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淘宝宣布将联合菜鸟驿站推出按需送货上门服务。首批尝试将在北京、上海、杭州三个城市启动,淘宝包裹入站后,消费者可以选择自主送货上门或到驿站自提。对此,淘宝和菜鸟驿站双方的解释是,将选择权还给消费者,虽然说得挺好听,但快递送货上门本就是应该的,淘宝究竟打得什么主意?

淘宝解决老问题,无利不起早

根据淘宝官方的解释,用户在淘宝上购买的商品可以通过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送货上门,与中间的快递物流方关联不大,而通过菜鸟驿站配送产生的配送费,由淘宝给予补贴。

参考一下互联网企业通用的打法,是不是有点眼熟?

说到底,这就是淘宝通过补贴菜鸟驿站,达到与其他平台的用户服务差异化的目的,直击送货上门这一网购痛点,在黑猫投诉上,用户关于快递方面的投诉案例达到了22万条,其中有许多投诉都是快递不送货上门。

其实这不是阿里巴巴第一次打这个主意了。2020年10月28日,天猫超市宣布将联合菜鸟驿站推出“送货上门,不上必赔”的服务,承诺非特殊原因,天猫超市商品一律送货上门。

天猫超市强调送货上门服务,与其业务模式也有一定关系。天猫超市主打城市购买次日送达,效率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次次都放在驿站,势必会影响用户的购买体验,而且此前仅有顺丰、京东等部分快递会送货上门。

在快递物流方面,京东因为高效的快递速度和送货上门的服务,受到了许多用户的青睐。但是随着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快速增长的包裹数量与快递员的数量已经不成正比,再加上许多办公场所以及小区都不允许快递员进门,菜鸟驿站以及各类快递柜的发展也就成了必然。

可是必然不代表合理,今年3月,新华社官方微博提到了快递员未告知用户便放入快递柜,导致用户要80元滞留费才能取到快递。对于放进快递柜,快递公司们自然有着自己的说法。除了有些地方不允许快递员进门,还有就是许多用户都是上班族,白天拿快递不方便。

嘴上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实际早在2018年就有相关政策,要求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以及收件人,并让收件人当面验收。而快递不送货上门的原因,还是“钱”的问题。

快递业“价格战”难以为继,阿里巴巴为通达系扫清后路

近些年各大快递公司深陷价格泥潭,整个快递行业的单票收入都在下降。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圆通、申通、韵达、中通的单票收入都同比下降了约20%。其中,申通快递2020年营收215.65亿元,同比减少6.6%,但是净利润却只有1.18亿元,降幅达到了93.62%,而申通2019年的净利润是18.53亿元。

其实,2020年的快递行业战火已有渐熄之势,毕竟烧到最后对大家都没好处,但是在极兔快递最低不到1元的“低价倾销”之下,众多同行只能选择默默加入价格战,就连之前主打高端的顺丰2020年单票收入也同比下降了18.99%。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能省就省,而过度节约成本带来的便是服务质量下降。

快递不送货上门,还能大幅减少人员成本。就目前来说,快递员的从业人数根本难以实现件件上门,申通副总裁范纪华在2020年7月召开的一次快递行业会议上曾透露过,现在快递行业的痛点不仅仅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而是怎样招到足够的快递员。

根据国家邮政局的统计,到了2020年底,全国快件数量已经超过830亿件,而2019年的快递从业人数才300万,更别提其中还有许多管理人员,参与配送的快递员人数会更加少。如果既要保证送货上门服务,还要完成日常的快递单数,那么就只有招到更多的快递员,这就又是一大笔运营支出,将会继续增加快递公司们的营业成本。在此情况下,快递公司们选择装“鸵鸟”也就不难理解。

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总该是要结束的。极兔快递因为“低价倾销”被警告后依旧我行我素,导致最近被义乌邮政管理局处罚,部分分拨中心停运。根据义乌邮政管理局方面的说法,极兔价格在义乌低至1元以下的快递单价,远低于成本价。处罚消息出来后,和极兔快递关系匪浅的拼多多立马“割袍断义”,紧急宣布与极兔快递无特殊关系。

除了面对监管,极兔快递自身的造血功能也极差,只花钱不挣钱,将“烧钱换规模”的打法做到了极致,虽然今年4月初有消息称极兔快递拿到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甚至还有计划赴美IPO的消息传出,但是能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可以预见的是,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不是因为监管强制介入而停止,就是快递公司们熬到最后互相和解。而在这样的预期之下,淘宝补贴菜鸟驿站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不只是提升了自身平台用户的购物体验,也能起到为通达系公司完善服务链路的作用。

不过这样看来,被迫进入价格战的顺丰目前就很危险了,有了菜鸟驿站的助攻,通达系就能够腾出手来完善自己的供应链效率和服务体验,这让顺丰凭借服务在低价市场取得的竞争优势就显得不是那么的突出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