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文/黑桃与长剑

“华为要力争在2020年活下来,争取在2021年还能发财报。”

2019年的年报发布会上,时任轮值董事长的徐直军曾感慨道。那一年,断供风暴的阴云已在华为头顶旋转,谷歌GMS服务的撤离也让它的海外手机业务变得危机重重。当举目皆敌的局势近在眼前,不止是徐直军,恐怕任何人都会对华为的生存问题感到忧心。

但华为终究是挺过来了。继2020年最后一份亮眼财报发布后,它的2021年财报也如期亮相。

3月28日下午,华为年报发布会一如既往地在深圳总部召开,缺席数年之久的华为CFO孟晚舟负责这次发布会——这也是她自去年9月获释归国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不过,孟晚舟并没有详谈自己回国后的生活,而是迅速地将重心转到了华为一年来的业绩上。

是否还有一战之力?

首先是几项基本财务数据。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华为营收整体下降的情况早已是意料中之事,但没人能料到其2021年的业绩会出现如此大的降幅。从财报来看,华为2021年的营收为6368.07亿元,较2020年的8913.68亿元下降了28.6%,几乎回到了2017年(彼时华为营收刚刚突破6000亿)的水平。

令人惊讶的是,华为的净利润成绩似乎未受营收拖累,反倒是实现了不错的增长。2021年,华为的净利润达到1137亿元,同比增长75.9%,净利润率也达到17.9%;现金流方面实现全年69.4%的增长,资产负债率则从62.3%下降至57.8%。

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营收下降的同时净利润上升,这在诸多上市公司中也不算常见情况。虽然华为没有详细阐明这一点,但若是仔细观察财报,还是能够发现一丝端倪。

2021年,华为的“其他净收支”一项出现了巨幅增长——从2020年的6.92亿元猛然增至608亿元;而查阅财报中对“其他净收支”的详细拆解可以发现,“处置子公司及业务的净收益”占到了该项收入的大多数,为574.31亿元。鉴于华为此前两年间并没有太多抛售旗下业务的行为,基本可以断定这笔收入是2020年出售荣耀的相关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为曾在2020财报中提及出售荣耀相关事宜,称收购者“深圳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在2021年后分期支付收购对价。而从此前路透社等媒体曝出的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52亿美元)收购价格来看,这笔收入或许还能在明年继续支撑华为的净利润。

抛开这一点来看,华为的各项业务在2021年并没有多少数字上的正面反馈。

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运营商业务方面,华为在2020年的收入是3026.21亿元,而2021年的收入为2814.69亿元,同比下降了7.0%。这点倒是可以预料,毕竟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早在数年前就已经陷入了低增长泥潭,尽管国内5G网络这两年来都处于高速建设状态,但海外市场大环境的影响,以及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抵消了这一红利,最终导致了收入同比退坡。

然后是包含手机、PC、平板、智能穿戴等产品的消费者业务。由于华为“1+8+N”战略中的“1”——手机业务萎缩,消费者业务也在2021年遭受了巨大冲击,收入同比下滑49.6%至2434.31亿元,以38.2%的占比退居华为第二大业务之位。

从今年3月每日互动发布的《2021年中国市场5G手机报告》来看,截至去年年末,华为5G手机在国内市占率仍然有28.0%之多,但细分至机型来看不难发现,Nova 7、P40 Pro、Mate 30 Pro等老款机型才是它维持市占率的关键。随着其他厂商在新机型上的追赶以及制裁的持续,华为从国内5G手机市场上彻底淡出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当然,终端业务疲敝的华为仍然可依靠其他手段来获取收入,比如坐收专利费。截至2021年底,华为在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超过11万件,其中5G等专利在相关领域居于领先地位;而在这一年里,华为包括专利权和特许权使用费在内的账面价值达到56亿元。

华为的第三大业务是企业业务,这项业务包括了智慧城市、云服务、AI、5GtoB等产品和解决方案。2020年,这一业务史无前例地增长了23%,较2019年8.6%的数据增色不少,被很多人誉为华为转型的引擎之一。然而,2021年这一收入板块增长幅度却大不如前,同比仅增长2.1%,至1024.44亿元。

实际上,华为在这一领域仍要面对许多对手,例如智慧城市领域的腾讯、中国平安;在云服务方面,阿里云、腾讯云也是排在华为云前方的有力竞争者,亚马逊AWS、微软Azure云服务这些后来者同样不可小觑;数据中心这边,由百度、字节跳动、快手组成的互联网大队正借着东数西算的风口虎视眈眈,意图从华为口中抢食。这种情况下,华为能否扭转局势重回2020年那样的高增长,恐怕还要打上几个问号。

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2022年,华为还能“高质量”地活下来吗?

目前,华为最受外界关心的发力方向除了“造芯”,就是2021年初露端倪的汽车业务了。而在这两方面,华为也披露了一些相关进展。

首先,华为对公司业务架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最直观的变化是,消费者业务和ICT基础设施业务不再各立山头,而是并行发展。其中,除了消费者BG改名终端BG外,负责芯片研发的海思也从此前职能平台之一的“2012实验室”独立,成为华为的八大部门之一。

其次,华为对于研发仍然重视。2021年华为研发投入达到1427亿元,占到总销售收入的22.4%,研发费用额和费用率均处于近十年的最高位。按照华为自己的说法,目前其研发投入在全球企业中位居第二。

汽车业务方面,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再度强调了“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这句话。当然,华为在2021年也确实用行动证明了这句话的分量——从和小康合作打造的赛力斯SF5到与长安联手推出的阿维塔11,华为就如同新能源汽车界的“扫地僧”般,看似不在,却又无处不在。

华为交出2021成绩单:活下来了,但质量不算太高-牛科技

但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市场对华为在合作中强势地位的质疑也是越来越高。去年7月,上汽董事长陈虹就曾点名华为,称上汽绝不会与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

“如果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完整解决方案,那它就成了灵魂,上汽只能当躯体。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必须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陈虹表示。

陈虹的一席话其实道出了大多数车企的内心——如果不是自身在新能源市场上处于弱势,谁愿意将“灵魂”交给一个强势到令人反感的智能化全栈供应商?

眼下,无论是大众、上汽这样的传统车企,还是小鹏、理想这样的新势力,都在努力自研,减少对供应商的依赖。毕竟,对于车企来说,让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中,所带来的成长肯定是不及自主研发的;而对于华为来说,建立一个超过5000人的庞大事业群、一年投入近10亿美元,只图为他人做供应商,这种看上去有些大材小用的策略能不能做到回本甚至盈利?恐怕,这仍然要留给时间去解答。

综合来看,华为的这份财报中有喜也有悲——喜的是,这家公司还能在各种临时Buff的加持下保证一个稍微好看的收入,它在研发上的大力推进,以及对芯片、智能汽车等业务的重视,也值得我们欣喜。

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华为除消费者业务外的其他业务大多出现了增长停滞甚至倒退的情况,同时,被寄予厚望的汽车业务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这也为华为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云。2022年,这家饱经磨难的公司能否一鼓作气冲破困局?有牛财经仍将持续关注。

*图片来自Yandex及企业财报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