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3.15”晚会事件多次登上热搜的360创始人周鸿祎,近期又有了新动向。

据第一财经报道,4月19日,周鸿祎低调现身2021上海国际车展哪吒汽车展台。一位哪吒汽车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360方面与哪吒汽车接触已有两月之久,周鸿祎此前还曾带团队到哪吒汽车工厂调研和体验哪吒汽车产品。

令人在意的是,这并非周鸿祎头一次主动与汽车扯上关系。今年3月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周鸿祎就曾畅谈自己对于未来智能汽车的看法,他认为,智能汽车“本质上可以形容成4个轮子上的一部超级手机”,同样需要考虑网络安全的问题。发表这番言论的前一天,周鸿祎还在2021两会上提交了三份报告,其中就有一份与智能汽车网络安全有关。

如今智能汽车风头正盛,百度、小米等科技互联网企业近期均曝出了自行下场造车的计划。在这种大背景下,周鸿祎近来的动作不由得引人遐想——连续错过数次发展机遇后,“红衣教主”终于要领着360下场搏一搏智能汽车的风口了?

广告钱不好赚,360“被迫”乘上智能汽车新风口

若不是主业务近年来屡屡受挫,或许360还不至于急着盯上智能汽车这一风口。

2019年以来,互联网广告市场红利散尽,行业正式进入存量博弈时代,这对依赖广告为生的360来说是个巨大的不利因素。根据天风证券研报显示,360在2019年上半年的广告业务ARPU(用户平均收入)已经远远低于百度、腾讯等一线企业,仅与新浪微博大致相当。

受2020年上半年的疫情影响,各大企业在互联网广告上的投入变得更少,360的广告业务营收也跟着持续下滑。整个上半年,广告业务仅为360贡献了32.99亿元的营收,同比大幅下降29.76%。进入三季度后,360的广告业务颓势依旧没有好转,总体营收同比下降16.26%至79.74亿元,净利润更是下降了67.03%,仅为17.07亿元。

进入2021年,360又被来自央视的一记曝光打得颜面扫地——今年的“3.15”晚会上,360旗下搜索业务因平台上出现大量虚假医疗广告而被点名,而就在2016年,周鸿祎还信誓旦旦地在公众面前起誓,360搜索将放弃一切医疗商业推广业务。

这之前,360曾发布业绩预减公告,表示公司2020年度实现扣非净利润约为25.1亿元~31.10亿元,较2019年同比降低约12%~29%。从这份公告中不难看出,360广告业务的窘境不仅没能得到排解,反而变得更严重了。

360的广告业务为何疲软?除了互联网广告红利褪去的因素外,它在移动端上不占优势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众所周知,当老对手们乘上移动互联网风口时,360还停留在搜索引擎和PC浏览器市场,直到今天它依旧没能跟上BAT的步伐。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目前手机浏览器排行前三的选手分别是谷歌Chrome、UC浏览器和QQ浏览器,360安全浏览器甚至没能出现在独立榜单上。

过去的失败固然令人感伤,但向前看同样重要。在如今智能化的大趋势下,汽车正在成为下一个世代最重要的硬件之一,其地位也许会等同于如今的智能手机。十年前,360没能跟上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浪潮,为此它付出了掉队至二线的代价;十年后,已然孱弱的360再也没法承受一次错过风口的代价了——是生是死,在此一搏。

智能汽车安全市场,到底有多香?

“……周鸿祎希望在智能汽车网络安全业务上分一杯羹,至于他是否想像小米一样躬身入局,目前还没有更多的信息。”一位接近哪吒汽车高层的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设想一下,在未来,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政府与企业的运转都架构在网络和软件之上。但只要是软件就不可避免有漏洞。”这是周鸿祎在两会上的发言。此外,他还举了一个例子——2020年,360帮助一家世界知名车企发现了17个漏洞,而这些漏洞可以使几百万辆正在行驶的汽车被远程控制。

从这种种迹象不难看出,360计划切入智能汽车行业的方向大概率定位为软件,而且若不出意外,360仍会将它的老本行——安全软件作为汽车领域的发力方向。毕竟,当年进军手机和直播业务的屡次失败也证明了一点,那就是360玩不转安全业务之外的C端业务。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当下,智能汽车要面临的网络安全隐患可谓是无处不在。欧盟网络安全机构(ENISA)的报告显示,目前的智能汽车容易受到各种网络攻击,包括传感器攻击、误导目标检测系统、数据中心后端恶意攻击,以及在训练数据或物理世界中呈现的对抗性机器学习攻击。

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现实中曾发生过的事件。2015年,两名网络专家入侵了一辆Jeep自由光的车载系统,启动了车上的各种功能;2016年,日产汽车发现黑客可以入侵汽车系统,控制电池操作致使车辆快速耗尽电池,因此他们不得不关闭为其专门开发的应用程序。

作为如今新能源汽车的一大龙头,特斯拉的特色就是智能化。今年早些时候,特斯拉甚至大胆地为其新款Model S换上了全新中央触摸屏,并搭载《巫师3》、《茶杯头》、《星露谷物语》等游戏——可惜,即使强如特斯拉,同样免不了遭遇网络安全方面的问题。

2015年,一名黑客入侵特斯拉Model S的车载系统,导致其在行驶过程中突然熄火;2017年,来自360和腾讯的安全技术人员分别演示了如何远程进入特斯拉的车载系统和电网系统;2020年发生的特斯拉APP宕机事件则导致手机无法与车辆连接,甚至有车主直接被锁在车中。屡屡曝出的安全问题,无疑对行车安全和人身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传统汽车,智能汽车内部功能大幅增加,于是汽车与外界终端、基础设施以及云端之间的联通通道也随之增加,导致更多的信息接入点和风险点暴露出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一家老牌安全企业的360无疑有着不小的发展空间和想象力。

除了智能汽车,360就没别的选择了?

为了走出营收模式单一的难关,近些年来周鸿祎在多元化布局上可谓是煞费苦心。2016年,360在花椒直播的A轮融资中投入了近6000万元,又在当年底宣布战略投资熊猫直播,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在短视频领域,360也投资了奶糖、北京时间等产品。

但周鸿祎显然打错了算盘,360在互联网领域的布局,就像当年的“奇酷手机”那样,最终变成了烂尾业务——花椒直播活过了“千播大战”,但光辉逐渐黯淡,逐渐泯然众人;王思聪的网红体质也没能从资金链断裂中拯救熊猫直播。对内容方向的争执,则拖垮了奶糖和北京时间这两家本应大有前途的企业。努力到最后,360在内容领域仍是一无所有。

在智能硬件领域,360的成就倒是相当亮眼。目前,360已经形成以家庭防火墙、路由器、智能相机、智能门铃、扫地机器人等数款产品组成的loT矩阵,前段时间所推出的平衡车也能作为其技术不错的落地场景。不过,智能硬件业务并不算是一门赚钱的生意,而且还需时刻提防小米、百度等强力对手的竞争,前景还尚不清晰。

纵观360的业务矩阵,似乎只有老本行安全业务还算稳健,尤其是政企服务这一方面。根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360面向B端和G端(政府)的安全及其他业务营收已达4.73亿元,所占比重也在稳步增加当中。

“……我们前几年通过互联网模式挣了钱,这两年也在转换商业模式,立志要打造中国最好的,面向企业、城市的安全服务。”在2021年初的“创新大会2021”上,周鸿祎如是说道。

从政企安全业务的市场规模来看,虽然其并不能和时下热门的智能汽车等赛道相比,但仍有一定空间留给360。根据中国网络空间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安全产业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国内网络安全技术、产品与服务总收入约为523.09亿元,到2023年底,这一市场规模或将突破千亿元。

360和周鸿祎或许无法借助政企业务重回互联网第一梯队,不过,360在安全领域多年来积累下的优势少有人能够企及,若是其政企安全业务稳步发展,保持自身目前的地位不落下风并不算难事——毕竟,总有人想念周鸿祎,而360那抹亮眼的绿色也还活在很多人的电脑上。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