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办公成了互联网巨头的新“流量池”-牛科技

协同办公就如同潮水一般,随着疫情的反复而潮起潮落。

随着疫情的影响,人们的办公方式也在悄然间发生变化,“家”和“办公室”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脱离线下办公场景后每个人都成了信息孤岛,如何把这些“孤岛”连接起来,成为企业们的共同需求,而这恰恰也为协同办公提供了成长的沃土,“飞猪理论”可能再度被验证。伴随着疫情的起起落落,协同办公的“流量”也忽高忽低,互联网大厂背景的协同办公平台趁势快速圈地。

近日,前联通运营商高管、阿里云IoT总经理库伟出任钉钉COO,履新后主导负责钉钉大客户战略,以及推动钉钉商业化进程。意味着,钉钉在“圈地”中小企业之后,开始向大企业客户进军。

疫情总会过去,但协同办公的渗透却不可逆,尤其是“混合办公”趋势初显。此前,#携程将推出3+2工作模式#冲上热搜,从3月起,在线旅游平台携程集团允许其员工在每周三、周五在家远程办公,这在国内引发热议。国外一些头部高科技公司,如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开始把远程办公常态化、制度化,每周只要求员工来公司几天。

疫情催生出“混合办公”,而这种趋势也被互联网巨头捕捉到,或许协同办公将成巨头们的新“流量池”。

月活已保持3亿

疫情加速了在线协同办公的市场教育,而除了疫情影响外,协同办公市场兴起还有很多驱动因素,总的来看有以下几个方面。

1、政策因素:国家战略推动科技创新发展;《“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释放出我国加快数字化建设进程的信号,特别是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而在中国信创背景下,基础软硬件迭代加速,推动协同办公行业发展。艾媒咨询分析师也认为,高新技术创新不仅关乎国家经济安全问题,对政企的转型升级也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 经济因素:中国数字经济平稳增长助推发展;有关机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20年10年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增长4.12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7.06%。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41.4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8.6%,2021年将进一步增长至47.6万亿元。中国数字经济助推协同办公的业务需求将进一步释放,行业发展基础愈发牢固。

协同办公可看做数字时代相匹配的办公模式,随着数字经济的持续推进,即使疫情因素退散,协同办公的需求仍将旺盛和持续增长。

  • 技术因素:技术迭代赋能软件及服务升级;2021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22,对运营商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新目标,运营商纷纷出台举措加快构建以5G为代表的数字新基建。5G技术加速落地为在线协同办公,提供了更快、更稳定的技术条件。另外,区块链、云计算、AI、大数据等创新技术将快速迭代,也使在线办公平台的功能及使用体验得到持续优化。
协同办公成了互联网巨头的新“流量池”-牛科技

数据来源:极光iAPP

多方面的因素驱动协同办公行业进入快速成长阶段,据《2021年在线协同办公行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在线协同办公平台平均月活为3.47亿已形成较大规模的普及。尤其是2020年初疫情爆发期间,在线办公平台更是呈现流量井喷的增长态势,行业MAU在2020年2月开始大幅增长,并在4月达到峰值4.68亿。

《报告》显示,随着疫情好转以及线下办公恢复常态,在线协同办公平台的用户活跃度有所回落,但在2021年1月-12月,行业MAU均值仍有3.47亿的量级,行业渗透率保持在60%以上。这足以说明在线协同办公行业并不只是短期内的爆发,而是已经形成了长期的发展趋势。

颇高的月活也在进一步推动市场规模的扩大,据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协同办公市场规模达264.2亿元,市场持续稳步增长。预计2021-2023年,中国协同办公行业将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率,2023年的市场规模将达330.1亿元。

而庞大的市场规模也在吸引资本的入局,据IT桔子数据显示,在协同办公领域,2021年投资数量有40起,投资金额近超243亿元。其中不乏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光速中国等顶级投资机构的身影。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协同办公正在发挥“虹吸效应”,那为什么协同办公能够引来资本倾心?或许不仅仅是以上三个驱动因素所致,还因用户画像释放的信号。《报告》中指出,从年龄分布上看,35岁及以下的年轻用户成为在线办公的中坚力量;35岁及以下的用户为主,占比接近80%,其中26-35岁占到43.1%,是职场上相对活跃的年龄层。从地域分布上看,新一线及二三线城市人群对移动办公应用需求大;在线协同办公平台的用户主要分布在新一线及二三线城市上,占比均在20%左右,其中新一线占比达到22%,达到最高。

众所周知,年轻人的喜好拥有造就风口的魔力,“得年轻者得天下”正在成为众行业共识。另外,高线城市的发展趋势代表了行业的前沿力量。这或许也是吸引资本青睐的重要诱因。

而从入口端来看,早期通过免费模式积累大批流量的钉钉,与微信生态互联互通的企业微信,以及迅速发展的飞书,目前承载着大部分的企业端用户。这些互联网“出身”的协作办公平台,又具有怎样的特点,能够成为用户的主流选择?

取悦“用户”的三条路

在探究协同办公主流平台的特点之前,不妨先关注一下主流平台的使用者,前文提到过主要是35岁及以下的年轻用户,其实具体来看就是以90后为主。

随着越来越多的90后人才开始聚集在各行各业中,如今其群体已经逐渐成为多行业的硬核力量。据猎聘发布的《2020年90后职场人洞察报告》数据显示,当被问及“你认为自己在团队里是否已经承担起重要作用?”时,76.43%的90后认为自己在团队里已经承担起重要作用。可见,90后有自信、有担当,正逐渐成为职场中的主力军。

对于已经走入管理岗位或部门骨干的他们,对于选择哪家协作办公平台,也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具体看来,互联网大厂背景的协同办公平台,以下三方面成为吸引用户的主要因素。

第一,即时通讯为“抓手”;因为地理位置的限制,即时通讯成为工作效率决定性因素,同时也成为企业管理者和员工的主要需求点。而从主流的协同办公平台来看,大家普遍重视即时通讯,尤其是互联网一代80后、90后等职场新中坚力量。而阿里、腾讯、字节都以“企业通讯”为破局点,并将其作为主要“抓手”,来赢取用户好感度。

总的来看,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以及360织语,一方面,都支持多端应用,即PC端、Web端、移动端等,这极大的扩充了产品的使用半径,让用户不惧端口限制。另一方面,几者都具备了已读、置顶、群投票、群红包、群位置共享、群管理等功能,满足企业多样化的沟通场景,为沟通创造无限可能。

其中,钉钉的“ding一下”功能,可以及时提醒长时间没有回复消息的员工或同事,这有效提高了员工的工沟通效率。而飞书的pin功能,能将所有重要信息都收集起来,让群成员们迅速了解重要信息,避免遗漏。这些小功能都为即时通讯服务,满足用户的多元化的沟通诉求。

第二,应用开发平台为“羽翼”;应用开发平台的开发理念在一次又一次的变化中进行迭代更新,拿钉钉来说,开始从“以人为中心”、“以部门为中心”的办公逻辑转变到“以事情为中心”。在之前的发布会上,钉钉新增的战略定位,官方说法是企业级应用开发平台。

通俗点来说,就是钉钉借助最新发布的低代码开发工具“钉钉宜搭”,可以让HR、财务这些不懂代码的人,也能在钉钉开发出应用,“钉应用”更偏向于B端。这款工具可以让日常琐碎的工作在钉钉上自行创建审批应用,员工只需一键发起,审批申请就会自动跟踪,审批过程和结果回传汇总到ERP系统,提升办公效率。

另外,钉钉还曝光了一组数字:截至2021年1月,已经有超过5000家钉钉企业组织在用钉钉宜搭构建专属应用,钉钉开放平台入驻的开发者已接近30万,开发应用数50万个以上,开发者服务的企业组织数超过500万家。可见其效果斐然。

第三,低代码开发成“基础”能力;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在企业降本增效诉求不断凸显的环境下,低代码和零代码开发平台迎来增量市场,互联网头部厂商纷纷入局,钉钉、360织语等平台化产品顺势而起,率先进入3.0模式,进一步推动政企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低代码、零代码成为协同办公的价值增长点。

低代码/零代码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视化编程”的概念,1992年,最早的零代码企业软件构建工具就出现在了微软的Office套件Access中。如才望子旗下的“kintone”上,用户能像搭建“积木”一样创建适合该企业的高质量、高精度的业务管理系统。

前文提到的“钉钉宜搭”,也是低代码工具,截至2021年8月31日,整个钉钉平台长出的“钉应用”数超过150万,较年初增长三倍,其中低代码应用8个月增长86万个。而360织语的应用开发生态中,低代码开发平台通过拖拉拽和少量代码的开发方式快速开发应用,以开放的生态,助力用户打造全能应用平台。

飞书也上线了多维表格低代码开发工具,还通过合作的方式进行低代码开发,其与百数在原有的功能基础上,扩展更多更丰富的功能应用。

即时通讯、应用开发平台、低代码开发三大特点成为取悦B端用户的三条出路,同时也使互联网企业推出的协同办公平台后来者居上。那这些协同办公的互联网巨头未来会发展如何?

互联网大厂会“收割”吗?

深入协同办公赛道来看,其主要分为三股势力。一方是以定制化服务为主,多以私有部署形式为企业提供服务的传统老牌OA厂商,以泛微、致远、蓝凌、华天动力等为主;另一方是针对垂直场景的协同办公软件,常作为企业的“工具”与其他软件共同使用的垂直办公平台,以石墨文档、金山文档、音视频会议类的Zoom、腾讯会议、有道云笔记等玩家为主。

还有一方是深入企业的组织管理体系,整合内部各类业务系统,从企业的日常工作和管理工作出发,实现流程审批、即时沟通、文件管理与传递等需求的综合协同办公平台,360织语、钉钉、飞书、企业微信等皆是代表玩家。而这类企业因为浓厚的互联网背景,也被称为“互联网新势力”。

三方势力中,综合类协同办公平台发展迅猛。从数据情况来看,2021钉钉未来组织大会上,钉钉对外宣布用户数已突破5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900万。而背靠微信生态的企业微信,据《企业微信:连接12亿微信用户,打开to B端商业空间》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企业微信已覆盖90+行业,80%国内500强企业已开通;1191+万系统已接入运行,活跃用户达到1.8亿,而飞书月活用户在500万左右。

看来,这波线上办公潮中,三大势力里综合类协同平台是吃到了最多的增量红利。那么综合类协同办公平台为什么能够胜出一筹?

原因一:移动端重要性凸显;相比于PC端、Web端来说,移动端方便、快捷、灵活性、集成性等特点成为用户较为常用的场景。同时,互联网大厂一方面深谙用户的需求,另一方面了解移动互联网。于是纷纷在移动端下功夫,就拿钉钉、飞书、企业微信这些主流平台来说,他们都有独立的APP,可以直接下载到手机上,这对于用户来说十分便捷,而这也符合年轻用户的使用习惯。

相比之下,同样拥有互联网大厂基因的垂直办公平台,由于功能大多单一,主打线上会议、文档编辑或云共享空间,很难将服务触角延伸到“交流”上。而传统老牌OA大多数不具备C端基因,虽然大多也都推出移动端应用,可在使用习惯和功能设计上,用户还是偏爱钉钉、飞书等APP。不过,老牌OA纷纷选择和协同办公平台联手解决移动端短板,如钉钉和蓝凌组成联盟,腾讯则牵手泛微,传统OA纷纷集成到协同办公平台之中,将是一个大趋势。

原因二:用户只需要一个入口;传统OA、垂直协同办公应用入口较为分散,这并不符合移动端用户的使用习惯,因为手机屏幕天然局限了APP安装数量。用户的使用习惯具有单一性和依赖性,当产品符合需求时就会一直使用,除非有更优体验的产品代替,而就目前来看用户只需要一个入口,而这个入口或就是钉钉、飞书、企业微信。

同时过去OA对其他品牌兼容性有限,而垂直类办公软件本身就功能单一不具备入口能力,这些局限性导致它们很难适应用户对一个入口触达各种办公软件的需求。

原因三:大厂免费策略是大杀器;在职场协同办公产品兴起之前,只要是to B 政企客户的产品基本都不是免费的,比如企业邮箱,付费成为一只“拦路虎”,阻挡了中小企业的尝试脚步。随着需求的增加,互联网大厂入局赛道,同时也带来了免费的”大杀器,飞书、企业微信、钉钉面向市场,企业和个人可以免费使用,其中钉钉承诺为中小企业免费服务。免费的策略使得大厂们迅速俘获中小企业客户,快速跑马圈地。

多方面的原因促使互联网大厂占据用户心智,渗透率进一步增强。

协同办公的重要性日趋凸显,综合来看协同办公正成为互联网大厂构建流量池的新战场。而据《2022年中国协同办公服务市场洞察》显示,协同办公未来将向更加安全、自主可控、生态闭环、生产消费闭环的方向发展。这也或将为互联网巨头们提供发展的新机遇。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