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22年央视“3·15”晚会的落幕,又一批在消费领域违法侵权的现象被曝光。今年晚会以“公平守正 安心消费”为主题,第一个节目直指直播领域乱象,除了经营管理的乱象外,直播平台高达50%的佣金也被揭露,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央视3·15晚会起底直播平台抽佣过半 互联网平台佣金待规范-牛科技

随着中国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催生了很多新的业态,同时也拓展了像直播、电商、外卖等新的消费领域,关于互联网平台佣金到底多少的问题,也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抽取佣金作为一门古老的商业模式,从菜市场到电商平台都广泛存在,这也是平台型公司基本商业模式之一,商家不反对抽取佣金,问题的症结其实是抽佣的比例是否合理。

就像“3·15”晚会曝光的那样,直播平台的抽成逾50%,占绝对大头,公司、主播和运营则对半分掉剩下的收入,真正落入主播口袋的不足四分之一。据悉,YY的直播分成中,主播、公会和平台的分成比例大致为30%、10%和60%,平台拿走了超过一半的粉丝打赏收入。虎牙的礼物分为直播间礼物和“主播守护”,直播间礼物是主播和平台五五分成,守护礼物的分成是平台拿走60%,频道分成8%,主播只有32%。映客则采用映票翻倍方式,其中平台抽成就占去了68%,主播只能拿到32%。

除了直播平台,躺着赚钱的还有苹果、安卓等渠道平台。AppStore也就是俗称的“苹果税”固定30%抽成,GooglePlay在2021年降费后抽成比例为15%(年销售收入不足100万美元的开发者),就连秀场主播求打赏的时候都求粉丝不要用IOS充值。再看手游渠道佣金抽成,网易CEO丁磊就公开diss过国内的安卓渠道抽成,声称国内安卓渠道高达50%的佣金抽成非常不健康,完全不给软件开发者活路。

央视3·15晚会起底直播平台抽佣过半 互联网平台佣金待规范-牛科技

外卖也是一个经常被吐槽高佣金的行业, 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的商户佣金最高可至30%、Ubereats为15%,国内美团外卖佣金比例为6%-8%,这里单指的是平台收取的技术服务费,支付给骑手的配送费用不纳入统计。外卖行业的问题在于配送人力成本过高,而这部分费用经常被误解为平台收取。

综合看下来,众多互联网平台中,电商平台收取的佣金并不算高。但是为什么电商行业的毛利率会高达40-60%?看明白电商平台的核心收入是广告而非卖货,就很容易理解。电商平台的佣金比例是5%-10%,但是作为店铺入驻之后,还要交额外的附加保证金和年费,尤其是高昂的增值广告费,各种附加服务的费用,以及付费推广的费用,各种费用加起来要远超过20%。

电商的驱动力是靠流量,而流量则靠广告。电商平台的商家为了获得更好的曝光,会购买CPS、CPC、CPM等竞价排名的广告,以阿里的阿里妈妈为例,阿里妈妈为阿里贡献了超过六成的收入,名副其实的阿里钱袋子,而阿里妈妈的业务就是广告营销平台,商家熟知的钻石展位,直通车等等竞价排名的产品,都是阿里妈妈的核心产品。

互联网行业诞生至今不过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互联网又一次一次的迭代,不断的刷新人们的生活。这种迭代速度一方面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效率,但在另一方面,各种新的收费方式也让生态参与者,以及大量商家有些不太适应。作为经常被拿出来吐槽的佣金来说,互联网平台收取合理与否,不能仅凭感觉,更要依托平台佣金与服务成本的“秤”来衡量,要让所有佣金都能被看见、算得清、更合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