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跟谁学在资本市场又栽了个“跟头”。

4月22日,跟谁学官方宣布,旗下跟谁学品牌名称将聚焦“高途”,之前被大众熟知的“跟谁学”品牌名将会在B2C业务上停用,而且集团名称也会从百家集团改名叫高途集团。

对于改名,跟谁学解释称,现在“高途课堂”的业绩已经占到了年报的近90%,“跟谁学”这个品牌名已经不能代表集团现在的业务品牌,改名主要是为了节约营销费用以及将业务聚焦到“高途课堂”的业务上。

对于跟谁学的这个解释,市场好像不怎么看好。改名之后,跟谁学股价出现大幅下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0%,最终收盘时下跌9.17%,收盘价每股26.93美元,一夜之间,蒸发了7.0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上市一年多遭机构做空近20“跟谁学”“改头换面”渡过难关

2014年,随着在线教育热潮兴起,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了跟谁学。企查查数据显示,跟谁学成立至今,共拿到了三轮融资,投资方有高榕资本、启斌资本、金浦投资等机构。

对于跟谁学来说,改名或许是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从2020年开始,跟谁学过的就不太舒服。据不完全统计,跟谁学在2020年中遭到了灰熊、香橼、天蝎、浑水等众多知名做空机构做空15次,做空机构对跟谁学存在教师资格造假、刷单、数据造假等问题提出质疑,虽然跟谁学每次都有做出回应,但做空机构们还在继续盯着跟谁学。

再加上2021年3月26日Archegos Capital爆仓带来的股价断崖式暴跌的影响。跟谁学的股价从2021年1月27日的最高点每股149.05美元,在三个月内下跌超过80%,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人民币。

除了做空机构的威胁,其实在线教育领域,早有前辈改过名字,而且都是随着改名,对业务进行调整。

2013年,成立十周年的学而思就将集团名称改为“好未来”,理由是当时“学而思”的名字用于理科、培优事业部、集团三个层面,让内部和外部客户产生混乱。

2016年,猿题库将公司名称正式改名为“猿辅导”,为了重新探索盈利模式,随着更名,猿题库也在调整业务重心。

有业内人士认为,跟谁学改名除了业务调整的原因外,或许还与“跟谁学”在这几个月中受到了太多的关注有关,而且将业务整合后,在广告营销方面,只需要专注于“高途”这一个品牌,这样能够节省一定的营销费用,对跟谁学来说或许是个不错的方法。

财报显示,跟谁学2020全年营销费用高达58亿元,同比增长458.7%,而跟谁学全年总营收也才71.25亿元,而且亏损了13.93亿元,这也是跟谁学上市后首次全年亏损。

在这种情况下,跟谁学现在官宣聚焦“高途课堂”,也就不难理解,而且跟谁学在“改名”这件事上,早有预谋。

目前,“高途课堂”已经是跟谁学的主力业务,为跟谁学2020年第四季度贡献了90%的业绩,但这一占比并不是因为高途课堂业务发展迅猛,而是跟谁学在2020年10月将旗下所有K12业务,整合到了高途课堂中,就连旗下成人教育业务也改名叫高途学院。

虽然有着好未来、猿辅导的改名先例,但是跟谁学一直存在着品牌割裂的问题,外界似乎很少将高途课堂与跟谁学联系在一起,跟谁学CEO陈向东也曾公开透露过,他很多朋友的孩子都在高途课堂上网课,但是当陈向东说高途课堂是跟谁学旗下业务的时候,许多朋友都很惊讶。

这也意味着,许多不太关注“跟谁学”的投资者,只听说过美股市场上的“跟谁学”,甚少有投资者听说过“高途”。这对于跟谁学来说,意味着品牌影响力要重新开始建设。

对于品牌割裂的严重性,跟谁学或许深有体会。在回应香橼的做空报告时,跟谁学就提到过:“该做空报告完全不知晓公司K12课外辅导收入的主要来源为跟谁学旗下品牌高途课堂,对公司业务运营的无知令人发指。”

这么看来,跟谁学似乎有点想要通过“改头换面”,来渡过难关的意思。

危机四伏的在线教育,重新出发的“跟谁学”该怎么办?

对业务进行调整的背后,除了做空机构的威胁和品牌调整等因素影响外,整个在线教育的大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

在资本的吹捧和疫情的影响下,在线教育在2020年进入“增量时代”,但是随着不断有新玩家入局,在线教育平台的获客成本也越来越高。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透露过,目前在线教育大班模式获客成本普遍在3-4K元,而一个学生一年能够产生的收益和获客成本相差无几,再加上行业内续班率普遍不超过75%,造成了众多在线教育企业亏损,跟谁学2020年的成绩单也能说明这个问题。

此外,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乱象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今年1月26日,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的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机构被曝在广告中使用同一名演员扮演名师。对于此事,监管机构点名批评猿辅导、作业帮两家机构,也有官媒指出,在线教育机构决不能背离教育初衷,要将精力放到研发上,守住服务质量底线。

随着竞争越发激烈,2020年中野蛮生长的在线教育行业,对任何风吹草动都非常敏感。

3月26日,“北京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将暂停”、“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中小学学课培训机构”和“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等传言引发广泛讨论,前两则甚至有不知真假的录音和文件作为证明。虽然没有监管部门出面确认这些传言的真实性,但跟谁学也受到此次影响,当天收盘时股价暴跌41.57%。

各类监管传闻满天飞,以及3月16日中央网信办成立了在线教育专业委员会。种种迹象表明,监管落地只是时间问题,而3月份的传言中将对在线教育公司进行广告管控的消息,对于极度依赖线上推广渠道的跟谁学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与此同时,同为在线教育领域的“作业帮”和“猿辅导”正在试图赶上在线教育IPO的末班车,双方先后有准备IPO的消息传出,这两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估值都超过百亿美元,而且在2020年都获得了投资机构数十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俞敏洪表示:“如果把资本撤离,其实在线教育立刻就会退潮了。过三五年再来看在线教育到底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模式,那个时候才能看清楚”。

对于“跟谁学”来说,改名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既能换个马甲重新出发,又能再次整合业务,但是在那之前,学生和家长们更加关心的是改名后的“高途集团”能否回归教育初心,提高教育质量。而对于投资者们来说,“高途集团”能够拿出新的成绩,才是他们期待的。学生、家长以及投资人关心这些问题,跟谁学只靠“改名”是难以解决的。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