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守”,新东方“闯”-牛科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新的一年,教培行业大军何去何从成为关注点。

距离“双减”政策正式推行(2021年9月1日)已过去半年之久,半年的时间里,K2教育行业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数据显示,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

以K12教育业务为主要营收途径的高途、猿辅导、好未来、新东方等线上线下教育巨头被重创,需要“大整改”。教培巨头的转型可选项有很多,成人教育、素质教育、B端服务或者改行,当然作为曾经的行业霸主,好未来、新东方也可以同时布局多个领域。

好未来、新东方等教培巨头开启了新的旅程。好未来着重做素质教育和B端服务,新东方则在直播带货领域下功夫。市场行情差、万事开头难,无论是继续做老本行还是进军新市场,教培企业都面临重重挑战,市场上屡屡传来好未来、新东方受挫的消息验证了这一点。

优势“归零”

好未来、新东方财报一直被业内人士视为是教培行业的“晴雨表”,从近期财报来看,教培行业“乌云笼罩”。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新东方2022财年上半年营收19.67亿美元,同比增长5%;净亏损9.08亿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79亿美元,亏损同比扩大超6倍。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好未来2022财年三季度营收10.209亿美元,同比下降8.8%;净亏损9940万美元,亏损同比扩大127.98%。前三季度净亏超10亿美元。

新东方和好未来在“双减”期间营收,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双减”带来的负面影响不止表现于业绩上,降薪裁员、市值大跌、用户量下降等连锁反应都表明“双减”动了教培巨头的根基。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胡润中国500强》显示,按照企业市值或估值对中国500强非国有企业进行排名,其中传统医药和医药零售、房地产和教育领域跌出500强的企业最多,好未来、新东方赫然在落榜名单中。

众所周知,资本投资的标准是行业发展前景以及企业基本面,“双减”之后资本对好未来、新东方的信心荡然无存。此前,凤凰网科技推出的“港美中概股2021年涨跌幅榜”显示,高途以95.83%的跌幅位居第一;位居第二,跌幅为93.61%;新东方则以88.46%的跌幅位列第六。

毫无疑问,资本的态度以及企业自身资金、人力、物力的减弱会影响企业转型的进程,先发优势“归零”的好未来和新东方,该以怎样的面貌回归?半年过去了,好未来和新东方上交的成绩单不尽如人意,“复苏”依旧是教培企业2022年的关键词。

好未来死守阵地

俗话说“船小好调头,船大好顶浪”,规模小的企业可以很快规避风险做出调整,规模大的企业只能硬抗,“双减”的大浪好未来难以抵御只能断臂求生。

好未来2022财年第三财季报告显示,好未来营收同比下降8.8%、亏损额同比扩大127.9%,这是好未来近4年来首次出现单季度营收下降。营收、利润双降,好未来给出了解释:公司于 2021 年 12 月停止 K9 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预计将对后期收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也是如此,好未来有三条主业,面向C端的学而思培优和学而思网校、面向G端的智慧教育、面向B端的未来魔法校等,其中K12教育业务一直是好未来营收的主力,占好未来总营收一大半,剥离了K9校外学科培训业务也就斩断了营收来源。

另外,好未来剥离K9校外学科培训业务必然涉及裁员赔偿、设备和教学点费用的损失,突发性的大额支出则导致成本上涨,加剧好未来的经营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2022 财年第三季度好未来一般及行政开支为 3.000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2.838 亿美元相比增长 5.7%。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不包括股权激励费用),好未来第三财季一般及行政开支为 2.744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2.445 亿美元相比增长 12.2%。

此外,人们关注好未来新业务进展如何?好未来董事长张邦鑫曾在内部信中表明,未来发展重心围绕素质教育、To B以及海外业务开展。

在素质教育领域,好未来先是对原有的素质教育业务进行品牌升级,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更名为“励步”,对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教学内容做出调整,学而思培优则推出素质教育品牌“学而思素养中心”,覆盖科学益智、人文美育、少儿戏剧、编程、科学实验等课程,强化素质教育服务。

好未来此举既保留了原有的品牌优势,又打通了新的道路,起到“培元固本”的作用。但是众多K12教育品牌止步于“双减”之后,目光同样转向素质教育,粥少僧多的市场摩擦频繁,素质教育任重道远。

在To B业务方面,好未来曾推出“未来魔法校”,基于AI技术、教学经验和资源为学校和教育机构赋能。后来好未来还推出“美校”,旨在为合作伙伴提供完整的直播、教研、AI系统解决方案,推动行业智能化转型。

从发展消费互联网转向发展产业互联网是市场大势,好未来布局B端业务不失为上上策。直播、录课、AI系统等可以解决教学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也可提高教育行业整体的运转效率,阿里、腾讯、网易等巨头也对B端产业虎视眈眈。

除了发展素质教育和B端服务,好未来还售卖自研教材与其他书籍、建立彼芯课后成长中心提供托管服务,更重要的是好未来已先后在美国、英国、新加坡设立海外分校,加快全球化进程,寻找新的增量空间。

虽然好未来的新业务营收贡献甚微,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以肯定拥有品牌和口碑的好未来必将在教育这条路上舞出新姿态。

新东方跨界直播

新东方与好未来主要业务组成相似且均被“双减”重创,近半年来业务走向和盈转亏趋势相对一致。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录得8亿美元至9亿美元的亏损净额,而去年同一时期新东方的盈利净额为2.29亿美元。官方明示,盈转亏主要由于业务终止对报告期间的总营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新东方旗下在线教育网站新东方在线中期业绩也出现了下降趋势。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在线实现营业收入5.74亿元,同比下降15.3%。具体数据来看,公司大学教育分部总营收减少8.5%至2.68亿元;K12教育总营收减少19.7%至2.70亿元,学前教育分部总营收减少62.2%至167.9万元。

和预期一样,新东方在停止了k9学科培训业务后,营收、净利润下滑,取得上市以来首份业绩亏损财报。事实甚至比预期更差,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透露:2021年,新东方的市值跌去百分之九十,营业收入减少百分之八十,员工辞退六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二百亿。

同样是巨亏,新东方和好未来探索着不同的出路。

首先,新东方不愿丢了“根”,其保留了四六级、考研、出国语言、以及国际游学、STEAM等教育服务,继续在成人教育、素质教育领域发力,深挖成人教育付费潜力,不出意外的话教育相关业务仍将是新东方主要的营收来源。

其次,教育智能硬件也是新东方重点布局的领域。在各行各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大势下,教育硬件行业俨然一大“金矿”,新东方具备教育内容优势,但硬件产业花销大、技术要求高,并不是新东方的“拿手戏”。据悉,2021年新东方在线联合天猫精灵推出的新东方在线词典笔T1,已经在电商平台销售。

除了选择深耕教育领域之外,新东方还成立了各类公司,网罗市面上多种“买卖”。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7月至目前,新东方已经成立了94家新公司,即平均每2.4天成立一家;而新公司经营范围涵盖了数字科技、网络直播、计算机培训、校外托管、体育产业等领域。

最受市场关注莫过于新东方的直播带货品牌“东方甄选”。

2021年11月7日,俞敏洪开启抖音直播首秀,本以为是一次名人的“表演”,不曾想推荐几本书后,俞洪敏提出了“老师带货”的计划。直播间里,俞敏洪说到:“他将带领百名新东方老师入驻抖音平台,这百名老师均通过内部招募、制定选拔标准、筛选、五场线上培训、最终达成主播签约。”

此后,新东方转型直播带货的言论不胫而走。新东方跨界直播带货有人看好,毕竟直播带货行业除了薇娅、李佳奇还有罗永浩,各个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认为术业有专攻,老师做主播并不适合,而且跨界意味着从零开始,新东方直播带货并无优势。

在舆论中,新东方坚定进军直播带货的决心。新抖数据平台显示,截至2月20日,东方甄选累计带货商品数367件,累计销售额549.47万元,累计销量11.03万件。其中,单日销量最高的一天,东方甄选售出了1.21万件商品。

比起好未来的“守旧”,新东方的“逐新”更充满挑战。

基因决定方向

面对经济支柱的倒塌,好未来和新东方为什么选择了不同的“突破方式”?

基因决定方向,好未来习惯“扬长”喜欢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新东方则“求广”选择将鸡蛋放在了多个篮子,可以说双方如今的选择都是基于自身发展考量的结果。

好未来以中小学学科培训起家,早前凭借K12教育业务超越了老前辈新东方,后面慢慢拓展成人教育、素质教育等服务,但发展重心依旧偏向K12教育,其K12业务的营收占比高达91%。而新东方以留学考试培训起家,后续开拓了K12、留学考试、技能培训等业务,面向的教育群体更大业务范围更广,可选择的道路更多。

不同的道路上两者也有相同的选择,例如:成人教育、素质教育、智慧教育。其实这些领域的前景均是可以看得见的,而无论蛋糕分多分少总能分点,这也是众多K12教育品牌一窝蜂挺进成人教育、素质教育的原因。

无论是好未来还是新东方,“复苏”的进程未到终点,一切都是未知数。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