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文/黑桃与长剑

经历了2021年的诸多不顺后,美团的全年成绩单终于出炉。

3月25日,美团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美团营收达到495.23亿元,较去年379.18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30.6%;期内经调整亏损总额则从2020年同期的14.37亿元增加至39.36亿元,同比扩张幅度达到174.0%。

全年来看,美团的财务状况无疑是进入了冬天——营收再创新高,但亏损也“再创新高”。2021年,美团营收为1791.28亿元,同比增长56.0%;与此同时,其全年经调整净亏损高达155.72亿元。这让人难以想象,就在2020年,美团还保持着31.21亿元的经调整净利润。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实际上,美团巨额亏损的原因不难猜想。

翻阅财报可以发现,2021年间,美团的总销售成本实际上大幅增加了。2020年,美团总销售成本的数字是1104.64亿元,而当年其总收入为1147.94亿元,覆盖成本的同时还能保证43.3亿元的经营溢利;但在2021年,美团总销售成本陡增至2022.55亿元,1791.28亿元的营收已经完全无法覆盖巨额成本。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美团CEO王兴也提到了公司的成本问题。他表示,目前即时配送的成本占比仍然较大,除了支付骑手配送费外,还有向消费者发放的折扣券、派单、配送服务管理等方面的成本需要承担,因而这一部分难以被外卖业务营收所覆盖。

去年10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规定对美团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按2020年中国境内总销售额1147.48亿元对其处以3%的罚款,也就是34.42亿元。对于美团来说,这或许是2021年财报中最大的变数之一。此外,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增加,以及投资产生的收益净额减少,也是美团产生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起码到目前,美团手中仍然有足够的现金应对风浪。财报显示,其2021年配售股份和发行可换股债券得来的现金流量就高达786亿元,即使减去缴纳罚金和投资支出,美团截至年末依然持有325.13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按照美团给出的数据,其资本负债比率约为43%。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当然,如果现金流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那么王兴恐怕也不会在电话会议上屡次强调“高质量增长”。随着疫情持续和消费大盘疲软,美团首要考虑的是如何守住自身的业务基本盘,然后再提扩张。

从业务上细分来看,美团的营收支柱为外卖、酒旅两大板块。其中,外卖餐饮业务收入达963亿元,同比增长45.3%,经营利润从2020年同期的28亿元增至62亿元;另一方面,到店、酒店和旅游业务板块也收获不俗增长,全年收入达325亿元,同比增长53.1%,经营利润达141亿元,甚至超越外卖业务。

由此可见,美团的两大支柱业务在利润模型上已经趋于成熟。不过,它们当前还要面对严峻的外部局势。

其一是反复发作的疫情,以及纸张、塑料、小麦、咖啡豆等原材料的上涨——它们会对餐饮行业及酒旅行业产生一定压力。对于餐饮行业而言,提价可能是它们的普遍解决方案,酒旅则需要在低下的入住率和高昂的运营成本间作抉择。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团想让这些商家留在平台上,愈发高昂的补贴或许是最快速且有效的解决之道。

其二则是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例如抖音。后者层公开宣称,其2022年的中心将放在本地生活、电商等板块,并为本地生活定下了GMV目标:400亿元;此外,老对手阿里同样没有放松攻势,不管是饿了么还是高德,都在有力地分走本该属于美团的那一部分客户。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抖音的外卖服务之一“心动餐厅”

其三来自于监管。虽说美团已经因为二选一吃了巨额罚款,但针对零工经济工作者权益的讨论仍然没有彻底落锤,这直接关系到美团要不要为骑手购买社保等保障险种——很显然,美团的成本会在这种情况下大幅上升;另一方面,今年早些时候出台的《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还计划引导外卖等平台企业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这意味着,美团收入支柱之一的佣金可能会在未来出现大幅下滑。

无论如何,目前还算赚钱的外卖盒酒旅业务都将继续担负起为社区电商、供应链等“新业务”输血的任务。2021年,“新业务”让美团承受了384亿元的经营亏损,而这些钱大部分都花在了补贴和基础建设上。

一直以来,“新业务”都承载着为美团拉新的职责。按照王兴的说法,去年第二季度美团新增的5870万新用户之中,有一半来自社区电商。通过美团优选上廉价的胡萝卜、砂糖橘和黄心土豆,下沉市场的羊毛党和大爷大妈正不断被美团收拢,最终汇入主App,成为分析师们口中“性价比极高”的新流量。

从财报中公布的数据来看,美团2021全年交易用户数目达到6.905亿,较去年的5.106亿同比增长了35.2%。不过,这些新用户真的能够顺顺利利地被转化进美团的月活用户中吗?被转化来的用户,存留率又是多少?起码到目前,美团还并不打算公开月活数据,而是继续增加补贴,试图继续暴力拉新——这点从2021年112亿元的巨额销售及营销开支就能看得出来。

巨亏156亿元,美团和王兴的2021年过的不太顺-牛科技

另一方面,王兴花大力气为“新业务”们输血的意义不只是在于让它们充当引流管道,同时也是希望它们能够撑起美团作为一家“科技互联网公司”的想象力。

从2021年开始,王兴越来越多地公开提及“零售+科技”的话题,此外,美团还在去年完成了针对普渡科技、高仙机器人等硬科技公司的投资,并加快布局无人配送领域,这包括了无人机、无人配送车等;在供应链方面,美团对冷链建设明显更加上心,连续打造了海鲜水产直采基地、有氧运输体系等。和当年的京东一样,靠轻资产起家的美团正急迫地想将自己“变重”。

如王兴在饭否上所言,如今的美团正打着一场战略上的持久战。不过,“变重”需要付出时间,付出代价,而在这个零工经济备受审视、餐饮行业进入寒冬的时期,每走上一步都需要美团谨慎思量。稍有不慎,持久战便会向消耗战的方向愈偏愈远,它也将在亏损泥潭中愈陷愈深,直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图片来自Yandex,企业财报以及网络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