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消息,据美国知名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滴滴出行正在制定计划上市计划,预计在今年夏天赴美上市。值得注意的是,滴滴还准备在其主体IPO后一两年内,剥离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然后将其单独上市。

进入2021年后,滴滴上市的消息就一直在坊间流传。有意思的是,先前几个月里,传闻中的滴滴上市地点皆为港交所,但进入4月份后,这些传闻更多指向了美股市场。

4月初,路透社就曾报道,滴滴计划在月内秘密提交赴美上市申请,计划最早7月上市。此前,一位知情人士也向媒体表示,普华永道的审计团队已在1月份入驻滴滴,滴滴IPO有望年内进行,计划以1000亿美元的估值,筹集约100亿美元的资金。

对于传言中的滴滴上市地点从香港变成美国,有业内人士认为,或许是因为滴滴在港交所碰壁,所以才选择赴美上市。但是不管怎么说,滴滴上市对于多方来说都是期待已久的事情。

7年巨亏500亿,滴滴是如何活过烧钱大战的?

2012年,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程维从阿里巴巴离职,创办了小桔科技,这也就是后来的滴滴出行。2016年,滴滴出行成为国内最大的打车软件平台。时至今日,滴滴所制霸的已然不只是网约车战场——它成为了国内出行领域名副其实的霸主。

据媒体报道,自2017年开始,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市场份额超过了90%,旗下的出行业务从两轮到四轮,涵盖了网约车、顺风车、专车、外卖配送、物流、货运等方面。为了抢占市场,滴滴从成立至今极度依赖“烧钱”打法。而不断的烧钱带来的便是巨额亏损,有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底滴滴共计亏损超过500亿元,其中2018年一年就亏损了110亿元。

成立7年,亏损7年,为何这家企业还能一直运营下去?

滴滴的续命秘诀便是资金量巨大的“外部输血”。企查查数据显示,滴滴在这九年间拿到了招商银行、阿里巴巴、腾讯投资、苹果、软银、淡马锡等四十多家国内外投资机构的战略投资,累计金额超过2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200亿元。可以说,如果不是一直有外部输血,滴滴的烧钱打法不会这么顺利。

到了2020年,滴滴的核心主业似乎迎来了转机。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突然宣布滴滴的网约车业务已经有了点薄利。这个消息当时让许多业内人士以及投资者都有些兴奋,似乎行业开始赚钱了,真正的春天来了。

可表面的光鲜亮丽并不能掩盖更深层的问题,滴滴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迎来美团、高德、哈啰围剿”,深陷泥潭的滴滴仍需苦战

早在2017年就占据了出行领域90%市场的滴滴,却一直没有实现整体盈利,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滴滴的出行业务各个方面都受到了挑战。

2018年,因为连续的两起安全事故,滴滴顺风车在各方压力下宣布无限期下线整改,这也让滴滴彻底告别了原本在顺风车业务里的领导地位。下线前的顺风车还是滴滴旗下少数能够赚钱的业务之一,据媒体报道,滴滴顺风车在2017年成交额接近200亿人民币,净利润近9亿元。

趁着滴滴顺风车下线的空当,哈啰出行、嘀嗒出行、曹操出行等出行领域的新老玩家纷纷涌入顺风车市场。其中专营顺风车业务的嘀嗒出行乘势而上,拿出10亿补贴计划,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其在2019年以66.5%的份额坐上了顺风车市场的头把交椅。目前哈啰出行与嘀嗒出行都递交了招股书,都将是与滴滴争夺“出行第一股”的强力对手。

不只是顺风车,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其他业务也在不断受到挑战。

2017年,高德与美团借助平台的流量优势,开始整合其他打车平台,大大降低了网约车的入门门槛,让那些拥有庞大运力的本地出租车公司能够更快速地完成转型,可以预见的是,滴滴未来将会面临更多强力对手的竞争。不仅如此,还有一汽、东风、长安共同出资成立的T3出行、长城汽车旗下的欧了出行、上汽集团旗下的享道出行等新老出行品牌,它们为了抢占市场,选择与美团、高德合作,通过这两个平台接单,大大降低了平台运营成本。

四轮业务陷入泥潭的同时,滴滴旗下两轮业务青桔单车也不太好过。从2018年到现在,青桔单车、美团单车、哈啰单车仍在共享单车领域厮杀,其中青桔单车刚完成6亿美元的融资,哈啰出行准备赴美上市,美团单车背靠美团集团,滴滴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势必要经历一番苦战。

造车、货运、社区团购,扩大的商业版图能滴滴“止血”吗?

虽然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表示,国内网约车市场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无论是从市场还是其他方面来说,滴滴在出行领域的想象空间都非常有限。为了“止血”减少损失,滴滴选择了开源节流、寻找新增长点的策略。

开源方面,滴滴不再坚持轻资产的模式,而且选择自己拿下汽车租赁这份蛋糕,滴滴设立了租车交付中心、还在2019年联合比亚迪推出了定制版网约车D1,自此之后滴滴司机能够直接从平台购买车辆。

不仅如此,滴滴还盯上了下沉市场,推出了花小猪打车,依旧是滴滴惯用的烧钱打法,但是过快的扩张速度也让花小猪受到多方质疑。在今年的一次交通运输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孙文剑表示,双合规完成率最低的是花小猪,它也是唯一一个合规率低于20%的平台。

除了继续发力出行领域外,滴滴也做过许多跨领域的尝试。

滴滴在2016年就开始筹备自动驾驶技术,2018年宣布与北汽、吉利等31家车企成立了“洪流联盟”,到了今年4月初,滴滴正式宣布加入造车的队伍中。除此之外,滴滴在2020年5月上线了滴滴货运,瞄准同城货运赛道发力,一个月后又推出了社区团购平台橙心优选。为了节流,程维在2019年的时候宣布滴滴“准备过冬”,一次性裁员15%,人数超过2000。值得注意的是,滴滴司机与乘客的补贴也在不断减少。

就现在来说,滴滴最大的问题在于核心业务能否真正持续盈利。但削减运营成本带来的增量始终是有限的,开源节流能否为滴滴带来更长远、更持久的盈利,还是个未知数。

尽管滴滴的“过冬”策略带来了一定的成果,但比较尴尬的是,无论是造车,还是同城货运、社区团购、花小猪平台,都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滴滴上市寻求二级市场资金支持看起来更像是不得已而为之。

对于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滴滴来说,赴美上市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相比港股市场,美股市场容量更大、资金更为充裕,而且上市规则更加清晰、节奏更容易把控,能够为滴滴带来更多支持。滴滴的上市之路或许将充满变数,但是对于众多等待多年的投资方来说,持续亏损的滴滴能否成功破局,才是他们所关心的。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