众所周知,游戏直播平台有三项硬性支出:高昂的宽带费、天价主播签约费及电竞赛事和游戏版权费,作为游戏直播平台发展的基石,其中每一项支出都数额惊人。

拿赛事版权费来说,B站花8亿拍下为期三年的S赛版权,虎牙花20亿购买LPL联赛五年的版权,这些成本支出都让平台苦不堪言。然而,这些成本支出都属于长期性投入,短时间内回本不啻于痴人说梦。由于这一部分的高昂支出,游戏直播赛道的玩家们只能在烧钱的路上越走越远,不少平台更是挣扎在亏损边缘。

从用户层面来看,增速下滑、付费意愿下降等问题,更让游戏直播平台雪上加霜。诚然,流量见顶让所有互联网产品都陷入了用户增长困境,但游戏直播行业面临的用户问题显然更为棘手。

一方面,游戏直播行业本就面临用户增长趋缓的问题,还要和短视频抢用户,获客难度大幅提升。据艾瑞咨询预计,2022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的用户增长仅有4%,行业已经开始进入到存量竞争的新态势。另据questmobile提供的用户分析数据显示,短视频与游戏业的用户重叠度极高,各品类游戏基本均达到了与短视频产品70%的用户重叠。换言之,游戏直播平台的用户竞争不仅源自行业内部,还在于整个内容赛道,这无疑增加了其获客难度。

另一方面,付费用户的减少直接削弱了平台的盈利能力。用户打赏一直都是游戏直播平台的主要营收方式,至少占各平台营收的九成。因此,付费用户的数量关系着游戏直播平台的生死存亡,然而从虎牙、斗鱼两大头部平台来看,付费用户正呈下降趋势。

据财报显示,斗鱼2021年Q4平均付费用户保持在730万,较去年减少了30万用户。虎牙2021年Q4的付费用户停留在560万,比去年同期减少40万。付费用户的减少势必会让平台陷入盈利困境,其带来的影响也直接反映在各自的营收的中:虎牙营收失速,斗鱼亏损难解。毫无疑问的是,付费用户减少不仅是斗鱼和虎牙面临的困境,也是游戏直播行业的集体困境。

然而,随着政策监管趋严,游戏直播平台的获客难度还会持续增加,付费用户也会持续减少,游戏直播行业的处境愈发艰难。

底牌:版权壁垒

虽然游戏直播行业正处于萧条期,但腾讯却掌握着游戏直播行业的核心命脉——版权,这是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赖以发展的根基,更是腾讯掌握游戏直播行业话语权的底气。

不容置疑的是,腾讯在游戏版权方面享有的绝对优势,不仅能够为腾讯系的游戏直播平台提供基础的游戏直播版权,还能够为其提供充沛的直播内容。这既得益于腾讯在自研游戏上的长期投入,也受益于其对电竞赛事的精细化运营。

在游戏版权上,《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国民影响力较大的游戏版权大都归属于腾讯。在电竞赛事运营上,腾讯一边自行举办英雄联盟赛事,推动电竞赛事的发展;一边将王者荣耀等赛事运营授权给英雄体育VSPN,以供应商和投资方的身份推动电竞赛事的精细化运营。

换言之,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在享有腾讯系游戏直播版权的基础上,还有希望获取英雄联盟的LPL、王者荣耀的KPL、和平精英的PEL等优质赛事内容。如此一来,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在游戏直播赛道就享有先天优势。

另外,这一内容优势还能够为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吸引大量优质主播。据悉,企鹅电竞一姐沐子曾表示:虽然自己在抖音平台拥有1000万粉丝,但并不会去抖音直播,因为抖音没有《绝地求生》的直播版权。这或许可以看出,游戏版权延伸出的直播内容就像一块儿磁石,吸引着优质主播的入驻。

值得一提的是,在游戏直播行业,用户是跟着版权和主播走的。腾讯作为游戏直播产业链的上游供给方,其通过版权构建的行业壁垒已经成为斗鱼、虎牙、B站、快手等平台最强有力的盾牌,支持着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的发展。在版权、主播尽归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所有的情况下,用户也掌握在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的手上。

战略:收缩触角

虽然腾讯在游戏直播赛道有着充足的底气,但也通过削减企鹅电竞来进行战略性收缩。4月7日,企鹅电竞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发展策略的变更,企鹅电竞及相关产品,即将于2022年6月7日终止运营。不过,对于基本盘落在游戏领域的鹅厂来说,企鹅电竞的退市或许酝酿着腾讯更大的野心。

一来,企鹅电竞退市能够实现腾讯降本增效的目标。根据虎牙此前向纽交所提交的文件显示,企鹅电竞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1亿元和2.1亿元。彼时,腾讯对企鹅电竞尚且是不遗余力地扶持,但企鹅电竞却仍处于亏损之中。可见,纵然有腾讯扶持,企鹅电竞在游戏直播领域的处境仍旧艰难,如若腾讯减少对其的扶持力度,企鹅电竞必然会陷入更大的亏损之中。

纵观整个腾讯集团,各个事业部都在收缩战线大幅裁员,希冀通过缩衣减食来度过行业寒冬,而裁撤冗余的企鹅电竞或许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案。

二来,企鹅电竞退市可以减少腾讯系的内耗,整合资源扶持优质平台。企鹅电竞虽然是腾讯嫡系,但是在用户基础、市场份额等方面远不如虎牙、斗鱼等玩家。如此一来,腾讯倘若继续划分赛事版权支持企鹅电竞,势必会降低该赛事的商业价值,企鹅电竞也未必能够就此起势,最终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换言之,在企鹅电竞扶不起来的情况下,腾讯如果仍然给企鹅电竞分配优质赛事直播资源不仅无意义,反而有些鸡肋。

然而,内容资产和优质主播都是平台们竞争的焦点,正如上文提到,优质内容能够吸引来优质主播,形成良性循环。由于企鹅电竞多年来毫无起色,且腾讯在游戏直播赛道布局深远,企鹅电竞退市有利于腾讯整合行业的版权资源和优质主播,扶持腾讯系优质平台迎战游戏直播行业的寒冬。

值得一提的是,此举也能加强对字节游戏直播的压制。抖音虽布局游戏直播赛道,但苦于自家目前并未做出爆款游戏,且并未获得腾讯系游戏直播权,其游戏直播内容大都局限于休闲类游戏。而企鹅电竞退市,腾讯系平台基于游戏版权优势,能够先于抖音在游戏直播领域做大之前抢占行业的主播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壮大了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的综合实力。

竞争:乾坤未定?

企鹅电竞退市虽然在无形中减少了腾讯系平台的内耗,让腾讯系平台更具行业优势,但从来行业竞争看,仍有玩家在挑战腾讯在游戏直播赛道的地位。

首先,网易旗下的CC直播凭借丰富的赛事资源和“社区模式”已经自成生态,有望与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抗衡。CC直播享有网易、暴雪等公司的游戏版权,直播内容已覆盖30余款游戏,且涉及多类型赛事的运营,并引进海外游戏进行直播。在丰富的内容支持下,CC直播的电竞基本盘渐稳。与此同时,CC直播还面向用户打造社区文化,构建社区生态,以此来加快用户的转化和留存,进一步增强用户黏性。

其次,字节正在介入游戏江湖,有望赋能抖音游戏直播,成为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的对手。一方面,字节跳动成立朝夕光年事业部,将游戏研发提至战略地位;另一方面,朝夕光年收购了有爱互娱、沐瞳科技等多家游戏公司,进一步补充游戏版权资源。可见,随着字节跳动在游戏版权资源上的持续增长,其未来有望帮助抖音在游戏直播领域崛起。

在游戏直播赛道,CC直播和抖音都跳开了腾讯系在游戏版权上的桎梏,正奋力补足版权短板,腾讯系的对手正在长成。当然,在短时间内,这些玩家仍然难以挣脱腾讯系平台带来的束缚。而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也凭借先发优势压制着行业其他玩家,继续在游戏直播赛道刻画属于“腾讯时代”的传说。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