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蔚来汽车以介绍上市的方式正式在港股挂牌上市,蔚来、小鹏汽车以及理想汽车三家造车新势力成功于港股会师。与此同时,“蔚小理”间的角逐战也愈演愈烈。

不久之前,理想汽车、蔚来以及小鹏汽车三大造车新势力,相继发布了最新的财务报告,分别交出了属于自己的成绩单。作为三大新势力中最晚出场的,小鹏汽车表现如何备受外界关注。

小鹏:成于性价比,缚于性价比?-牛科技(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增速、销量双双领跑

继理想汽车、蔚来汽车之后,小鹏汽车也发布了其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作为压轴出场的新势力,小鹏汽车的财报可以说是亮点频出,称之为高分成绩单也不为过。

在营收方面,小鹏汽车实现了营收业绩翻番,且增速在三家造车新势力中为最高。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小鹏汽车的营收为85.6亿元,同比增长了200.1%;2021年全年,小鹏汽车的营业收入为209.9亿元,与2020年的人民币58.4亿元相比,同比大幅增长了259.1%,这也使得小鹏汽车的全年总营收首次突破了200亿元。

与此同时,蔚来和理想也都实现了营收大增,但增速稍逊于小鹏汽车。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理想汽车的营收为270.1亿元,与2020年的94.6亿元相比,同比增长了185.6%;蔚来的营收为361.4亿元,与2020年的162.6亿元相比,同比增长了122.3%。

小鹏汽车营业收入的大幅度增长,离不开其交付量的持续攀升。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小鹏汽车的全年总交付量为9.82万辆,与2020年同期的2.7万辆相比,同比大增了263%;蔚来汽车的总交付量为9.14万辆,居于第二;理想汽车则紧随其后,2021年的总交付量为9.05万辆。小鹏汽车之所以能超越蔚来、理想成为销量冠军,则与多方面的因素有关。

一方面,小鹏汽车拥有丰富的车型组合,覆盖用户群体较为广泛。小鹏汽车目前有G3、P5以及P7三款车型在售,其中P7车型在2021年全年累计交付量达到了60569辆,与2020年同期的15062辆相比增长了302%,占全年总交付量的62%。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交付的P5车型也展现出了不俗的潜力,2021年P5车型的交付量达到了7865辆。

另一方面,小鹏汽车采取的下沉策略成效显著。在扩充车型组合的同时,小鹏汽车还积极布局下沉渠道以触及更广大的用户群体,而小鹏汽车的下沉策略也取得了一定成效。据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在财报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第四季度有近80%的增量来自非一线城市。

成于性价比,缚于性价比

尽管小鹏汽车交出了高分成绩单,却依旧没能迈过盈利关卡,且亏损有扩大趋势。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小鹏汽车的净亏损为48.63亿元,同比增长了78%,而蔚来汽车与理想汽车同期的净亏损分别为40.16亿元以及3.21亿元。不难看出尽管小鹏汽车成为了“蔚小理”中总交付量最高的车企,同时也是净亏损最为严重的车企。

一来,小鹏汽车走的是性价比路线,毛利率本身就比较低。从定价来看,小鹏汽车的定价就比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低一些。在小鹏汽车在售的三款车型中,G3和P5车型的起售价在17万左右,定价较高的P7车型起售价为23.99万元。

而蔚来汽车在售的ES6、ES8以及EC6三款车型的起售价均在30万以上;理想汽车旗下的理想ONE车型售价为33.8万元,这也是小鹏汽车虽然交付量最高,但总营收却排在末位的根本原因。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蔚来、理想和小鹏的整车毛利率分别为20.10%、20.60%以及11.5%。

除了本身毛利率偏低之外,小鹏汽车的产品组合也发生了变动,其中毛利偏低的P5车型销量占比提升,毛利较高的P7车型销量占比下降,这一来一去之间,小鹏汽车的整体毛利率也受到了拖累,出现了环比下降的情况。

二来,原材料的涨价、供应链的紧张,进一步压缩了小鹏汽车的利润空间。在本身毛利率就不高的同时,上游零部件的短缺以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直接拉高了小鹏汽车的成本,这也使得小鹏汽车本就有限的利润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三来,激烈的行业竞争拉升了小鹏汽车的营销费用,进而加剧了小鹏汽车的亏损。随着新能源汽车领域竞争的不断加剧,小鹏汽车要应对的竞争对手也随之增多,为了争夺市场、稳固地盘,小鹏汽车的营销费用也是一升再升。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小鹏汽车的销售及一般管理费用达到了53.05亿元,与去年同期的29.21亿元相比,同比增长了81.7%。

智能驾驶难扛大旗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小鹏汽车不断加大的研发投入,也加剧了小鹏汽车的亏损。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小鹏汽车的研发投入费用达到了41.14亿元,与2020年同期的17.26亿元相比,同比增长了138.4%。尽管亏损不断扩大,小鹏汽车仍继续保持高研发投入,其目的不言而喻。

一方面是强化自身的“智能化”标签以及品牌属性,提高自身的附加值;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改善营收结构的考量。毕竟,新能源汽车的未来趋势是智能化,软件是未来汽车的重要营收来源,而软件能力高低又以技术为底色,因此技术研发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事实上,小鹏汽车持续进行的高研发投入力度,也得到了正向反馈。据官方披露,在四季度交付的P5和P7车型中,智能辅助驾驶系统XPILOT 3.0的渗透率接近20%。另据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在财报业绩会上透露,小鹏汽车XPILOT3.5的核心功能城市NGP的研发进展顺利,在获得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批后,计划于今年二季度末在首批城市推出城市NGP。

目前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也已经为其贡献了营收。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首次在整车收入中确认了XPILOT软件收入,相关汽车软件的收入为8000万。尽管小鹏汽车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距离扛起大旗还为时尚早。

单从数据来看,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软件服务已经开始贡献营收,这无疑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从整体收入构成来看,软件服务收入在总营收中所占比重仍然较小,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也仍处于投入阶段,其何时能够独当一面仍然是个未知数。

新一年仍有硬仗要打

尽管小鹏汽车发展整体向好,但仍然有一些问题横亘在小鹏汽车面前,其前行之路依然不轻松。

首先,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以及涨价潮的来袭,或将对新能源车企的销量产生负面影响。车企们一直面临着供应链紧张的问题,直至今日供应链紧张的问题也依然存在,且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不少新能源车企都上调了车辆售价。

比如,理想汽车ONE的原售价为33.8万元,自4月1日起将上调至34.98万元;小鹏汽车也在3月18日发布了车型价格调整的说明,其旗下产品的补贴前价格将进行10100元-20000元不等的上调。随着新能源补贴政策的退坡以及车辆价格的上涨,车主购买新能源汽车所需的购车费用也比之前更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车主们的购车热情。

其次,蔚小理都在推新品、扩产能,这也意味着竞争远没有结束,排位赛仍在继续。在产品端,小鹏汽车的G9车型将于今年三季度上市;理想汽车也将于今年推出理想L9;蔚来更是要在2022年推出ET7、ET5以及ES7三款新车。随着新车型的推出,蔚小理之间的排位次序或将发生新变化。

在产能方面,小鹏汽车在春节期间,对肇庆生产基地进行技术改造,广州工厂和武汉工厂也正在建设中;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第一工厂)的产线升级正在阶段性推进中,位于合肥新桥智能汽车产业园区的第二生产基地,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理想汽车也在扩充常州工厂的产能,预计2020年产能将提升至20万辆,北京工厂也正在建设中。随着蔚小理不断扩充产能,其生产和交付能力也将得到保证,进而形成规模效应有望加速实现盈利。

此外,第二梯队造车新势力的加速奔跑以及传统车企的入局,也为小鹏汽车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老牌车企不仅有渠道、技术还有知名度,随着其入局新能源汽车领域,势必会对蔚小理们产生直接冲击。

比如,吉利汽车就在此前的财报年会上宣布,2022年将智能化与新能源作为产品布局的重点方向。与此同时,威马、零跑等位于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新能源车企也在积极谋求上市,倘若其上市成功,其实力将有望得到加强,届时小鹏汽车所面临的竞争局面将会更加激烈。

总而言之,新的一年,小鹏汽车仍有很多硬仗要打。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