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们的注意力都被各种信息干扰、分散,对一些耳熟能详的人群,反而知之甚少。但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却是维系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如卡车(即货车)司机。

正是他们的日常,支撑起了我们的日常。从这个意义上,他们值得更多关注。

根据《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中国约有2000多万货车司机。截至去年11月,2021年公路货运量约占货运总量的四分之三。毋庸置疑,卡车司机是公路货运系统的核心力量。

尽管群体庞大,大众却很难了解卡车司机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但在短视频平台,越来越多的卡车司机分享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由此,我们看到了更多关于他们具体而微的日常。

3月9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行业图鉴第三期——卡车司机,我们试着借这篇文章,带大家走进他们的世界。

一、直面体能、技能、心理等多重考验的拉力赛

卡车司机的一天是从不按点睡觉开始的。他们经常需要跑跨省长途,在车上睡觉是家常便饭。而且,不同的卡车司机,可能有完全不同的作息方式——

已经转型开汽贸公司的窦哥(快手昵称:跑青藏线的窦子❤398),作息在东八区的正常范围内,一般早上七点跑到晚上12点左右。”

而小张(快手昵称:新手大队小张) 则从上午10点开始出车,一直开到凌晨4、5点,“拉蔬菜瓜果之类的需赶时间,可能只睡3、4个小时”。

“油耗子”是卡车司机无法睡个安稳觉的另一大原因。很多不法分子趁司机休息的深夜出没,偷偷给油箱凿个口子,上千元的汽油就到手了。有搭档的卡车司机可以轮班守夜防备,而独自上路的司机,只能每隔半小时醒来一次,甚至被逼无奈拿油箱当床。窦哥被偷过四五次,他说现在卡友群里会分享哪里有偷油的,“只能说尽量不往那边去”。

卡车司机吃饭也没个准点,常常凑合。根据满帮集团2021年10月发布的调研报告,只有三分之二的卡车司机能保证一日三餐。据调查,约三成卡车司机会在车上做饭,有的还因此修炼成了卡车上的“中华小当家”。

根据《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37.3%的被调查者日均工作时长在12小时以上;37.5%的货车司机每月1天不休。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让陪伴家人成了一种奢望。一些男卡车司机的妻子会选择跟车,她们被称作“卡嫂”。她们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有的还负责和外界沟通,帮丈夫联系货源、处理人际关系。全方位照顾丈夫的同时,还要惦记在家上学的孩子。

而很多司机育儿负担重,妻子基本上只能选择顾家。小张开了6年车,有3个孩子,妻子跟车的次数不超过5次;黑哥(快手昵称:卡友地带黑哥 )则从来不让妻子跟车,“老实说,这个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面,因为这一行太危险了”。

大卡车质量大、车身长,从踩下踏板、气路打开,到气打满顶开活塞的过程比一般车辆更慢。因此,卡车司机需要比常人更快的反应能力、精湛的驾驶技术,以及行车期间高度的注意力。

想加入卡车司机行列,至少需要B2驾驶证。可以驾驶大型货车的B2驾照单科目二就有16项必考项目,而一般的C类驾照仅需考核6项。如果想要驾驶挂车,则需在B2驾照的基础上再考取A2驾照,一般考A本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而且,如果想开一辆挂黄牌的卡车上路行驶,车辆和驾驶员都必须有道路运输证、从业资格证,否则就是非法运营。

关于卡车司机的车技和安全意识,黑哥分享:“他们手里握的方向盘,恰恰是全家老小的顶梁柱。他们是最注重安全的。随便找一个货车司机,没有十几年驾龄,他哪能玩得了这个东西?他们在路上跑那么快,确实是为了生计。”

二、00后卡车司机不足7%,女性卡车司机不足5%

长时间不归家、体力负担重、作息不规律,这样的工作性质导致卡车司机一直以来几乎都是男性。

窦哥开卡车近20年也不常见女司机,“100个里面能有1个”。她们大部分脱胎于“卡嫂”的身份。不过小张觉得,现在这个行业里,女司机的数量也在逐渐增加。

33%卡车司机月均收入过万,为什么还是吸引不了年轻人?-牛科技

根据快手平台数据,卡车司机创作者中绝大部分是男性,女性司机占比不足5%。年龄范围覆盖60后到00后,其中,80后是卡车司机的中坚力量。卡车司机可以一直开到60岁退休,此后驾驶证降级到C本,只能开小车。地域上,河北、山东和辽宁的卡车司机最多。

33%卡车司机月均收入过万,为什么还是吸引不了年轻人?-牛科技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57.5%的卡车司机的月均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32.7%的司机薪酬在10000元以上;62.9%的卡车司机对目前收入不满意。

而且大部分自购卡车主有车贷在身,还贷时长一般为2年。小张开的是贷款购买的半挂车,车头加挂车月供就有17500元。

33%卡车司机月均收入过万,为什么还是吸引不了年轻人?-牛科技

从上图可知,即便一年收入100万元,净收入最多只有5万元。

黑哥则在养了多年车后,选择给别人开车,一个月工资8、9千元,不用操那么多心。“工资固定,干多干少,人家给你一直找活,你就得一直跑。”

司机们普遍对于薪资待遇不满,也是卡车运输行业难以吸引和留住年轻人的原因之一。可一旦踏入这个行业,转行便较为困难,大部分转行的司机还是干和货运相关的工作,如窦哥,最近在老家山东开了汽贸公司。

三、快手是他们的“扩大版朋友圈”

卡车司机每天都在高度不确定和高强度的状态下工作,除了事故风险,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职业病。据调查,86.5%的卡车司机患有胃病、颈椎病、高血压等职业病。

小张在买车前曾在浙江给快递公司开货车,一个月挣7、8千元。快递车加1000块钱油可以在旁边便利店领取90元物品,包括泡面、火腿肠、矿泉水等基本生活物资。为了节省,他差不多连续5个月天天吃泡面,后来胃就坏了,吃饭不能吃饱。不过他说,“没办法,生活嘛总要是有付出的……可能别的行业比咱更辛苦,只不过咱没看到而已。”

对卡车司机们而言,孤独和劳累是常态,精神压力长期处于较高水平。而快手是他们构建群体联结的一种重要方式。2020年初,卡车司机纪录片《颠簸货运路》在央视纪录频道上映,节目组走访了30余名卡车司机,其中有七成会使用快手。在快手上,卡车相关的视频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许多卡车司机都会将“卡友”“走南闯北”等关键词直接放在快手ID中。一方面,这是他们呼朋引伴的“暗号”;另一方面,也包含了对自身职业的认同。

小张说:“在我跑车生涯的孤独漫长旅途中,快手给予了很大帮助,真心话。”他通过快手交到了很多朋友,跑车途中不认识路,发一下快手,当地粉丝就可能看到,并提供很好的行驶路线。

而司机们在快手上展示经验技巧日常工作时,也为彼此提供了情感支持,进而发现更多职业意义与使命。

对很多卡车司机来说,快手成了他们的“扩大版朋友圈”。卡车司机创作者和粉丝群体的感情是双向的。司机们乐于分享沿途风景,粉丝也乐于蹭车“云自驾”。

窦哥的作品播放量很高,会收到快手官方的创作激励。他有接广告的机会,但一般不轻易接广告。“我的粉丝群体卡友比较多,对卡友有帮助的我都接。他们关注我,是对我的一个相信、一个认可。”

黑哥说,“人和人之间,大家伙儿都没什么坏心眼,但是陌生人彼此肯定会多一层防备心理。通过快手短视频能把最根本的那层防卫心给剔除了,大家伙儿能叫上我的名字,然后我看大家伙儿都那么热情,人都是互相回报的,这是一个最直观的感受。”

大部分卡车司机没有固定运输线路,均为零散运输从业者。快手上的卡车司机招聘广告,为卡车司机的求职打开了新的大门。

卡车司机们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塑造着新形象,而快手是他们打破偏见的重要途径。

疫情期间,不少司机成为了志愿者,免费帮忙运输物资,在共渡时艰的时刻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窦哥亲自参与了去往武汉的抗疫物资运输。排队装抗疫物资的时候,二三十辆车里,有一个河北卡友特别让他感动,他想帮卡友们拍视频,这个卡友不愿意入镜,询问原因才知道,“他家里边人不知道,老太太年龄大了,他是偷偷摸摸地过来就干了这场活。”

河南暴雨,快手捐赠5000万元,并紧急联络各卡车司机联盟帮助救援,全国各地4千多名卡车司机和头部卡车俱乐部报名组成物资运输队,将快手调配的救灾物资运往灾区。

如果把一个工龄10年的卡车司机历年途经的站点在地图上相连,一定会形成一张极为密集的网,那些我们从未听闻的中国不知名的县城、乡镇、村庄,他或许经常路过。

构成这张网的过程,充满了艰辛、汗水和无数个小时的夜行。几千万的卡车司机,就这样匆匆赶路,用意志对抗劳累,用车轮追赶时间。在移动互联网联结世界的今天,这样的职业却不可或缺——用“肉身”打破物理上的距离与空间限制,支持社会运转。

而他们,也在移动互联网上通过手机屏幕发生联结,看似虚拟的触达,化成了孤独漫长的职业旅程中实实在在的情感。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