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2020年那篇全网刷屏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中,外卖小哥的两难困境是如此生动地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他们都知道逆行、闯红灯、超速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为,甚至还会带来生命危险,但如果不这样做,手里的订单大概率会超时,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也会让一整天的辛劳成为白费。

这篇文章引发的风波非同凡响。继一连串的道歉之后,美团、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纷纷上线了算法改进措施,对极端环境下的配送时间也更为宽松;今年的“两会”上,也有多名委员对算法进行了讨论,希望能商议出一条在平台、骑手、用户的需求间达到平衡的道路。

无论如何,国内针对外卖骑手生存状态的讨论仍将继续。而放眼海外,随着零工经济逐渐发展,外卖骑手们的境遇也开始收获更多的关注,偶尔发生的抗议事件同样会让外卖平台们陷入焦头烂额的境地——印度新兴的外卖巨头Zomato,最近就被卷入了这样一桩麻烦事。

推出“10分钟送餐”,印度外卖巨头们已经卷到这种程度了?-牛科技

“像喷气机一样四处飞奔”

3月21日,Zomato创始人兼CEO戴平德·戈亚尔(Deepinder Goyal)发表推文称,公司将推出史无前例的“10分钟送餐服务”Zomato Instant,下个月起就将在印度古尔冈市的四个站点试运行该服务。戈亚尔认为,Zomato的30分钟交付实在太慢,很快就会过时,所以他才做出此等改变。“创新和领先是在科技行业生存繁荣的唯一途径。”

或许戈亚尔觉得这一举措能够笼络更多顾客,但人们的反响却大相径庭。推文发出后,短短几小时内便收到大量负面评论,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吁为送货员减负,注意他们的安全。泰米尔纳德邦一位镇议员在文章下表示,该措施“极为荒谬”,将对送货人员施加巨大压力;另一位评论者晒出了在马路上逆行的Zomato送货员照片,称Zomato完全不顾他们的生命安全。

推出“10分钟送餐”,印度外卖巨头们已经卷到这种程度了?-牛科技

“几乎每个送货员都试着以喷气式飞机的速度运送食物,他们不顾一切地四处飞奔。”这位评论者如此描述Zomato送货员的现状。

此外,餐饮经营者们也表达了对“10分钟送餐服务”的担忧。连锁餐厅Oh! Calcutta董事长安詹·查特吉(Anjan Chatterjee)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很多菜式的平均烹饪时间已经达到15-20分钟,减少这一时间只会让消费者吃到质量低下的饭菜。

舆论冲击下,戈亚尔不得不对此作出详细回应。他表示,每个Zomato Instant站点只会与25-30个餐厅合作,涉及的商品也多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完的菜品,例如面包煎蛋卷、Poha(一种类似炒饭的印度菜)、咖啡、波亚尼炖饭(类似新疆抓饭)等。戈亚尔还声称,送货员“不会因为这项服务延迟交货而受到处罚,也没有按时交货的激励”。

“10分钟交付,对于我们的送货员来说就和30分钟一样安全。”戈亚尔在后续的推文中写到。

这些回答可谓是求生欲满满,但若是Zomato真的执行了“更改后”的举措,恐怕所谓的10分钟送货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为何Zomato要冒着被声讨的风险去开展这样一项吃力不讨好的服务?这或许是每个餐饮行业观察者们想知道的答案。

推出“10分钟送餐”,印度外卖巨头们已经卷到这种程度了?-牛科技

何必卷到这种程度?

事实上,Zomato的举措并不难理解——如果它不在这些地方做出创新,被竞争对手们赶超恐怕只是时间问题。目前,Zomato面前有两大强敌,而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出身班加罗尔的外卖平台Swiggy是Zomato要面对的第一个敌人。截至2020年,Swiggy已经在印度520余座城市展开运营,合作餐馆达到16万家。此外,其融资额累计也超过了16亿美元,股东名单中不乏腾讯、三星创投、南非Naspers(腾讯第一大股东)这些强手;此外,Swiggy的业务范围也比Zomato更广,其配送品类已经扩张到宠物粮食、鲜花和保健品等。

同时,Zomato还要面对外来户的进攻——就在印度外卖市场激战正酣的2019年,亚马逊也乘风杀进了这一赛道,并且一上场就是补贴开路。一个典型例子是2020年,当时亚马逊在班加罗尔试点食品配送服务时,向合作餐厅收取的服务费仅为10%左右。同时,亚马逊还推出Prime会员免运费的优惠政策,即使是非会员,也仅收取19卢比的运费。

研究公司RedSeer和GlobalData的研报数据显示,印度外卖市场总价值目前为4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2.4%左右。在这块不算太大的战场上,Zomato和Swiggy合计占据了将近八成的份额。尽管如此,在财大气粗的亚马逊面前,这对冤家又能坚持多久呢?要知道,亚马逊本身就在印度有着完善的物流网络,如果它想抢下当地市场,只需推出大量针对商家的补贴就能轻而易举地做到。

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印度,已经有很多商家盼着外卖市场的另一个搅局者出现。原因很简单——Zomato和Swiggy的服务费过高,每一单几乎都达到了20%-30%。两大平台拿这些钱补贴顾客,却忽视了商家们的感受。

推出“10分钟送餐”,印度外卖巨头们已经卷到这种程度了?-牛科技

“我们每份堂食的利润率为70%,但在网络订单上,我们一单只赚30%。”连锁餐厅Shake It Off创始人Kumar接受媒体采访时抱怨道。“如今,网络订单已经成为一种负担。”

毫无疑问,Zomato和Swiggy正面对着和美团、饿了么相似的困境。也许接下来落在它们头上的,就是印度监管机构的铁拳,而这一点已有预兆可寻。早在2019年,印度国家餐馆协会(NRAI)就曾对Zomato和Swiggy对商家的高额佣金表达过不满。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它们在市场上的威信会大打折扣,也将给亚马逊这样的外来户提供更多机会。

当下,Zomato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继续像以前那样疯狂补贴显然不会让它博得投资者的芳心,但另一方面,一味通过牺牲商家和骑手的利益来满足消费者,也很难称得上是完美的解决之道。对于当下的Zomato来说,在保证安全、合规运营的情况下思考自身的独特优势,无疑是更加重要的任务——和亚马逊的外卖业务相比,Zomato有什么服务是消费者离不开的?抓住这些微小的优势,或许是它避免“渔翁得利”结局的一个办法。

*作者:黑桃与长剑,图片来自Yandex、Twitter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