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长江中下游学者

虽然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已经过去,国内酒店业似乎仍未从冲击中缓过劲来。纵观传统连锁酒店“三巨头”,不管是华住、锦江还是首旅,今年早些时候交出的一季度成绩单中都写满了亏损二字。然而,标榜生活方式的中高端酒店们情况倒没那么不堪,亚朵酒店就是个典型例子——它不但在一季度实现了盈利,最近还准备去资本市场和传统巨头们较量一番。

查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网信息可知,亚朵酒店集团已经于6月8日递交了上市相关文件,拟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ATAT”,联席保荐人则为中金、美银以及花旗。从此前CNBC发布的消息来看,亚朵酒店的估值在20亿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27亿元)。

图片来自亚朵集团官网

讲人文、玩情怀的亚朵,为何连续四年拿不到融资?

就和大多数想要颠覆传统行业的布道者一样,亚朵酒店创始人兼CEO王海军(花名耶律胤)同样出身于传统连锁酒店行业。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海军曾是汉庭酒店(华住集团前身)的创始人之一,到了2012年,他已经成为了华住集团的副总裁之一。

但王海军并不喜欢传统酒店行业,用他本人的话来说,当时的传统酒店过于强调“睡好觉、上好网”等硬件需求,服务体系循规蹈矩,忽视了消费者精神上的诉求。他认为,这样的竞争环境既平庸又无趣,而他心目中的酒店要更美好——那是一家带着“人文”气息的酒店,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打造一个充满内容的空间,让酒店成为全新的生活方式。

抱着这样的想法,王海军离职并组建了团队,于2012年8月在成都创办了名为“亚朵”的中端酒店——这个名字据称来自他去过的某个云南小村。

为了与当时发力中端酒店的巨头们拉开差距,亚朵采用轻资产加盟体系降低成本,并且选择二线城市为突破点,进而在随后的数年内扩张至全国。截至2021年3月,亚朵酒店网络覆盖全国131个城市的608家酒店,加盟酒店达575家,管理酒店客房总数7.11万间。

融资层面上,从天眼查信息来看,亚朵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投资方名单中包括君联资本、德晖资本、阿里巴巴前CEO陆兆禧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亚朵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2017年2月,此后就再无融资进账。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它开始寻找辅导机构筹备在A股上市,而这个计划最终被证明失败。如今四年过去,未拿到融资的亚朵是否还保持着充裕的现金流?或许它的招股书能给我们一些答案。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A股上市难如愿,亚朵的财务状况究竟如何?

从招股书中的信息可知,亚朵2019、2020两年的营收分别为15.671亿元和15.666亿元,调整后净利润(Non-GAAP下)分别为1.825亿元和1.612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亚朵的调整后净利润为459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去年同期亏损7070万元)。

不过,亚朵的长期借款、递延收入、应计费用和其他应付款项两年来均持续增长,连带着其总体负债也出现了不小增长。数据显示,亚朵2020年负债总额已增至14.20亿元,资产负债率则从2019年的67.93%增至71.51%。这个数字不仅超过了国内IPO资产负债率警戒线,在同行中也并不算低,或许这就是它迟迟难以登陆A股的原因。

现金流方面,亚朵在2020年呈现出了经营活动现金流为正、投资活动现金流为负、筹资活动现金流为正的情况,这意味着它仍处在高速扩张期,急需大量追加投资作为补充。而在A股紧闭大门,又拿不到融资的情况下,亚朵选择在审核更宽松的美股上市实属无奈之举。

不过,美股虽然看似上市标准较松,但在财务上的监管却比国内要严得多。此前瑞幸被勒令退市后又被处以巨额罚金的事实还摆在投资者面前。如果亚朵酒店想顺利赴美上市,首先要防止其业务出现大幅波动,而且保持业绩一直向前也很有必要。

当然,能不能上市是一码事,上市之后如何面向市场讲好商业故事则又是一码事了。作为国内中端酒店行业中最特立独行的一员,亚朵的故事又能否打动投资者们呢?

图片来自亚朵集团官网

除了IP,亚朵还有能打的牌吗?

回顾亚朵急速扩张的这几年,除了轻资产之外,与各大热门IP、互联网企业联合打造的“IP&酒店战略”也是它的利器之一。比较著名的例子有和吴晓波合作的“吴酒店”、与虎扑联合打造的篮球酒店等。除此之外,亚朵还结合自身IP推出多个零售品牌,例如亚朵星球等。

一直以来,跨界联动IP都是亚朵打造差异化的一张好牌,理论上来说,它能借助已有IP的声量,用低成本带来较高的流量。不过,若是不做好平衡,那么亚朵自身的品牌就会有被削弱的风险——例如它此前与网易严选和网易云音乐推出的酒店,大多数顾客只是抱着“网易竟然也做酒店?”的好奇心而来,亚朵在合作中往往成为被忽视的一方。

此外,亚朵在与其他IP合作时的态度也值得商榷,去年10月与虎扑的联名就是个典型例子——当一位兴奋的虎扑网友前去体验时,却发现了成堆的问题。“没有空调”、“客房床头灯背景射灯关不掉”、“客服私自注册会员”……这些抱怨之词在虎扑论坛上一度极为常见。

在借IP造势之外,亚朵的实际体量并不及它虎视眈眈的同行们。例如与亚朵同一时间开始主攻中高端的锦江酒店,其在2020年5月底就已经拥有签约酒店12000家,而亚朵今年3月才开出了608家酒店。这样算来,亚朵的体量仅为锦江酒店的二十分之一。

图片来自亚朵集团官网

在如此强大的对手面前,亚朵难道就没有机会了么?那倒也未必。从数据上看,近几年国内消费者个性化、多元化、体验化需求凸显,进一步促进了中端连锁酒店行业的增长。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研报,国内中端酒店产品依旧有52%的增长空间。

总的来看,如果亚朵能够顺利上市,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开启新一轮扩张,它仍然具备很大的成长空间。当然,亚朵在快速扩张的同时还需要走上更单纯、更有效的商业化之路,只是一味强调人文主义和IP联动,恐怕难以收获投资者的芳心。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