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需要拿出与以往新区建设不同的制度措施。不能停留在语言上。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已决定批设雄安新区,并将其定位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也包括对房地产管理的改革,将试验房地产发展新模式;其主要目的在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共同形成北京新的两翼;(4月6日人民网)。

尽管如此,也无疑给中国大地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让不少炒房投机者蠢蠢欲动,他们凭借对过往其他新区房价上涨的判断,准备下重金在雄安新区再大干一票。针对这种情况,河北省政府先发制人,先是向社会宣传不要误判新区建设目标,然后采取过硬措施严厉打击各种投机炒房行为,且在雄安新区周边都实行了严厉控购政策,基本形成了严密的“控购圈”,汹涌来而的投机炒房潮也已得到基本控制。

而且,笔者还注意到,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在回答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雄安是体制机制创新的高地和高端高新产业集聚地,不是大搞房地产开发,更不是炒房淘金的地方;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也指出:我们已经吃了过去房价失控过快上涨的亏,再不能让雄安新区重蹈覆辙,一定不能让投机者得利。领导的表态和专家的观点,表明中央政府在管理新区上确实会有大动作,且也有了新的、明确的发展思路,实在令人振奋,甚至让人预感将来进入雄安新区创业打拼的人及当地居民再也不会遭受高房价肆虐了。

而且,应该相信,河北省政府也确实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如河北省在确定抓好新区建设的五项工作中,就有一项是加强规划、土地和房地产管控,继续实施新区“五项”冻结,严禁大规模开发房地产,严肃查处房地产黑中介、炒房团、投机开发商活动,整顿房地产市场和中介机构,切实管住新区及周边地区房价地价。这也确实给社会释放了明确信号,在雄安新区炒房不仅没有可能,而且也无法通过炒房来实现资本的“翻番”,这无疑给雄安新区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

但笔者想说的是,仅有这些还远远不够,也不足以真正管住雄安房价,更不可能确保雄安房地产开发始终运行在健康轨道上。因为一方面它只是一个理论层面的东西,要付诸现实还有很大差距;另一方面,这些工作任务或要求还没有触及引导房地产健康规范发展的根本,也即如何摆脱过去靠房地产滚动城市发展的模式,如何让当地政府消除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如何将房地产退出商业产业化模式等等,这几个关键问题如果不解决,不让雄安新区成为炒房淘金之地、不让雄安新区重蹈过往新区建设的覆辙,恐将沦落为一句空话。

为此,要让雄安新区真正成为国家创业创新之区,不再受到高房价侵蚀利益而削弱新区未来发展的创新力和活力,还需出实招、出硬招;而在笔者看来,这些实招、硬招应体现在三方面:其一,在新区取消住房商业化发展模式,让住房真正回归“居住属性”。政府应发挥政策“兜底”的保民生功能,可效仿新加坡模式,即政府直接管理部分土地,建成廉租房或保障房,确保房价便宜和住房供给,让需要住房、且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或其他创业者能租得起、住得下,消除新区人才涌入的主要障碍。其二,在新区不能让房地产成为产业化发展模式,消除诱发高房价的一切政策性或投机性社会因素。在新区住房分配可实行“按需分配、供需平衡”原则来开发房地产,确保住房开发围绕城市人口增长来进行,既防止开发脱节出现供给短缺而拉升房价,又防止开发多余造成商品房供给过剩而导致房价过度下跌,实现政府低地价、开发商低成本、住房合理价“三价”良性互动,从根本上遏制政府为土地财政而抬高土地出让价格或为城市发展而大肆卖地现象的再发生。其三,中央政府加大对新区基础设施建设财政投入力度,或鼓励民间资本对新区的投资,避免新区投入不足迫使地方政府再走拍卖土地增加收入、然后增加新区基础设施投入的老路。如此,则政府具有摆脱对土地财政依赖的信心,调控房地产长效机制也才能真正落地,社会各界对新区房价“调得了一时、调不了一世”、“过不久又会放开”的心里预期才会真正落空,住房投机炒者的梦才会真正魂断雄安!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