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当“回公司上班”成为高管们谈论的既定事实时,Zoom的投资者们也开始回归理性——自8月31日美股开盘后,这家视频会议巨头的股价就一路狂泻。截至当日收盘,Zoom报289.5美元/股,单日跌幅高达16.69%,较去年同期跌去了24%。

在Zoom股价遭遇滑铁卢的前一天,它的2021财年第二财季财报也同时出炉。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份财报总体而言还算不错,甚至在很多方面都超出了分析师预期。而在一个多月前,Zoom还放出过其他利好消息,比如斥资147亿美元收购Five9。

但很显然,这些举措并没能让多数投资者改变看法,在疫情形势持续回暖、居家办公红利逐渐消退的当下,Zoom阴跌不休的态势不知还要持续到何时。

图片来自Yandex

狂奔一年,Zoom失速

要了解Zoom如今的真实情况,先从财报看起总是没错的。

Zoom的第二财季财报发布前,华尔街分析师们曾预测其营收将达到9.91亿美元,而Zoom算是勉强超越了这一预期。从财报来看,Zoom第二财季营收10.2亿美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则为3.17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857亿美元增长了71%。

按照地区划分,美洲市场无疑仍是Zoom的营收支柱,第二财季创下了6.814亿美元的收入,占到总营收的67%。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第二财季中美洲市场占营收比重出现了轻微下降,相对的,亚太地区,以及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等市场则出现了上涨。根据财报,亚太地区贡献收入1.353亿美元,EMEA则为2.047亿美元,占比分别为13%和20%。

Zoom财报中的另一项关键数据——用户数量,也处于快速增长之中。截至7月31日,仍在使用Zoom的,员工至少10人的企业客户达到了50.49万之多,相较去年同期增长36%;此外,为Zoom带来超过10万美元年收入的大客户上升到了2278名,同比增长130%。

不过,相较去年191%的营收增幅和458%的用户增幅,Zoom今年的增长速度出现了明显减缓,这是它遭到众多投资者诟病的原因之一。就连Zoom自己也在财报中提到,公司可能无法维持目前的收入增长率,而它给出的下一季度增长指引仅为31%。

“一旦新冠疫情影响逐渐减弱,特别是随着疫苗被广泛使用,以及用户重返工作岗位、学校或不再受就地隔离政策的约束,我们的付费用户可能会减少。”Zoom CFO凯利·斯特克尔伯格(Kelly Steckelberg)在财报中写道。

然而,似乎并非所有投资者都对Zoom失去了信心,起码“女版巴菲特”凯西·伍德(Cathie Wood)不这么认为。当Zoom在周二暴跌超16%之际,伍德和她旗下的ARK Innovation ETF、ARK Next Generation Internet ETF共同抢购了20万股Zoom股票,总价值约达5700万美元。

本次木头姐的抄底虽有抬轿之嫌,但这仍然可被视为一个信号——Zoom的情况并没有坏到连机构都开始纷纷撤离的地步。接下来,Zoom需要做的是在红利期结束的大势之下,维持一个能让人基本满意的增速,而这势必会对它的经营能力提出考验。

图片来自Yandex

荆棘密布,前路未卜

早年间,Zoom创始人兼CEO袁征曾将公司快速崛起的秘密归结为“产品简单且实用,同时价格足够低廉”,而这一点也能在Zoom的经营策略中体现。创立之初,Zoom通过基础版免费+商业版收费模式迅速打入市场,并在此基础上实行更为灵活的收费制度,例如仅对商业版会议主办人收取Zoom订阅费用,而其他会议参与者则实行免费政策。

这决定了Zoom的商业模式将以订阅用户的“续费”为核心,而疫情为Zoom带来的大多数客户实际上是没有这一动机的——他们中不少只是在居家隔离趋势下被迫选择线上办公,就像Zoom在财报中所说,一旦外因消失,不仅新用户的增长率会减缓,续费率也会大大降低。

目前Zoom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将只对订阅客户开放的自动隐藏式字幕等功能扩展至免费版,也就是说,它正在试图留住数量众多的C端用户。

尽管C端用户有进一步转化为订阅用户的可能性,这一举措仍有着不小风险,毕竟,将收费功能加入免费版某种意义上是在削弱商业版的订阅价值,当众多B端客户发现向Zoom缴纳定金不是那么有必要的时候,它赖以为生的订阅收入毫无疑问会迎来下降。

同时,市场环境对Zoom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当年Zoom在北美市场崭露头角时,竞争局面还不算激烈,微软、谷歌等大公司也没有使用价格战挤垮小对手的打算。正因如此,Zoom才能同时提供更低廉的价格和优质服务,进而在数年内迅速成长为庞然大物。

图片来自Pexels

然而,如今的情况显然已经不比当年。就在Zoom乘着疫情东风扶摇直上九万里时,它的安全隐患问题也开始凸显,最终导致NASA、SpaceX等潜在大客户明令禁止使用Zoom。与此同时,微软Teams、苹果FaceTime、Facebook的Messenger Rooms等新晋选手也开始抢食Zoom的地盘,仅以Teams为例,其日均使用服务人数已经超过1.15亿。

依仗丰富的企服经验,巨头们能够提供给客户的不仅仅是视频会议,还有更多更全面的服务,这不仅能增强它们的用户粘性,也能对Zoom的客户产生更强的吸引力。若是长此以往而不加应对,Zoom的用户会遭到肉眼可见的持续分流。

如何为引擎重新点火?

当然,Zoom并不会选择随波逐流和坐以待毙,近来愈发频繁的投资动作反映了这一点。在第二财季中,Zoom与印尼最大的移动电话运营商Telkomsel达成了战略渠道合作关系,计划为当地企业提供解决方案。此外,它还投资了事件软件制造商Cvent。

今年7月19日,Zoom宣布了它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全股票方式收购云联络中心软件服务商Five9,按照消息宣布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交易价格将超过147亿美元。

据悉,Five9在被纳入Zoom后将成为一个独立的运营部门,仍然归其首席执行官罗文·特罗洛普(Rowan Trollope)领导,而后者将同时成为Zoom的总裁,向CEO袁征汇报工作。

袁征认为,收购Five9后的Zoom将有能力创建一个领先的客户参与平台,这有助于重新定义各种规模的公司如何与客户联系,并为公司创造更加长久的价值。“我们很高兴与Five9团队合作,毫无疑问,他们的加入是一次天作之合。”

Zoom斥巨资收购Five9,其目标或许是更有增长潜力的呼叫中心市场。

图片来自Yandex

目前,Zoom旗下已经有了Zoom Phone这一开拓音频会议市场的利器,拿下Five9后,它的托管型呼叫中心能够使Zoom的企业客户不必单独部署线下服务器;中小型企业也能用上此前难以想象的大规模中心系统,按需付费的模式还能大幅节约开支。对于正苦恼如何留住用户的Zoom来说,Five9的加入确实就像袁征所言,是一次“天作之合”。

Zoom手中的牌不只有这几张,去年7月16日,它还推出了一款名为Zoom For Home——DTEN ME的硬件产品,主打更优秀的视频会议体验。DTEN ME拥有一块27英寸的屏幕、三个智能网络摄像头和八个降噪麦克风,且预装Zoom应用。Zoom还表示,未来会联合合作伙伴推出更多远程办公设备。

发力硬件对于Zoom而言显然是个不错的方向,毕竟当下元宇宙概念热火朝天,像Facebook这类激进者已经推出了支持远程VR会议的应用Horizon Workrooms,结合它旗下的Oculus Quest2,高达50名参与者的虚拟会议着实相当诱人。

比起Facebook,Zoom在硬件领域的确有所不足,但它长久以来积累下的视频会议经验能够让它在用户体验上占据优势。此外,参考Facebook此前收购Oculus,Zoom未来若是收购某家硬件厂商也并不会让人感到奇怪。到了那时,Zoom或许能借着新故事再度登上市值巅峰。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