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房地产领域“编外选手”的闲鱼,再度被官方通报。

因为允许无资格人员发布房源、允许经纪人冒充他人发布房源信息、房源未核验等违规操作,成都市住建局要求闲鱼下架之前违规发布的房源信息,并且在成都关闭闲鱼租房这一板块。

至于问题的解决方法,成都市住建局的方案是,要求闲鱼封禁违规账号、完成和成都租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的对接、确保对房源信息的核验,当要求全部完成之后,闲鱼才能重新在成都市开放“闲鱼租房”这一版块。

闲鱼租房乱象:虚假房源、“妖魔鬼怪”横行

闲鱼原本只是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二手交易平台,在2016年9月推出了租房业务,业务模式与主业二手交易一样是C2C。背靠阿里巴巴的闲鱼跑步入场,一年时间便积累了1800多万用户,在2018年时闲鱼还接入芝麻信用体系,信用达标就能免押金租房。

闲鱼租房的目标,似乎是想给用户们打造一个“理想乡”——信用高便能免押金、免中介费,而且是一个有正规平台监管、背书的租房渠道,但闲鱼似乎还未达到幻想中的效果。

有牛财经发现,在黑猫投诉上搜索闲鱼租房时,相关的投诉信息有60条,其中许多投诉都与虚假房源有关。除此之外,闲鱼的“正规”也得打个问号,根据有关规定,企业或个人如果想要从事房地产经纪活动,除了要向有关部门备案,企业经营范围中也应当包含“房地产经纪服务”,但根据天眼查显示,闲鱼母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并没有“房地产经纪服务”这一项。

事实上,这不是闲鱼首次被点名。

今年4月9日,北京市住建委在微信公众号上披露,发现闲鱼涉嫌存在发布转租保障房等违规租赁信息、允许未备案机构以及无资格人员发布房源等问题。当时闲鱼在站内发布公告称将会下架或者删除房源信息、降权或屏蔽房源信息、限制发布等处罚措施。

虽然闲鱼表示会限制发布,但目前通过闲鱼发布房源并不困难。根据有牛财经的实际体验,现在闲鱼上发布租房信息还是可以选择“房东直租”、“转租”以及“其他来源”,无论哪一项都不需要证明,有牛财经上传的与租房无关的图也通过了房源发布,而且发布者甚至无需任何材料也可以申请“个人房东”认证。

除了房源发布操作简单,闲鱼上还有众多“妖魔鬼怪”。当平台高速发展时,大批中介涌入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闲鱼上也能申请机构账号,在房屋租赁首页便有房屋中介机构的房源信息,闲鱼官方也会特意标注出来。

虽然闲鱼上有数量众多的机构账号,但还是有中介冒充个人房东。有牛财经观察到,在闲鱼部分个人房东的详情页中,都有着数套房产,更有甚者出租信息多达两位数,这显然与正常个人房东的情况不太相符,这为消费者也带来了不可控的风险。

不只是中介问题,在闲鱼上还有大量二房东、三房东,用户甚至对此见怪不怪,有资深闲鱼租房的用户表示,二房东比真正的房东还多,早就习惯了。

租赁乱象下的房屋租赁市场:市场规模破万亿,监管正在收紧

房屋租赁平台所存在的问题,并不是单单闲鱼一家平台独有的。

4月23日,新华网就对网络房屋租赁平台乱象提出过批评。新华社文章中提到,房屋信息里照片是假的,价格是假的,就连房东的身份也是假的,租房平台假房乱象,安居客、25同城、贝壳找房、闲鱼等线上租赁平台全部沦陷。

为什么会有房屋租赁平台的乱象?俗话说无利不起早,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年国内住房租赁市场规模达到1.5万亿,各方为了抢夺市场自然是手段频出。

从房源信息来看,为了吸引流量,中介们普遍使用精美的假图、故意标低房源价格,当吸引到消费者后,当消费者准备去看房时,中介们会告知消费者房源已经没了,并推荐其他房源。除此之外,一些不具备相关资质的公司或个人,会通过捏造低价房源或复制过期房源信息,来吸引消费者,这一套甚至成为“真假中介们”的惯用伎俩。

另一方面,租房平台的管理不当,甚至称得上是不管理,助长了这一气焰。根据有牛财经实际体验,在安居客、闲鱼租房等房屋租赁平台上,不需要验证或者只要简单地验证后,便可以发布房源信息。例如闲鱼,不需要任何审核便可以发布房源信息,贝壳找房会进行简单的电话询问。

除此之外,还有中介或者二房东冒充真正的房东。当许多消费者在第一次上当受骗之后,便再也不选择在平台租房看房,长此以往对于租房平台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闲鱼被北京住建局约谈时,曾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类似的约谈至少说明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很多新情况,闲鱼的二手租赁和买卖是一种新的交易方式,对此类平台进行监管,也说明房地产方面的监管正在更多方面落实。

随着北京、上海等地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监管收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消费者们便不需要再为分辨“真假房东”、虚假房源等问题而发愁。但就目前来看,在闲鱼租房、安居客等房屋租赁平台上,房源的真实性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