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与苹果的深度捆绑,立讯精密近年获得了大量来自苹果的订单,也自然会分去作为苹果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的份额。

来自日经亚洲的报道称,在苹果的授意下,立讯精密正在中国东部地区建造一个大规模的 iPhone 生产基地,目的是打破富士康、和硕等代工厂对于 iPhone 代工的垄断现状。

立讯精密在苹果授意下建造iPhone组装工厂,富士康选择造车另谋出路-牛科技

年组装量达千万部

日经亚洲在报导中表示,立讯精密在昆山市建立的 iPhone 制造园区面积达 28.5 万平方公尺,占地相当于40座足球场,整个园区的投资金额达到了 110 亿人民币。立讯计划在明年年中左右让新园区的第一阶段完工,随后于明年内开启 iPhone 的组装。除此之外,立讯精密还租下并改建一座先前由 iPad 组装业者仁宝拥有的邻近工厂。

根据规划,整个园区最终将设有 39 条生产线,通过这些生产线,立讯精密将有希望大幅提高其在 iPhone 组装中的占比,将其 iPhone 组装量由今年的 650 万部提升至 1200 万-1500 万部,并成为目前 iPhone 代工厂中仅次于富士康、和硕等老牌代工方。

疫情对于整个供应链的影响至今仍未消退,为了保证 iPhone 的产能,同时也为了实现供应链的多元化,苹果正在寻求更多的中国大陆供应商。虽然是 iPhone 代工的新入局者,但立讯精密已经从竞争对手富士康、和硕手中拿下了 iPhone 13 系列 3% 的订单。

作为苹果的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早在2020年10月份,路透社就报道称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已经成立了内部专项工作组,以负责抵御来自位于大陆同样是苹果代工厂的立讯精密扩张。

路透社在报道中指出,这个专项工作组的计划是由郭台铭亲自发起的,在2019年就已经成立,目的是为了应对来自立讯精密在代工业务上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为此,鸿海集团内部一直有在研究立讯的相关技术、扩张计划和策略。虽然富士康也是亲自回应了该消息,称“成立工作组应对立讯精密竞争”的消息不实,外媒的这一报告“并非基于事实”,并且“没有会议或其他接触”,“管理团队也没有采取其他特别行动。”但无论富士康的回应是否为实,立讯精密的扩张确实是对富士康的代工业务产生了不小冲击。

从富士康转向苹果,立讯产业布局初成

立讯精密成立的早期阶段,富士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都是立讯精密的主要客户,从2007年到2009年,来自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占比立讯精密接近50%,而在2010年立讯精密上市前,郭台铭胞弟郭台强通过控股子公司富港电子认缴了立讯精密400万股,并以3.08%的股权成为立讯精密第三大股东。

可以说立讯精密的前半段与富士康的支持是分不开的,通过捆绑富士康,立讯精密完成了上市和积累,但上市后的立讯精密必须尽快摆脱对富士康的依赖,快速完成产业布局。

上市后的立讯精密选择了收购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产业布局。从2010年开始,立讯精密分别收购了博硕科技(江西)、购联滔电子(昆山)、科尔通实业、博硕科技、珠海双赢、福建源光电装、德国SUK等一系列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权。

短短四年时间,立讯精密从当初一个依靠富士康订单业务的“富士康产业链”公司完成了整个产业链垂直一体化布局。整个立讯精密切入的业务包括了Sony PS4、Xbox供应链、平板电脑连接器产业链、通信和医疗市场、汽车连接器、线缆市场,最重要的是成功的成为了苹果供应链中的一员。

立讯精密在苹果授意下建造iPhone组装工厂,富士康选择造车另谋出路-牛科技

成为了苹果供应商之后,立讯精密在捆绑苹果的道路上越走越深。从2014年至2018年,立讯精密成为了 AppleWatch 无线充电模块、AirPower 的无线充电Tx线圈、iPhone 的主要无线充电Rx线圈等硬件的供应商。而随着代工 AirPods 无线耳机并成为主要供应商,立讯精密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复合增长取得了新突破。

通过对其他产业的布局,提别是成功切入苹果产业链,立讯精密不仅摆脱了上市前对富士康的严重依赖,反而在部分代工领域成为了富士康强劲的竞争对手。

立讯精密的成长与苹果有意的订单转移有很大的关系。在苹果的支持下,2020年7月份,立讯精密斥资33亿元,收购了纬创与资通两大代工厂。由此,立讯精密打进了 iPhone 代工产线,成大陆首家代工iPhone的厂商,这也意味着立讯精密与富士康的竞争已经摆在了台面上。

立讯精密在苹果授意下建造iPhone组装工厂,富士康选择造车另谋出路-牛科技

代工份额被稀释,富士康选择造车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年立讯精密的营收为925.01亿元,同比增长47.96%,归母净利润72.25亿元,同比增长53.28%。而富士康2020年全年的营收达到1913亿美元,与富士康相比,立讯精密的营收只有后者的7%。

不过随着切入iPhone 代工之后,立讯精密又将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也正是这种恐怖的发展速度,让富士康感受到了危机。

从立讯精密上市以来,十年间的财务数据很好的说明了这一切。立讯精密的营业收入从2009年的5.8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925.01亿元,CAGR(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50%。特别是近年来立讯精密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2019年的营收比上年同期增长74.00%,2020年的营收比上年同期也有47.96%的增长。

越来越完善和丰富的业务体系,也使得立讯精密在苹果这一大客户的供应链扎根越深。虽然现阶段立讯精密的体量无法与富士康比较,但论成长空间和发展速度,外界却更加看好立讯精密,对于同样以苹果代工业务利润为主要来源的富士康来说,往后的压力自然是越来越大。

富士康在苹果内部代工的巅峰期已过,2020年全年营收相比2019年同期仅增加0.31%,仅凭为苹果代工在营收上已难以高速扩张。想要保持高速的增长必须开辟新业务,而郭台铭选择了造车。

随着近年来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连续下滑、而最大金主苹果的订单不断向其它产业链公司分散,富士康迫切的希望找到新的增长点,在当今时代,有什么比造车更具有诱惑呢?

今年10月18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在科技日活动上正式发布了Model C、Model E、Model T三款电动汽车,富士康还为电动汽车业务定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到2025年,基于MIH平台打造的电动汽车抢占全球10%的市场份额;到2026年前,电动汽车相关业务每年贡献营收1万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296亿元)。

而在11月12日发布的富士康第三季度财报中,也证明了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实现这一营收并不简单。鸿海董事长刘扬伟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鸿海第四季度营收将同比下降,原因在于零部件短缺,他预计零部件短缺将持续至2022年下半年。

虽然富士康预计今年其电动汽车相关业务贡献将首次超过100亿新台币(约合 3.57 亿美元),但这距离其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营收距离目标仍然非常遥远。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