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经历了反垄断、互联网寒冬与裁员潮后,转眼间我们已经踏在2022年的起跑线上。当我们回望不怎么让人愉快的2021,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在这一年中诞生的“风口”数量竟远超想象。从年初因马斯克而火的Clubhouse到下半年被小扎力挺的元宇宙,硅谷精英们在谈笑风生间又一次搅动了全球科技界舆论——尽管这些概念很多八字还没一撇。

这其中,Clubhouse或许是2021上半年最引人关注的风口之一。当以埃隆·马斯克为首的名流们纷纷在Clubhouse上开设虚拟聊天室,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音频聊天平台一夜间迎来了无数好奇心旺盛的活跃用户,其邀请码也被炒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

从这场狂欢中受益的人很多,先前鲜有人知晓的音视频通讯服务商声网Agora就是其中之一:由于它为Clubhouse聊天室等功能提供服务,不少投资者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支潜力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马斯克“带货”后的一个星期里,声网的市值甚至飙升至100亿美元。

但在风口众多的2021年里,声网又是否回应了投资者的热切期待呢?

风口消失一年后,声网还能再度飞起来吗?-牛科技

图片来自Yandex

风口散去,声网“原形毕露”

很可惜,答案或许是“没有”,而这还要从Clubhouse的快速“降温”说起。

当时间流转至2021下半年,Clubhouse在网络上的声量已经大不如前。数据显示,Clubhouse去年2-4月的下载量从960万次暴跌至92万次,尽管它试图通过开放注册制吸引新用户,但成效寥寥。截止2021年12月10日,Clubhouse在Sensor Tower的免费App排名中也只能位居第25位,远不如年初那一派火热盛景。

作为Clubhouse的音视频服务提供商,声网在二级市场的爆火几乎完美地诠释了“风口猪飞”理论。但它并没有解决一个问题:当这股将它吹上天的飓风消散,它能否在短时间内长出翅膀翱翔天际,让自己符合投资者的超高期待?很显然,声网没来得及做到这一点,它的高光时刻同样没能维持多久,如今其跌回原形的股价就是明证——截至2月22日美股收盘,声网股价已跌至10.020美元,总市值为11.16亿元,仅是其股价高峰时的十分之一。

给了声网重重一锤的不止有迅速跌落神坛的Clubhouse,还有国内的在线教育行业。

由于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渗透率出现急剧增长,优质的音视频通讯服务受到企业和消费者广泛重视,声网一度对这条潜力无限的赛道抱有莫大期望。今年以来,声网推出了教育行业首款aPaaS产品“灵动课堂”,还获得了新东方、好未来、火花思维、学而思网校等优质客户。从声网2021年二季度财报来看,其当季有25%的营收是由在线教育客户所贡献。

但好景不长,下半年的双减政策对主打K12的在线教育企业们造成了巨大冲击,作为服务供应商的声网自然也不能幸免。在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声网当季亏损了2109.5万美元,第四季度的亏损额则为2117.5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它的亏损额分别为292.5万美元和618.2万美元。

连续数季度的亏损拖累了声网一整年的成绩。从近期发布的2021年年报中来看,声网的总营收为1.68亿美元,较2020年增长了25.8%;但另一方面,其全年亏损额也达到了7240万美元,较2020年同期310万美元的净亏损大幅增加。

风口消失一年后,声网还能再度飞起来吗?-牛科技

图片来自Pixel

实时音视频,机遇与挑战并存

过度依赖某些大客户似乎是声网这类ToB服务型公司甩不掉的缺点,即使是它在国外的“前辈”Twilio也不例外——这家云通讯服务商曾在2017年遭遇最大客户优步的“背刺”。当后者打算自建通讯系统和采用其他供应商的消息传出,Twilio的股价一度暴跌了25%。直到2018年,Twilio才通过一系列收购稳定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情绪。

但声网这类企业也并非全身都是缺点。的确,它有着过度依赖大客户的问题,但若是细心拆解其收入结构,可以发现其客户结构实际上是相当多元的——社交、泛娱乐、游戏、企业服务、医疗、IoT均有,这些客户可以有效分散声网的经营风险;另一方面,声网所在的实时音视频赛道,其巨大发展潜力同样是值得投资者重视的要素。

实时音视频(Real-Time Communication,简称RTC)不是什么新技术,其最早出现的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视频通话开始应用时。但由于通信技术的局限性,那时的RTC服务还远远达不到宣传的“高并发、低延迟、高清流畅的互动式实时音视频服务”,成本还颇高。即便后来通信技术得到发展,实时音视频成本大幅降低,这条赛道依旧没被视为“好生意”——毕竟,它当时也只能为泛娱乐场景(譬如直播)做一些底层技术支撑而已。

如果不是2020年疫情的来临,实时音视频行业或许还要坐上许多年冷板凳。这一年里,线上经济的蓬勃发展为实时音视频带来了无数应用场景,在线教育、视频会议、远程医疗、电商购物……这些行业的巨大需求让实时音视频的理论市场范围扩张了数倍之多。

艾瑞咨询曾在《2021年全球互联网通信云行业研究报告》中预测,对高速互联网通信的需求将成为长期趋势,预计到2024年,全球互联网云通信市场规模将达到182亿美元,年增速则会维持在40%左右;IDC中国也曾在报告中指出,人工智能、5G、边缘计算等新技术将会为实时音视频行业带来长期技术红利。

当然,有机遇就有挑战,这是所有行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对于实时音视频行业来说,当下基于成熟4G、5G所延伸出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比起数年前已经足够先进,但站在需求方的角度来看,更高的清晰度、音质,更稳定快捷的海内外互通、音画同步、白板同步、海量并发和低端设备适配等功能永远是必要的;同时,如今的实时音视频在跨平台和终端支持方面还不尽如人意,这都需要以声网为首的服务商们加大对技术的投入。

风口消失一年后,声网还能再度飞起来吗?-牛科技

图片来自Pixel

是成为下一个Twilio,还是走自己的路?

除了这些业内选手都要面对的难题之外,声网也要面对属于自身的难题:如何才能摆脱常年亏损的窘境,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对于这些问题,或许Twilio能给它一些灵感。

上文已经提到,2017年时的Twilio几乎面临着和声网一样的困境,但失去优步这个大客户并没有让它彻底倒下。相反,在隐忍一年多之后,Twilio开始四面出击,通过收购为自身谋求发展机遇。例如在2019年,它就曾斥资20亿美元收购营销平台SendGrid——后者以构建Email API而闻名。通过这次收购,Twilio不仅成功将业务范围扩张到了Email领域,还全盘接收了SendGrid已有的8万多活跃用户,实力大幅增强。这之后,它又接连收购了客户数据平台初创公司Segment、呼叫中心公司Ytica等企业。

同时,Twilio也没有像声网一样将自身的业务局限在互联网圈子里,而是积极寻找这之外的其他增量。同样是在2019年,它推出了面向呼叫中心的可编程平台Flex,杀入Five9、亚马逊AWS等对手的腹地。基于此,它已经拿下了不少大客户,例如渣打银行、匹兹堡政府等。

如今,Twilio对呼叫中心这一市场的增长前景依旧非常乐观。其CEO杰夫·劳森(Jeff Lawson)曾在一次财报后电话会议中列出一组数据:疫情爆发前整个呼叫中心市场1500万个坐席中,已经有17%位于云端。而他认为,在2025年之前,这一比例将提升至50%。

对于Twilio通过收购来扩大版图的策略,声网似乎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认可,这点从它今年2月全资收购在线互动白板公司Netless,以及此前对软件服务提供商环信做出的收购计划就能看得出来。

在扩展服务对象方面,声网也在去年做出了相应举措——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万向图谱”中,它计划为金融、医疗、企业协作、数字政府、智慧城市等20余个行业赛道、200余个场景提供服务,创造更多可能性。

此外,声网还计划在技术上投入更多精力,例如它从2020年就开始强调的Real-Time Engagement Platform-as-a-Service,即“实时互动云服务”(RTE PaaS),这一解决方案旨在为需求方提供更强大的沉浸式便捷应用体验。

风口消失一年后,声网还能再度飞起来吗?-牛科技

图片来自Pixel

就目前来看,全球RTE市场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从IDC的报告来看,全球CPaaS市场在2023年将增长至172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9.3%,还有着较大的增长空间。此外,近期火热的元宇宙概念对沉浸感、低延迟等要素也有着高需求,这势必会进一步扩大市场前景。

事实上,声网当前已经在元宇宙领域有所动作。从财报中可以看出,其近期推出了一系列创新解决方案和技术,例如MetaKTV、MetaChat和3D空间音频等。声网创始人兼CEO赵斌在财报中表示,声网将通过它们赋能开发者,在虚拟世界中创建无边界的实时互动体验。

对于声网而言,RTE以及它背后的元宇宙无疑是值得探索的新蓝海,至于这片蓝海能否带给声网以更高的增量和更高的收入,也只能交给时间去证明。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