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巨亏、上市失败……热衷“画大饼”的柔宇科技能靠烧钱烧出未来吗?-牛科技

文/黑桃与长剑

柔宇科技,这家手机+柔性面板双业务并行的初创企业仍然被困在欠薪风暴的中心。

据红星资本局等多家媒体报道,一位柔宇科技员工近日接受采访时透露,公司自去年9月开始就一直拖欠工资,自己在6个月里连续收到了5封欠薪邮件。“总是说融资正在推进,资金马上到账补发工资,但加起来拖欠的薪水已经有10万元了。”该员工表示。他还称,从2022年开年以来,公司OA系统中的人数正不断减少,已经从原本的1800人下降到了700人。

这场风暴还要从去年12月说起。当月8日,一名自称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的柔宇科技员工率先对公司发难,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留言称,柔宇科技不仅拖欠自己三个月工资未发,同时还拖欠保洁、保安、管理人员在内近千人的工资,甚至有人的工资被拖欠近半年之久。

互联网时代,消息的传播总是如同野火燎原一般迅疾。该条留言被曝出后不久,各大社交平台上都出现了自称欠薪的柔宇员工身影。彼时,一位员工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柔宇对多数员工都只发放了部分9月薪资,10月薪资则是全额暂停发放。

上述员工称,公司CEO刘自鸿曾在11月的全员大会上放出消息安抚人心,称“公司正进行融资,预计12月底就能有资金进入,当月或是2022年1月发放工资”;事件发酵后,刘自鸿也迅速打起“感情牌”,于12月9日转发了一篇马斯克破产边缘睡工厂、哭整夜的文章,并配文:“在人生至暗时刻,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这之后,柔宇的困境似乎有了那么一丝解决的希望。去年12月12日,一位“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此前参与过柔宇科技三轮融资的松禾资本正牵头有意向的投资方,准备进行新一轮可转债融资;今年1月,另一位柔宇科技员工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公司的资金断裂问题已经“得以缓解”,目前已经补发了一部分工资,春节后还会再补发一部分。

然而,时间兜兜转转已经到了四月,刘自鸿为员工们画出的大饼,却迟迟未能兑现成真金白银,这又是为何?传言中的融资迟迟未落地,再加上仍有未领到工资的员工频频对外发声,诸多不利因素,让这家公司的命运再次显得扑朔迷离。

欠薪、巨亏、上市失败……热衷“画大饼”的柔宇科技能靠烧钱烧出未来吗?-牛科技

一直以来,柔宇科技都将自己定位为柔性面板领域的颠覆者。2018年,柔宇科技抢在华为、三星之前发布了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柔派(FlexPai),成功吸引了大批眼球。等到华为、三星等厂商推出自家的折叠屏手机时,刘自鸿又在接受采访时称“产品价格太高会阻碍行业发展”,矛头直指两家头部厂商的万元折叠屏机型。

不过,柔宇方面对其手机销量却一直闭口不谈,据多家媒体报道称,柔派上市11个月后,在天猫旗舰店的月销量仅为212台——这是一个相当惨淡的数字;时至今日,柔宇的新一代折叠屏柔派2代也未能实现更好的成绩,观察其京东自营店铺可以发现,该机型目前处于无货状态,从今年以来的评论和商品问答来看,有不少顾客反映该机型存在质量问题。

卖手机之外,柔宇的主业其实是面板供应商,对自研技术的自豪也是它涉足手机领域的底气所在。据柔宇宣传,其特有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比主流的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良率更高,成本更低,生产流程更简单。此前柔宇投资建设的的“类6代”OLED产线,所使用的就是这种工艺。

同时做面板供应商和手机厂商并不是稀奇事,三星就将这样的策略做到了极致。不过,柔宇一家初创公司的财力可无法与庞大的三星帝国相比——毕竟,对于一家“双管齐下”的公司而言,不管是建产线、搞研发还是做产品,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精力和时间。

2018年,柔宇投资建立的“类6代”OLED产线就花去了它110亿元,这甚至超过了它彼时的总融资额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3亿元);但从招股书来看,其2017-2020年的总营收分别为0.65亿元、1.09亿元、2.27亿元和1.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3.59亿元、-8.02亿元、-10.73亿元和-9.61亿元。很显然,三年半时间里巨亏31亿元的柔宇还谈不上自我造血,更别提弥补投资产线带来的巨大资金漏洞了。

年复一年的亏损也反映了一件事——柔宇的产品并没有被客户所接纳,不止是上文提到的手机,就连面板也是如此。

根据招股书信息,柔宇在2018年和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1%、31.2%;2020年上半年,这一数字更是跌到了5.3%,期内出产的柔性显示屏仅有1230片;同时,柔宇面板的良率似乎也没有刘自鸿所吹嘘的那样高。此前,显示器市场研究机构DSCC对市面上的主流折叠手机面板做了一次调研,结果显示,柔宇的面板良率要远低于京东方等友商。

欠薪、巨亏、上市失败……热衷“画大饼”的柔宇科技能靠烧钱烧出未来吗?-牛科技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因素,柔宇的B端业务才表现平平。就目前来看,除了2020年与其达成战略合作的中兴之外,没有任何一家头部手机厂商愿意采用柔宇的面板。

与此同时,柔宇的上市之路也是困难重重,2019年赴美上市搁浅后,它又曾一度转战科创板,但最终也因为三类架构股东等问题,最终未能成行。

刘自鸿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企业的问题。近年来,除了自家的折叠屏手机外,他也不忘宣传柔性屏幕在其他场景的应用。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在任何一块需要人机交互的表面,通过柔性传感器、柔性集成电路与柔性显示的结合,都能将其变成可以交互的系统。

“这将极大地提高人与设备间的交互体验,实现智能化空间的未来场景。”刘自鸿表示。

据公开消息显示,柔宇目前已和路易·威登、空中客车、中国移动、丰田等数百家企业展开合作,主要应用产品有柔性传感智能开关、柔性传感透明电话、柔性智能骑行背包等。

不过,这些产品发布后多半石沉大海,除了博得一时眼球外,再未能溅起更大的水花。究其原因,还是消费者对柔性屏幕的多领域应用了解极少,若不做足市场教育,柔性背包、柔性开关这类概念产品就只能永远停留在概念阶段,无法进入大规模商用。

根据DSCC的报告显示,目前柔性面板应用场景主要集中在折叠屏手机上,在其他领域应用极少,没有头部手机厂商的合作,柔宇未来的柔性面板之路恐怕也将一波三折。

*图片来自Yandex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