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互联网商业化的尽头,永远离不开金融和电商。”

仅仅是在几年前,这句话还只是作为有些调侃意味的段子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但时至今日,它已经成为互联网新秀们发展之路的真实写照。无论是滴滴、美团、还是字节跳动、快手,最终都或多或少地触及了这一领域,而支付牌照正是它们手中的敲门砖——通过收购那些拥有支付牌照的独立公司,小巨头们已经相继展开了自己的金融+电商布局。

作为国内内容社区中的佼佼者,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自然不会错过良机。继去年年底注册支付域名、高薪求贤等动作后,它又在近期选中了属于自己的优质收购标的。

图片来自Yandex

拿下支付牌照,B站有备而来

根据宁波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此前发布的拍卖公示,B站主体公司——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斥资1.18亿元,拍下了浙江甬易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甬易支付)65.5%的国有股权。这意味着,B站将成为甬易支付的控股股东,后者的支付牌照也将被其纳入囊中。

查阅央行发行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核发信息可知,甬易支付所拥有的支付牌照类型为互联网支付,且业务范围覆盖全国。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张牌照的有效期将在2022年6月26日截止,届时续期申请相关事项可能也会为B站的新业务带来一些不确定性。

当然,既然B站最终决定拿下这张宝贵的牌照,那么它自然是有信心将支付业务进行到最后。这点从它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一系列动作中就可见一斑。

今年1月初,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对“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的备案,和此前字节跳动旗下“douyinpay.com”类似,B站本次所注册的两个域名也能直译为“哔哩哔哩支付”。

再将时间往回拨,去年11月,B站还在自家官网以及多家招聘网站上发布关于支付业务相关岗位,这其中包括了高级支付开发工程师、产品经理等。在对于产品经理的工作职责描述中,可以看到“需负责钱包设计及支付产品规划”等字眼。

事实上,在电商业务蓬勃发展的当下,B站真的很需要一张支付牌照。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B站在打什么算盘?

满打满算,B站电商业务已跑了两年有余,几乎和抖音快手两家平台电商业务同龄。

从架构方面来看,B站的电商板块主要由主站会员购板块(以入驻商家为主)和淘宝自营店组成,尽管其占总营收比重不算太大,增长速度仍非常可观。从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B站电商业务和其他收入占比7.34亿元,同比增长了78%。

经过两年之久的生长,B站电商业务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但它仍在支付端面临不少问题。

首先,是缺少支付牌照而导致的“二清”风险——所谓“二清”即二次清算,是央行在2017年明令禁止的电商平台经营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顾客向商户支付的资金会先由平台保管,之后再由平台结算给商户。若平台存有二心,私自挪用这些款项又遭遇资金危机,后果不堪设想,2019年淘集集的暴雷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没拿到支付牌照前,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都曾因涉及“二清”而被举报,拼多多甚至数次遭央行点名批评。最近也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出,抖音、快手的直播带货电商同样触及了“二清”边缘,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在今年陆续通过收购拿下了支付牌照。

至于B站的电商业务,它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低调增长,但鉴于其仍然以入驻商家等第三方为主力军,恐怕也逃不开“二清”的阴影。在这种情况下,一张合法的支付牌照对B站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就像CEO陈睿所说,努力合法合规从始至终都是B站的生存秘籍。

除了合规方面的问题外,取得支付牌照,进而推出自有支付业务对B站的好处也不少。宏观来看,这不仅能够减少其向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的成本,还能为未来发力金融业务铺路。尽管受制于整个互联网金融的大环境,B站想再造一个支付宝几乎不可能,但一个垂直类金融平台依然能丰富它的收入来源,强化它极为薄弱的盈利能力。

图片来自Yandex

直播带货,会是B站电商的一条好路吗?

为了弥补自身在商业化上的诸多不足,B站近年来也开始利用自身优势,意图将直播与电商业务相结合。去年6月初,有媒体报道称,B站正征集有带货意向、有淘宝店的UP主,计划引导他们进行带货直播。这一动作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那么,直播真的会是B站发展电商的优良路径吗?

与已经成型的抖快电商体系不同,B站会员购所售的商品目前仍是以ACG作品的各类周边为主,包括书籍、手办、模玩等。尽管某些商品的价格在外行人看来着实高得离谱(价格动辄成百上千),但它们有背后的IP(包括B站本身的IP,例如小电视)作为支撑,也就有了溢价的底气。至少在肯为此掏腰包的老二次元们眼里,买下这些产品并没什么不妥。而且,基于成本问题,以ACG周边为主的品类出现假货概率也相对较小。

另外,B站也早早培育出了发展直播带货业态的肥沃土壤。

B站自身孕育的众多优质内容,催生了抖音、快手们难以企及的长尾流量——例如曾红极一时的鬼畜视频《念诗之王》,无论何时都能看到数百人处于“正在观看”的状态。很显然,基于优质内容的长尾流量在促进消费转化方面有着比碎片化内容更好的效果。

此外,B站自身的特殊生态环境也呈现出了流量普惠的直播业态。一个例子是,今年1月的BLS直播盛典中,获得冠军的主播韩小沐仅有约47.9万粉丝,其他取得名次的主播粉丝也在数十万左右,甚至还有数万粉丝的主播登上擂台——这与抖音、快手流量集中在头部的业态大为不同。基于这片沃土,B站会培育出怎样的电商业态?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解答这一切。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