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四家在国内上市的快递公司分别公布了各自2021年5月份的经营数据。

数据显示,韵达、圆通、申通以及顺丰快递今年5月份的业务量不管是环比还是同比,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但是从单票收入来看,仍然低于2020年同期水平。

结合这几天有关乡村快递点大量撤退来看,国内快递行业的寒冬似乎还在持续。

难兄难弟的快递企业

根据各家发布的今年5月份经营数据显示,虽然这几家企业的业务完成量还在持续增长,例如圆通速递在经历了今年2月份的业务量腰斩之后,从3月份开始数据不仅回到正常水平,还有一定增长。

圆通速递今年5月份的业务完成量14.69亿票,相比4月份的13.09亿票增幅不小,但值得注意的是,圆通的单票收入还在持续降低,从今年2月份的每票2.6元,降低至5月的每票2.04元。

单票收入的持续降低也导致圆通的业务量增长虽然巨大,但并没增加多少收入。今年3月份时,圆通完成了13.48亿票,快递业务收入30.36亿元。而5月份的快递业务收入则是29.94亿元,不增反降。

圆通的遭遇不是偶然,申通、韵达也处于一样的境地。

申通5月业务量9.28亿票,虽然也有一定的增长,但总量是通达系中最低的,与顺丰一个水平。申通的快递单票收入与圆通一样也在持续走低,从今年2月份的每票2.72元降低至5月的2.07元,这也导致申通快递5月份的快递收入19.19亿元,不及3月份的20.39亿元,而申通快递3月份的完成业务量才9.07亿票。

A股上市的通达系快递企业中,就数韵达完成业务量最高,5月时完成了16.12亿票,但是单票收入也从今年3月份的2.19元降低至5月的2.02元,韵达的营收情况也和前面两个难兄难弟一样——业务量环比增长,但单票收入环比降低,最后导致快递业务收入不增反降。

就连顺丰也没逃过这一劫,不过相比通达系们,顺丰的情况还不太一样。相比今年3月,顺丰的单票收入、快递业务量都有一定程度的下滑,这也导致顺丰快递业务5月的营收比3月份低。

从这四家快递企业的经营数据来看,快递行业的业务量还在增加,但是快递企业们的寒冬还在持续,这也导致与快递企业相关的行业,过的都不怎么舒心。

“感觉快运营不下去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以及国家基建的不断发展,人们能够享受到的服务越来越便捷,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电商平台,就连很多农村地区的老百姓也享受到了快递到村的服务,这种情况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乡镇中出现了快递网点。

不过最近根据媒体报道,大量的乡镇快递网点正在从乡镇中“撤退”。乡镇网点们做不下去选择撤退的原因很简单——不赚钱。

有承包乡村快递网点的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之前是利润高货量少,现在快递多了但每单利润不断减少,再加上各项指标、好评的要求,一旦达不到就要被罚款,压力很大。”

有业内人士表示:“民营快递在乡镇运营成本高,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大家没钱赚选择撤退,是很正常的事情。”

广西某镇快递点运营者蒋先生表示赞同:“做快递要租房子、请员工、装卸货物……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派费却越来越低,感觉快运营不下去了。”

来自Canva可画,L whollywonedprod的图片

蒋先生所说的,正是整个快递行业的现状。

乡镇快递点撤退现象在中西部地区尤为明显,主要是由于中西部地区地势复杂,快递派送难度较大,而且部分村庄还在山中,如果选择用无人机等方式派送,成本高、不够稳定等原因也导致这一方式不是长期选择。

随着快递价格战的再燃,各家快递企业的快递单价一降再降,这也导致快递企业们只能想方设法削减成本。

比如之前媒体报道的快递员薪水大幅减少,现在已经成了行业常态。有快递员表示,就算每天早出晚归,想要达到以前的收入水平也难。

以极兔为例,据媒体报道,2020年以来极兔旗下快递员经历了两轮底薪调整,第一次由5000元降至3580元,第二次又降至2980元,被视作快递员绩效的单票派费也由1.5元降至1.35元。快递员拿不到钱压力还大,也导致服务质量大幅下降。在黑猫投诉上与极兔快递有关的投诉就有2000多条,其中“快递员态度恶劣”、“拖延不配送”、“丢件漏件”占了大多数。

快递行业还是个好生意吗?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最近10年,中国快递行业业务量从23亿件增至834亿件,剧增35倍;与此同时,快递行业收入从570亿元涨至8800亿元,涨了15倍。国家邮政局还预测今年中国快递将突破千亿件。

仅从数据来看,快递行业似乎是个香饽饽,但从上文提到的行业情况来看,现在的快递生意显然是个苦差事——不赚钱、投入高、选手众多。

众多选手“磨牙吮血”,想要从中厮杀出一条广阔大道,但无论是四通一达还是京东、极兔,大家兜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本钱,最后只能内卷起来,大家越打越难受,但是又不能不打。

快递这个行业,只要有一家开始内卷,其他公司也不得不卷。但是到最后所有人都元气大伤,没有赢家。

其实这不是快递行业第一轮的价格战,2019年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过,申通率先将快递单价降低到0.9元,一度打到现金流弹尽粮绝,差点发不出工资,最后受不了恶性竞争,“通达系”经过谈判后才把价格回升到2.5元左右。而随着极兔快递的搅局,似乎再现了当时的场景。

以韵达为例,虽然韵达2020年净利润14.04亿元,但同比来看下滑了46.94%。除了净利润大幅下降韵达的现金流也不太好看,去年第四季度时账面上还有13.25亿元,到了今年一季度却是-3.4亿元。

来自Canva可画,L whollywonedprod的图片

现金流由正转负的同时,韵达的负债也大幅增加,从2019年的89.62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50.42亿元,涨幅超过67%,其中增加幅度最大的是应付债券,2019年时还没有,到了2020年增长为53.19亿元。

与韵达相比,圆通、申通也都有相似的难言之隐,顺丰今年第一季度也因为经营问题导致的巨亏而闹出不小风波。群雄环伺下,韵达还是咬紧牙关在发布去年全年财报时,宣布要拿出不超过2亿元的财务资助,以帮助加盟商经营快递业务或进行快递业务相关投资。

不过快递行业的好时代似乎即将来临,大家似乎都能过上正常的日子。韵达在5月份的业绩说明会上透露,自2020年8月份以来,疫情影响、集中补量、烧钱补贴等导致快递价格非正常性下行的诸多因素正逐步弱化或消失,有效竞争者持续减少,市场格局进一步明朗,单票收入环比持续改善。

这意味着快递行业的单票收入或许能够慢慢恢复正常水平,在快递行业高速发展的情况下,这个消息无异于是大旱时天降甘霖,不过从快递企业们的五月份经营数据来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