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今年可谓是在线音频赛道竞争空前激烈的一年。自从Clubhouse被马斯克带到风口浪尖,Facebook、推特等海外巨头便纷纷杀入这一领域;在国内,不少互联网巨头也蠢蠢欲动,意欲从火爆的“耳朵经济”中分上一杯羹。如此一来,垂直选手们肩上的压力都重了不少。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选手们,强如喜马拉雅这样的头部音频平台,也不得不选择于今年提交招股书,欲上市筹集更多“弹药”。不过,上市也就意味着要将自身的弱点一股脑地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审视,而资本市场的眼光向来挑剔。被称为“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就是个例子——在经历年初的一轮暴涨后,它的股价终究还是跌回了原形,且迟迟未有恢复的迹象。

荔枝之所以遭遇股价滑铁卢,其财报透露出的不明朗前景要负上很大责任,时至今日依旧如此。从它近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来看,成绩恐怕仍然难以让投资者们满意。

图片来自荔枝官网

荔枝三季报背后:补不上的亏损漏洞

11月29日,荔枝公布了截至今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在几项基本数据方面,还要数营收增幅最大。财报显示,荔枝第三季度营收为5.05亿元,同比增长40%。值得注意的是,荔枝前三季度收入已经达到15.59亿元,超过了其2020年全年营收。

在财报中,荔枝还重点提及了其在移动平台上的月均活跃用户数和月均付费用户增长情况。简要来看,其月均活跃用户数达到5890万,相较去年第三季度的5620万增长了5%;月均付费用户较去年的44.83万增加了8%,至48.55万。

但这几乎也是荔枝本季财报中所有的亮点了。这之后,便是一些令人不那么开心的消息。

首先是荔枝的亏损问题——这也是困扰它许久的问题之一,从2019年到2020年,荔枝的季度亏损额基本都在千万元级别。有意思的是,它曾在2020年第四季度短期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5050万元,但这份成绩在今年第一季度又跌回了原形。从本次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来看,荔枝季度净亏损仍然高达3710万元,相较去年同期610万元的亏损漏洞有了明显扩大。

虽然荔枝未在财报中挑明亏损扩大的原因,但从其详细收入报表中可以很轻松地看出,它的主营业务音频娱乐,创收能力并不及上一季度强悍。今年第二季度,该项业务收入达到5.55亿元,而本季度这一数字则下滑到了5.01亿元。此外,荔枝包括播客、广告在内的创新业务收入为405万元,较上一季度的421万元也出现下滑。

另一个较为明显的影响因素是支出。数据显示,荔枝三季度总运营费用达到1.91亿元,同比增长了91%。具体来看,销售和营销费用占据了总支出的大头,达到8823万元,同比翻了两倍之多,行政开支和研发费用则分别为2974万元和7338万元,同比也有所增加。

总的来说,荔枝在这份财报中展现出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即便是它引以为豪的营收同比增速这项数据,也不如上一季度那样耀眼,环比增速更是自去年四季度就连续下滑。如此成绩很难支撑起投资者的信心,尤其是在这个竞争对手众多的年代。

音频生意,糖衣下藏着毒药

音频赛道的垂直选手中,比荔枝境况更糟的也不在少数,前段时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喜马拉雅就是其中之一。从其财务数据来看,2018-2020年,喜马拉雅经调整后年内/期内亏损额则分别达到7.55亿元、7.47亿元、5.39亿元。总体来看,它三年间已亏损近20亿元。

不过,巨头们仍然对音频赛道趋之若鹜。2020年,字节跳动就曾推出“番茄畅听”杀入这一赛道,在这之前入局的还有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云听”;2021年,腾讯将酷我畅听和懒人听书合并为“懒人畅听”,并将长音频正式纳入其音乐娱乐生态之中。此外,网易云音乐的“声之剧场”、快手的播客App“皮艇”等均可被视为巨头们入场的标志。

原因无他——在巨头们眼中,在线音频赛道依然有它的价值。

当下,短视频已经被视为碎片化内容中最能够占据用户时间段的模式,但音频内容也有着它自己的优势。在使用场景上,音频内容可以占据工作通勤、烹饪、运动健身等短视频难以触及的时间段,而更多的用户停留时长,在巨头们眼中就意味着更多的变现机会。

可音频赛道的弱点也在于变现。长期以来,音频平台的收入大多都来自内容付费订阅,而这些内容中占到多数的又是课程等知识类内容。对于知识类音频内容来说,它需要用户专心倾听,这实际上和多数用户图方便、一心二用的音频消费习惯相背离。要让这些用户为知识类音频尝鲜而付费并不难,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令他们转化为长期付费用户。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如果音频平台们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付费用户增长缓慢将是必然的结局,荔枝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直到今年三季度,它的付费用户仍然只占据总用户人数的0.8%。

此外,内容的独特性也是大多数音频平台的心病。在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主流平台上,各种创作内容大同小异,少数版权内容则成了它们吸引用户的唯一手段。一旦平台在内容上缺乏独特性,用户流失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而其盈利能力也会随之下降。

对于腾讯、字节跳动这类巨头来说,内容独特性和商业化等问题自然不足为惧——它们有相当多的精力和资本来维持音频业务作为流量入口的地位,即使最终亏损严重也不在话下。但以荔枝为首的独立平台却无法如此,为了在竞争中活下去,它们需要在留住用户的同时探索更多的商业化手段,如此方能博得投资者青睐。

荔枝靠什么鏖战行业下半场?

在寻找新出路这件事上,荔枝算是国内音频平台中第一批吃螃蟹的选手。早在2018年,它就曾在国内推出同类型应用软件“吱呀”,不过其并未给荔枝带来多少增量。2020年10月,荔枝又推出了一款针对国外市场的语音社交平台“TIYA”,与籍籍无名的吱呀不同,TIYA在美国等市场的反响相对较好,还曾一度登上美国社交网站排名前四。

在本次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中,荔枝并未提及TIYA的具体活跃用户数量,但从上一季度的数据来看,其截至今年6月的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350万,相比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数提升了92%,活跃房间数也较3月数据提升了180%之多。

荔枝的另一步棋是为其音频业务开拓新的使用场景,而它的目光放则在了近来热火朝天的车联网赛道上。今年以来,荔枝不仅推出了车载直播平台“荔枝播客”,还加入华为鸿蒙生态,试图以不同设备间跨屏衔接,以及自研音频解决方案等优势吸引新用户。

荔枝播客,图片来自荔枝官网

当下,国内车联网市场正处于稳步增长阶段。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截至2019年已增至3306亿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进一步成长至4587亿元。中投产业研究院的一篇报告也指出,国内车联网汽车保有量将在2025年达到2.73亿辆,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0.04%。既然身处此地,荔枝未尝不能凭借自身优势分走一些蛋糕。

不过,荔枝的新战略也有一些局限性。对它而言,TIYA和荔枝播客的作用均在于吸纳更多新用户,弥补它在国内增长不利的窘境。但另一方面,它似乎并未采取措施提升自身盈利能力,从历年财报中也可以看出,其音频外收入一直增长缓慢。考虑到荔枝近来发力车联网的动作,其研发支出或许还将继续增加,而这无疑会进一步恶化盈利能力。要想再像去年一样扭亏为盈,荔枝仍然需要更多时间,但问题在于,行业内的其他选手又愿意给它多少时间呢?

目前,喜马拉雅已经通过智能硬件进入了车载、穿戴等使用场景,合作品牌也高达2000余家;蜻蜓FM则专注发力智能家居赛道,去年它还曾与物业管理服务商第一服务建立合作,意在打造“声音+社区”的新模式。

面对同行间的你追我赶,荔枝的核心优势究竟在哪里?或许,就连它自己也无法给出一个令资本市场满意的答案。可以想见,荔枝恐怕还要在“冷板凳”上坐上很长一段时间。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