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金融“消失”在联想控股的版图中-牛科技

*文/黑桃与长剑

继联想集团在今年3月初发布财报后,其母公司联想控股也赶在月底交出了全年成绩单。

3月31日午间,联想控股在港交所披露了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全年财报。从几项基础财务数据来看,这家公司在去年实现了4898.72亿元的营收,而2020年为4137.31亿元,相比之下上升了17%;净利润为57.5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7.94亿元增长了48.78%。

在财报中,联想控股提到了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除了“不断增强企业发展动力,盈利能力大幅提升”这种套话外,还有一条更值得重视——去年,联想控股正式完成了对联营公司神州租车股权的出售。按照联想控股的说法,公司不仅回笼了资金,还收获了“良好”的投资回报。

联想控股曾经是神州租车的最大股东,其创始人陆正耀当年之所以能够裹挟资本在内地租车市场大肆扩张,来自联想控股的支持至关重要。但就像其他重资产租车公司一样,神州租车也在疫情打击下遇上了亏损难题,最终在去年7月被私募巨头安博凯(MBK Partners)收购。当然,联想控股早在那之前就抛售了手中的神州租车股份,可谓是全身而退。

从联想控股财报中的综合收益列表来看,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非交易性权益工具的公允价值变动、应占采用权益会计法入账的联营公司的其他综合收益、现金流量对冲的公允价值变动这三项收益在2021年均由亏转盈,分别为其贡献了4.88亿元、5659万元和9.23亿元的收入。如此看来,甩掉神州租车这个包袱的确让联想控股有所解脱。

但这样的收入变动对联想控股而言并不长久,最终,资本市场仍然会将目光投向它旗下的诸多业务,而联想集团一定会是最受关注的那一个。

作为联想控股的核心业务,联想集团的收入一直相当可观,去年当然也不例外。2021年,联想集团营收4553.31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为129.66亿元,同比增长72%。

联想控股在财报中指出了联想集团2021年净利润增长的原因。首先,以PC、手机业务为代表的智能设备业务(IDG)在去年有所增长,其中手机业务在第四季度就同比增长了46%;其二,包含混合云、AI等业务的基础设施方案业务(ISG)在第四季度首次盈利,且在利润率上“大大优于”其他业务,这推动了集团整体盈利能力的提升。

联想控股还重点提及了外界关心的联想集团研发投入问题。它表示,未来三年联想集团将达到年均研发投入人民币200亿元的目标,研发人员将翻番,不低于2.4万人;第四季度,联想集团已投入人民币35亿元,同比增长了38%。

到这里为止,联想控股的财报还算正常,但到了业务详细贡献收入一栏,情况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的金融板块,以及其余一些细分业务,居然统统从联想控股去年的财报中“消失”了。

2021年,金融“消失”在联想控股的版图中-牛科技

左为联想控股2020年财报,右为2021年财报

这还要从它的业务版图说起。我们都知道,联想控股是掌管联想资本业务的母公司,在科技界有着响亮名声的联想集团只是它持有的公司之一。除此之外,它还持有卢森堡银行、拉卡拉、正奇金融、拜博口腔、三育教育、德济医院、佳沃集团等企业的股份。

联想控股并没有对大多数公司进行100%持股,能分配到的收益自然是有所限制。或许是为了避免投资者错将子公司创造的收益和联想控股所得的收益弄混,它制作收入表格时一般会按照各大公司所在行业来划分,例如IT、金融业务等。

但今年,一切都不同了——在财报中,联想控股一反常态地开始按照各公司贡献收入来制作表格,且仅列出了收入贡献较大的几家公司,其余都被一股脑丢进了所谓的“产业孵化与投资”板块里,这让投资者难以将两年间的业务成绩进行直接对比。

综合来看,IT业务无疑是最好统计的,毕竟这个板块只有联想集团一家。2020年,IT业务(联想集团)的收入贡献是3850亿元,归属于联想控股权益持有人的净利润则为20.93亿元;2021年,这两项数据分别提升至4553.31亿元和40.19亿元,变化确实相当大。

“农业与食品”(佳沃集团)板块同理。从财报来看,佳沃集团2021年贡献的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79.37亿元、3.73亿元,收入变化不大,但所贡献净利润同比却是扭亏为盈。

不过,这也是仅剩的可以直接做对比的业务板块/公司了,其余大多只能靠推测对比。

对比来看,“先进制造和专业服务”(联泓集团、东航物流)板块在2020年贡献的收入、净利润分别为62.30亿元和7.66亿元。这其中,联泓集团分别占据了97%的所贡献收入和46%的所贡献净利润。2021年,联泓集团单一公司所贡献的收入进一步提升至82.71亿元,所贡献净利润则为5.93亿元。

东航物流于去年6月上市,招股书是能够公开查阅的。2020年,它的的营收为151.1亿元,营收则为36.38亿元;另外联想控股还在财报中提及,2021年“东航物流收入和利润均实现显著增长”。综合来看,若去年先进制造和专业服务板块还存在,应是处于整体增长状态。

金融业务更难估算,因为这个板块囊括了卢森堡国际银行、正奇金融、君创租赁、拉卡拉、考拉科技、汉口银行、现代财险七家公司,但联想控股本次只公布了卢森堡国际银行的收入及净利润贡献,分别为44.65亿元和8.73亿元。作为对比,去年金融板块所贡献收入达到77.67亿元,所贡献净利润则为18.74亿元;卢森堡国际银行在其中的占比分别为58%和40%。

“创新消费与服务板块”(神州租车、拜博口腔、三育教育、德济医院)也不好统计。虽然去年初神州租车已被出售,但剩下的几乎全是初创公司,且在2020年多处于亏损状态。考虑到去年疫情、经济等要素影响,该板块整体亏损的概率恐怕要大于盈利概率。

一般来说,联想控股这样的资管公司会将旗下的非控股仅参股公司移出详细报表,但问题是,它并没有在2021年大幅抛售拉卡拉、君创租赁等金融公司的股份,又何必将它们统统拆开丢进“产业孵化与投资”板块里呢?或许,经历过2021年舆论风波的联想控股并不想让金融等业务“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投资者面前,但对于它来说,年复一年地加大研发投入,所起到的正面激励作用必然要比掩盖几行财报数据要直白得多。

*图片来自Yandex及企业财报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