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刀妹从小喜欢跳舞。她想着长大了就做个舞者,但疾病打乱了她的计划。反复住院,激素治,她成了个胖姑娘。不能劳累,不能过多运动。少时的梦想,在变胖的人生中远去。直到,有一天,她即兴起舞的短视频被网友纷纷称赞。到现在,有60多万人在快手等着看她跳舞。刀妹找到了自己的舞台。

 

刀妹的人生,在病情稳定和复发之间循环。

10月,四川泸州,刀妹又住院了。她以为,像以前的每次复发一样,又是激素治疗后,自己变得更胖。

她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一种目前尚无法根治的病,只能通过激素药物控制。而激素让刀妹变得很胖。

但10月这次复发非常严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刀妹吓得不轻:我就要这么完了吗,我才21岁啊,还没结过婚,还没看过大海……

她在快手上跟大家交流,说自己心情不好。她贴出自己的样子,满脸红斑。很多网友给她鼓气,祝福她。

好在,治疗半个月后,刀妹出院了。她又可以跳舞了。

激素改变的成长路径

刀妹名字叫王敏,她说,取名刀,是因为刀代表锋利和坚强,像她的个性。

从小刀妹是个舞者,7岁开始学中国舞。她喜欢跳舞的感觉,她想,长大了我就跳舞,可以当舞蹈老师或者舞蹈演员。

图:刀妹从小喜欢跳舞

 

学了4年,快11岁的时候,意外出现了。有一天,她在楼梯上摔倒,从三楼滚到了二楼。那之后,经常觉得四肢疼痛。

父母带着她跑医院,看中医,看西医。有的说是风湿,有的说是类风湿。做按摩,中药,西药都吃过,就是不见好。到2011年下半年,确诊是系统性红斑狼疮。

那时刀妹11岁,刚上初中。她还不知道什么是激素,只知道,医生给什么药就需要吃什么药。

吃了药,总觉得好饿。住着院,半夜了还想吃东西。逐渐的,刀妹的样子变了。从一个清秀小姑娘,变成了胖姑娘。

在学校,一些同学开始异样地看她,也有男生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或看着她怪异地笑。刀妹知道他们在嘲笑自己,难过得自己悄悄哭。

她也开始发奋学习。父母给自己治病花好多钱,她想,只有学习好了,将来才能回报他们。生病后,她的成绩,从中游蹿到了前几名。

等到高中,她有过暗恋的感觉,觉得同桌很幽默。她大胆去表白,男孩婉拒了。她觉得,只有一个理由,他觉得我胖,嫌自己丑。

2016年1月底,她把自己的故事制成了短视频发到快手。好多网友心疼她。也有一些病友留言。她发现,原来自己不孤独,在这里,有很多人可以交流。

粉丝喜欢,她又开始跳舞了

高考前,刀妹又一次红斑狼疮发作住院,高考没有考好。2017年,她去绵阳读大学专科。去学了药学,因为跟药打了很久交道了,她说。

随着成长,还在高中时候,刀妹已学会了反击。有人嘲笑,她会怼回去。高考完,上大学,刀妹开始拍视频分享自己的日常。她不再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了。她甚至会自黑,制作搞笑短视频,拿自己的样子开涮。

图:大学后,刀妹已经不再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难过的时候也常有,怎么就得了这种病。这时候她就去做点其他事,分散注意力。

很多人被刀妹的乐观打动,生着病,胖胖的,但那么自信。到2019年,已经有20万人在快手看刀妹的视频,看她直播。

这一年,疾病没有发作,最少时候,只需要吃半颗激素。她开始做适量运动,瘦回去很多。一些粉丝惊呼:你原来这么好看啊。

感觉一切都美好了起来。2019年5月初,有个夜晚,刀妹跟同学散步,走在绵阳越王楼对面,晚风拂面,她突然觉得好想跳舞。夜风里,她即兴跳了一段古风舞。

  • 她把跳舞的视频传到了快手。很多年没有跳舞了,大家会喜欢我跳舞吗?他们会怎么评价?上传后,刀妹充满了期待。

图:刀妹发布在越王楼随风起舞的短视频获得好评

视频很快就有几十万的播放。很多粉丝说跳得真美。有人说一看就是有舞蹈功底。还有人说,比瘦的舞者都跳得好看。

大家喜欢看我跳舞,刀妹得到了答案。那之后,她又开始跳舞了。她又可以跳舞了。

要这样一直跳下去

在快手,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个心无旁骛跳舞的姑娘。新来的会好奇她胖胖的样子,老粉丝会回答那些好奇。

也有越来越多的红斑狼疮患者,在刀妹的视频下留言,问她用的药物,讲述自己的患病生活。她的帐号,成了一个温暖的病友小社区。

图:刀妹的账号,俨然成为了一个病友小社区

系统性红斑狼疮,被称为不死的癌症,还没有方法彻底治愈,只能去控制它。2021年5月,刀妹的病又复发了。住院3天,住院10天,住院一个月,激素对她身体的刺激,视频里肉眼可见,刀妹又胖了。

住院期间,刀妹还坚持跟网友交流。她注意到,有不少粉丝说,你生在唐朝就好了。出院后,刀妹想,我穿古装跳舞是不是更好看?

6月,刀妹穿上古装,跳了一曲“霍元甲”。视频很快有一千多万的播放。粉丝呼呼的增加。很多网友说跳得真好。那个视频,到现在有2100多万的播放。

刀妹火了。7月初,她又尝试唐舞“丽人行”。陋室里,一个圆润的姑娘,身着唐装起舞。一招一式,流畅美好。

刀妹的这段舞,到目前在快手有2600多万的播放。她的粉丝也到了66.4万多。

图:刀妹的“霍元甲”和“丽人行”在快手成为了爆款

 

她也在泸州的大街上跳,目光专注,紫衣飘飘。路人看她,有人用手机拍。她全然不在意,只是在那里跳舞。

火了之后,刀妹开始直播带货。卖零食,卖内衣。带货需要展示,讲解,刀妹的病怕劳累,每周只带货一次。赚不了多少,但够医药费了,她说。

其他的时间,晚上刀妹在快手直播,唱歌,跟粉丝交流。打赏的钱,她用来还债。这些年自己看病,父母欠了好多债。

仿佛一切要正常起来了,但到10月,又复发了。这次,血小板过低,还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刀妹才21岁,还有很多没做的事,没看过大海,没结过婚。

刀妹会说,自己并不憧憬爱情,说看破红尘了。她也会接着说,我这样,怎么会遇到爱情。

还是工作更重要,她说。她说的工作,是自己在快手的号,胖刀刀刀妹要快乐。要快乐,她说,要过好每一天。

图:刀妹在属于自己的舞台持续起舞

再次出院后,11月,在快手里,刀妹又继续跳舞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