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长江中下游学者

当国内电商业态突飞猛进之时,作为产业互联网重要组成部分的货运行业也正迈入下半场,新一轮的竞争即将到来。为了应对老对手与跨界而来的新玩家,一众货运独角兽纷纷打起了上市的算盘,试图进入二级市场“补充弹药”。货拉拉是如此、快狗打车也是如此……当然,作为干线货运细分赛道龙头的满帮集团(以下简称“满帮”)更不会放过这个风口。

查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网可知,满帮已经在5月27日提交了上市申请文件,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YMM”,筹资额约1亿美元。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高盛等。另据此前外媒的报道显示,目前满帮的估值约在200-300亿美元左右。

在干线货运赛道上,满帮所占据的优势地位是它能够讲给资本市场的美好故事,但它对于多元化的热衷也不由得令人担忧,尤其是考虑到它目前还在盈利边缘“反复横跳”……上市后,满帮的商业化故事该如何讲?它引以为豪的多元化体系,又能否撑起这数百亿估值呢?

估值300亿美元的“巨无霸”满帮,什么来头?

在广义上的大出行领域,满帮显然远不如滴滴和货拉拉出名,但在跑长途的货车司机群体中,或许没人会不知道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家公司——正是它们,成就了今日的满帮集团。

满帮诞生之前,国内干线长途货运市场存在货车帮、运满满、福佑卡车三家龙头企业,就和曾经的同城货运和网约车市场一样,它们之间也曾因为价格战而打得不可开交。后经今日资本、元生资本等机构从中斡旋,货车帮与运满满两家达成和解,进而合并为满帮集团。

就和58速运、GOGOVAN(二者均是快狗打车的前身)一样,运满满与货车帮二者在合并前实力都不算弱小。其中,出身于江苏的运满满是典型的撮合型平台,旗下重卡司机超过500万、货主超过125万,日撮合交易额约为17亿元;货车帮则从贵州发家,主营业务是与加油站合作,通过加油站推荐、路线规划服务货车司机,其车油增值业务GMV超1.5亿元。

可以看出,二者在业务层面上本就形成互补之势,对于它们和它们背后的资本来说,强强联手比起无意义的烧钱竞争能带来更大的增量。后续事实证明了这一决策的正确——随着福佑卡车逐步转型为技术为本的履约型整车平台,满帮就成为了干线货运市场中唯一的霸主。

据满帮在本次上市文件中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其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超过10万条;在2020年里,有280万名司机在平台上完成了货运订单,站中国中重卡司机总量的20%。另据一份报告显示,满帮在干线货运市场上的占比已接近90%。

尽管如此,但满帮如何撑起那高至300亿美元的估值依然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满帮多元化手牌打不停,科技故事能否赋能干线货运?

先从满帮的财务情况看起。

翻阅上市文件可知,2019-2020年,满帮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7亿元、25.8亿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满帮2019年净亏损9281万元,2020年盈利2.81亿元。不过,若按GAAP准则计算,其2019-2020年均保持亏损,分别为15.2亿元、34.7亿元。

更细分的数据上,满帮2020年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为1739亿元,订单量则达到7170万单。2021年第一季度中,满帮GTV为515亿元,同比增长108%;同样是在一季度,满帮平均货主月活数达122万,履约订单数达2210万单,分别同比增长67%和170%。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满帮的营收“顶梁柱”仍是干线长途货运业务,这其中包括货运经纪服务收入、货运清单服务收入和向卡车司机收取的运输订单佣金。

作为国内最主要的物流运输方式,干线货运在国内物流总货量中占比接近70%,据公开数据显示,该市场的份额接近4万亿元。不过,满帮未来能在这里拿到多少增量还难说。

在干线货运领域,满帮的优势是它对于临时运力和零散资源的及时匹配。但由于临时运力价格标准难以明晰、服务质量不稳定等因素,市面上的大型物流公司会更倾向于那些长期稳定的运力提供方展开合作,或是干脆打造自有运输力量,满帮难以抢夺这一部分资源。

为了开拓干线货运以外的第二增长点,满帮近些年对多元化的探索一点也不少。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王刚在2018年就曾透露,公司已经在金融服务、二手车交易、物流基建等领域展开经营,并设立了相关的事业群。从公开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底,满帮二手车已与国内3000余家二手车经销商达成合作,收录车源近10万辆。

此外,满帮近年来也开始注重科技的力量——完成E轮融资后王刚曾表示,将会在新能源、无人驾驶等领域展开持续发展。其中,与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智加科技的合作就是个典型例子。据满帮方面公布的消息,双方的合作目标是将自动驾驶超级重卡推至万辆级规模。

不过,满帮花在研发上的费用近一年来似乎没有较大的变化。从上市文件中可以看出,满帮2020年的研发费用为4.13亿元,较2019年仅增加了4.2%,占总营业成本比重也仅有6%。要想对市场讲好科技故事,满帮恐怕还得重新思考一下该把钱花在哪里。

满帮与货拉拉,在两个万亿市场中“短兵相接”

除了这些多元化举措外,近来满帮还盯上了货拉拉们的饭碗。2020年完成约17亿美元的战略融资后,满帮高调宣称“要将融资的一部分用于进军同城货运领域”。

对于满帮来说,入局同城货运赛道既有机遇,又有风险。

机遇在于,同城货运行业目前的行业集中度还不像干线货运那样高——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市场排行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这意味着还有96.5%的巨大金矿尚待掘金者们开发。

从增长前景来看,同城货运赛道似乎也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据上述《报告》数据显示,尽管市场规模增速近期浮动变化明显,但整体来说仍然呈现上升趋势。到2025年,我国同城货运市场将突破16000亿元大关,货运量将达到128.3亿吨。

很显然,满帮可以借助同城货运庞大的市场进一步触达C端用户,进而提升用户规模以及总GMV。此外,入局新业务一事对于它未来的市值提升也很有帮助。

满帮入局同城货运领域的风险则是潜在对手的先发优势和深厚根基——在它踏入这一领域前,货拉拉、快狗打车早已在此耕耘多年。

从企业公开数据来看,截止去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经覆盖至352座中国内地城市,全平台(中国市场及海外市场)月活司机达48万,月活用户超过720万;另一方面,据快狗打车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其拥有450万名平台注册司机,业务范围覆盖6个国家及地区、400个城市的超3000万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货拉拉深耕同城货运市场数年后,已经开始向满帮所在的跨城货运市场渗透。目前,货拉拉旗下除了6.8米、7.6米、9.6米等车型外,去年11月还推出了13米大货车。

今年5月,一位货拉拉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已经开始将长途大货车业务作为第二增长曲线,并且“已经实现了约200%的年增长”。根据货拉拉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其长途大货车业务已有53万认证司机,今年预计将完成179座城市的全面覆盖。

一位货运行业观察者表示,货拉拉把同城货运的市场做开后再去进攻复杂的跨城业务,属于从上向下渗透,可操作空间更大。“它本身在同城货运行业里已经有了很强大的品牌认知,进入干线运输属于运力分层,可以满足多样化需求,覆盖更多人群。”

就这样,两家本应无甚交集的企业在各自的领域中和对方相遇了,并且双方都有明显的上市意向。待到它们从二级市场获取更充足的弹药后,同城货运和干线货运市场会爆发出比以往更激烈的价格战吗?还是说它们会在服务、合规以及技术层面展开较量?不管怎样,想要跨界占领地盘对于它们而言难度颇大,货拉拉和满帮的胜负,恐怕要在很久以后才会分出。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