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大批kindle不知不觉沦为泡面盖,“买来就会读书”的谎言也不攻自破,但市面上相关的墨水屏产品并没有因此减少,相反这个极为小众的赛道反而充斥着从手机到显示器不同生态位的产品。仅就结构来说,与通常意义上的显示产品也没有多大区别,真正的差距出现在功能性和使用体验上。

前些时间,华为在海外发布会上发布了MatePad Paper,与其他主打阅读办公功能的产品不同,华为的这款墨水屏平板,通过克服因材质而导致的孱弱功能,让产品使用体验迈进了一大步。其核心是将墨水屏当作异化的“普通屏幕”,试图在墨水屏特点的基础上,实现平板的功能。

华为搅局墨水屏-牛科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从阅读向办公学习跃升

对于墨水屏产品来说,最大的优点和缺点都集中在这块屏上,由于本身的成像原理,“墨水屏”一方面有着极为独特的阅读体验,另一方面其使用体验又远不如同价位的显示产品,这样的矛盾使得墨水屏的商业化之路进展缓慢。

kindle旗下的阅读器以“电纸书”的身份,首次向中国消费者普及了“墨水屏”这一类概念,自此“阅读”这一场景就有了另一个专属的媒介,同时kindle也成为墨水屏和阅读的代表,至今依然存在强大影响力。但仅凭媒介,即墨水屏阅读器自身,是不可能让人专注于阅读的,内容才是牢牢吸引好书之人目光的根本。

与传统纸质书籍的传播受限于空间距离不同,作为传播媒介,“阅读器”只是内容的临时载体,阅读范围受限于内容端整合的资源库,很容易出现无书可看或是资源库中没有想看之书的窘境。因此,墨水屏阅读器这一品类产品,是不可能孤立存在的,必须和书籍一样,拥有自己的“出版社”。

可以观察到,市面上包括kindle在内,几乎所有做“阅读器”这一品类的墨水屏厂商,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图书商城。而做墨水屏阅读器对它们来说,只是为了强化自身“阅读”的属性,从这个角度讲,墨水屏阅读器是一种“辅助性产品”,服务于企业的整体战略。但随着墨水屏的进一步发展,基于与液晶屏相似的部分,墨水屏更多的可能性被发现了。

于是墨水屏产品在使用场景上发生了从阅读到办公学习的跃升。这种跃升是全方位的,从交互方式到功能呈现,都指向了办公学习这一结合“阅读+手写”的使用场景。自此,通过电子笔和其他输入设备,墨水屏产品不再是单向传播信息的媒介,而是真正有着交互价值的产品,在商业上也有了部分摆脱资源库从属地位的条件。

市场格局纷乱繁杂

墨水屏市场是个受众较为狭窄的小众市场,主流产品均以“阅读”功能为主、其他功能为辅,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基本不与主流液晶屏产品发生交叉,因此可以根据产品生态整理出较为清晰的市场格局。

首先是墨水屏手机玩家,其典型是海信。2020年,海信发布了阅读手机A7,这款产品除了能够接打电话外,同样有着墨水屏产品普遍的缺点:像素密度低、刷新率低、性能孱弱等。而且1999元的售价,在以高彩、高性能和高性价比为主流审美的手机行业里,实在难以获得认同,因此只能“弯道”超车。

其次是墨水屏阅读器玩家,这是墨水屏市场中占比最大的一类,基本上所有做墨水屏产品的玩家都会在这里发力。典型玩家有kindle、掌阅和小米等,他们的主要特点是背靠图书商城,但又因为功能的局限性,所以其产品上限不高,例如kindle oasis能做到2399元的售价就已经属于天花板级别了。

接着是墨水屏平板玩家,价格基本稳定在四位数,交互方式从简陋到多样,与墨水屏阅读器最大的区别要看是否有电子笔。除了背靠图书商城主做阅读器的厂商外,基本上主流厂商都在向此方向迈进,近来大有与阅读器合二为一的趋势,其中文石、掌阅和科大讯飞是比较出名的厂商。

除了电子笔以外,墨水屏平板产品需要解决比阅读器多得多的痛点问题,包括但不限于能否自由安装软件(开放系统)、性能是否足够驱动各类软件(CPU、内存和存储)、显示效果是否足够良好(显示算法)、电子笔的手感和延迟是否足够使用……诸如此类问题,每解决一个,价格就会上涨一截,例如文石BOOX Max Lumi2售价已经达到了5890元。

最后是墨水屏显示器玩家,因为过于昂贵的价格,以至于比墨水屏手机还小众,主要玩家有文石和大上。文石BOOX Mira大小为25.3英寸,售价为8999元;大上Paperlike 253拥有相同尺寸,售价亦高达9248元(带支架),均需连接信号源。如此高昂的售价和单调的显示效果,就已经决定了墨水屏显示器是厂商秀肌肉的产品。

华为搅局墨水屏终端

华为算是第一个认真做大屏墨水屏产品的手机大厂,可以说,将在手机和平板产品上积累的经验下放到墨水屏平板上,对于一众习惯了“简单模式”的墨水屏厂商来说,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华为MatePad Paper在整个墨水屏生态中,属于偏向学习办公的平板。从价格上看,其4+64G配第二代M-pencil的版本售价为2999元,6+128G的顶配版本售价3699元,对标的是科大讯飞智能办公本X2和文石BOOX NOTE系列,前者价格为4949元,后者价格为2580-4080元不等。

从硬件上看,华为MatePad Paper采用了麒麟820E 5G SoC,相当于中端骁龙处理器水平,这个性能放在安卓平板中也不算非常拉胯,现在下放到墨水屏上,基本上能够直言墨水屏产品CPU的天花板。其次,该平板是全球首款通过德国莱茵TüV类纸显示认证的墨水平板,有着算法优化的256级灰阶显示效果,同时支持快充和智能刷新模式。

从系统上看,华为MatePad Paper系统为鸿蒙2.0,也是基于此实现了鸿蒙生态的多端协同和内容流转,响应时间迅速,也是除硬件堆料外,区别于其他墨水屏平板的主要优势;对比之下,无论是科大讯飞X2还是文石BOOX NOTE,面对这种系统级的优势都无能为力。

从功能上看,华为MatePad Paper的原生阅读器在看PDF时可连续批注,并且支持PDF文件、图片和纯图PDF导出,也可上传电脑或者分享给微信好友,但没有文石BOOX NOTE对PDF进行裁边、重排、对比度调整和去水印等功能;同时,在语音转录功能上,也需要额外付费,价格为9.45元/小时,准确率相较科大讯飞X2也有所不如。

整体来讲,华为MatePad Paper将液晶屏平板设计的经验,下放到墨水屏平板上,在擅长的地方,如硬件配置和软件生态协调,直接拉满,与对手迅速形成差异化;在不擅长的地方,如语音记录、PDF阅读,尽量不拉开太大差距。其核心卖点就是性能和鸿蒙生态,不仅仅是阅读器,更是智慧终端,这是区别于其他墨水屏平板的最大优势。

墨水屏的无限可能

除kindle这类将“阅读”与“墨水屏”深度绑定在一起,试图构建某种特定的文化氛围,使产品有了其本身以外的属性,从而满足特定群体的心理之外;墨水屏虽然不如其他显示类数码产品受关注,但毕竟能够带来极为特殊的阅读体验,还是精准打动了一批有着特定阅读需求的群体,他们是这类墨水屏产品的主要购买力。

得益于类纸的观感,墨水屏拥有一定程度上的不可替代性,这个小众市场已经相对成熟了。在这基础上,华为下场墨水屏市场的最大意义,在于大厂带来的鲶鱼效应。“鲶鱼入桶”,不光是逼得其他“沙丁鱼”动起来;而且让“桶外的人”,即消费者,在大厂光环下,再次注意到了墨水屏这一小众领域,这对这一品类产品的发展是极为有益的。

另一方面,华为让市场再次看到了在相同系统生态下,产品之间交互带来的产品升级和体验升级的威力。从这个角度讲,华为扩展了墨水屏平板的内涵,使其不再局限于一种仅能用来阅读和办公学习的工具,一定程度上,它既是墨水屏平板的进一步发展,也是液晶屏平板的另类平替。

除此之外,墨水屏在使用场景上的扩展也不应忽视:无论是柔性屏在复杂表面的应用,还是彩色墨水屏在显示效果上的进步,都说明基于黑白两色的墨水屏的可能性还没有走到尽头。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