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计划于12月2日在港交易所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9899”,代号云村(Cloud Village Inc)。其今日公开发行最终定价为每股205港元,定价为推介区间中点。

本次融资后,网易云音乐将募集资金共计 32.8 亿港元(折合人民币 26.9 亿元),发行市值 425.90 亿港元。但在正式公开上市前一日,网易云音乐今日在暗盘的股价已然破发,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暗盘股价开跌近4%,发行价为205港元每股。

暗盘是新股正式上市前,由券商自营组织的非正式交易盘。暗盘的涨跌通常被视为首日涨幅的晴雨表,通常情况下,暗盘表现好的新股,上市首日的表现也不错。暗盘表现不好的新股,上市首日的表现一般都不太好,本次网易云音乐暗盘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众市场对于网易云上市的忧虑,其能否撑起超400亿港元的估值。

上市迫在眉睫

今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文件,正式确认赴港上市事宜。从招股书信息来看,美银证券、中金公司,瑞信是网易云音乐的联席保荐人。

为了本次网易云音乐的上市,网易CEO丁磊已经重新执掌网易云音乐帅印,其位列招股书执行董事首席。原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在招股书中的职位则变成了“高级副总裁”,负责公司的整体管理。

网易云音乐的上市是必然的结果,特别是版权解禁后在线音乐赛道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而网易云音乐急需新的资金扩张。

但就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近几年所获得的融资已经被消耗的所剩无几,最新的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的账面现金从去年底的30亿跌至现在的不到五亿,按照目前的亏损进度,恐怕不能更支撑多久。

考虑到在不上市的情况下融资的难度加上目前公司的账面现金,网易云音乐不得不着急进行上市。

能否撑起超400亿港元估值?

以发行价计算,网易云音乐市值超过400亿港元。一旦网易云音乐上市,将是网易继网易集团、有道之后,第三家上市企业,也是网易CEO丁磊第四次敲钟。

本次网易云音乐上市有三大基石投资者,分别为网易、索尼音乐及Orbis,三大投资者一共认购3.5亿美元(约22.34亿元)。其中,网易认购2亿美元,索尼音乐娱乐认购1亿美元,Orbis认购5000万美元股份。

从营收角度来看,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和49亿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32亿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101.9%、111.2%。其三年间的月活用户数量分别为1.05亿、1.47亿和1.81亿,平台付费用户数量则分别为420万、863万和1600万,分别同比增长105%、85%。

而在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运营亏损分别为17.24亿元、16.39亿元和15.25亿元,运营利润率则分别为-150.2%、-70.7%、-30.2%,整个报告期内的亏损已经超过了50亿人民币,且在可见的未来,网易云音乐仍然很难走出亏损的泥潭。

即便有三大基石投资者加持,网易云音乐依然暗盘破发,开跌一度接近4%,而外界对于网易云音乐能否撑起457亿港元的估值也有了更多的怀疑。

网易云音乐和TME之间到底差点啥?

如果仅从营收上来看,根据2020年的财报数据显示,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全年总营收291.5亿元,规模净利润则高达49.5亿元。单看2020年营收,网易云音乐仅有TME的六分之一。

但由于TME本身的体量大于网易云音乐,但从营收上来看,似乎还不能说明太多问题。

用户活跃度和粘性一直是网易云音乐方面引以为傲的,歌手、乐评人和资深乐迷,这些精英用户为“云村”培育了一片肥沃的土壤。以深厚社区氛围为基础,网易云音乐正在社交赛道上狂奔。声波、Look直播、声之剧场、因乐交友、音街、Mlog……一大批泛社交产品,这些业务让网易云音乐的收入有了实打实的增加。

但如今网易云音乐却面临用户粘性下滑的局面,2018年到2020年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分别为8.9元、9.3元、8.4元,今年上半年这一数据甚至下滑到6.8元。在用户体量与腾讯音乐仅相差三倍情况下,腾讯音乐2020年的总营收已是网易云音乐的5倍以上。

在社交赛道上一路狂奔过后,曾经网易云音乐引以为傲的差异化特色其实已经剩不下几分了,虽然位居行业第二位置,但在面对竞争对手时已是尽显疲态。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