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消息,据多家媒体报道,国内社区食材连锁平台“懒熊火锅”近日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由星陀资本领投,老股东字节跳动和虢盛资本继续跟投。懒熊火锅方面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数字化系统研发和市场扩张。

自去年以来,资本以及各家巨头持续看好火锅食材市场,入局者甚多。除了本次拿下亿元融资的懒熊火锅之外,还有锅圈食汇、锅奢、自然馋、川小兵、火锅物语等初创企业与其竞逐市场。另外,像是国美、三全、蒙牛这样的门外汉也跨界卖起了火锅食材,来自资本的持续加注更是将相关概念炒的风光无两。在这块全新的处女地上,是否真能如一些人所想的那样,“跑出第二个海底捞”?这无疑值得业界好好探讨一番。

引来字节跳动两次押注,懒熊火锅什么来头?

就和许多餐饮业巨头的发家故事一样,懒熊火锅创始人高飞同样是抱着对火锅的狂热爱好进入了这条赛道。从火锅店的加盟做起,再到成立自有火锅品牌“醉爱你优”,自称“爱吃火锅”的高飞始终坚持自己的梦想:打造一个门店遍布全国的火锅品牌。

为了完成自己的理想,高飞尝试了火锅赛道中的多种商业模式,例如鱼头火锅、火锅外卖等。在创业途中,高飞逐渐打造起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建立了调料、肉类、饮料工厂以及自己的商学院,这为后来懒熊火锅的创立提供了坚实的供应端基础。

2018年,高飞请来专业人员打造了新品牌,主打R2C的“懒熊”自此踏上征途。

早期的懒熊火锅形象与今日相去甚远,当时高飞和自己的团队为店面选择了一千多种商品,包括粮油、半成品菜,甚至还有包子和粥,几乎算得上一个全品类超市。但在经历了巨量的产品浪费和地狱般的门店管理后,痛定思痛的高飞精简了懒熊火锅的SKU,只售卖自家供应链加工过的牛羊肉、蔬菜等火锅食材,以及一些中餐半成品。据媒体统计,懒熊火锅目前的SKU约有350-400种,还与西北菜、川湘菜等不同类型的百家餐厅合作推出过菜品。

此外,懒熊火锅坚持小店面运营,这与高飞此前做过的两三千平方米的大型火锅店截然不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飞表示,小店面的成功案例有周黑鸭、张亮麻辣烫等企业可供借鉴,走这条路可以将体量做的很大。“这是一个把品牌做到全国,不断开放加盟进而扩张的好路子。”

据懒熊火锅方面公开的数据显示,其2020年至今已在全国开设了超过千家门店,其中零售门店以河北、安徽、郑州、陕西等中原大省为主要根据地,北京、上海等地则多为直营门店。

将本次融资算在内,懒熊火锅已经连续拿下四轮融资,融资额度从千万元人民币到上亿元不等,投资方除了星陀资本、虢盛资本、饭一萌外,字节跳动也连续两次参与其中。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通过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山西懒熊火锅超市管理有限公司13.8%的股权,认缴金额达17.68万人民币。

玩家扎堆入局,火锅食材市场有什么样的魔力?

近年来火锅食材市场风起云涌,入局者甚多,懒熊火锅仅仅是其中较抢眼的一员而已。

早在2017年,国内就已涌现出了像锅圈食汇这样的火锅食材便利超市,时至今日它已经膨胀成行业内的头部玩家。截至2020年12月,锅圈食汇在全国的门店数量已经突破5000家,并且仍在快速增长。此外,一些地域性品牌也于今年开始在舞台上崭露头角,例如主攻东北市场的邹立国,在湖北扎根的火锅物语等,前者门店数量超过800家,后者有大约300家。2020年10月,火锅物语还完成了约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同时,巨头也被这块尚未被过度开发的处女地吸引了注意力,纷纷开启跨界布局之路。2020年8月,三全食品推出“三全涮烤汇”、国美的“锅美优食”当年9月份开业、王老吉12月祭出“小吉锅派”,蒙牛冰品事业部更是颠覆传统,在今年2月结合“冰激凌+火锅食材”概念推出社区生态店“冷冰器”,主打冷冻火锅烧烤食材。

如此热闹的市场,已在火锅行业深耕多年的传统企业们自然不甘于落后。2020年11月,有媒体报道称海底捞在北京东五环开设了一家火锅食材店,商品主要来自兄弟公司蜀海和颐海。此外,蜀大侠也推出了自家的火锅食材店“自然馋”。

巨头们的扎堆涌入,让这条赛道变得无比火热。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过5300家企业正打着“火锅食材”、“火锅超市”、“火锅外卖”的名号,其中有超过六成的火锅食材相关企业是在一年内成立的。细分来看,2020年我国火锅食材相关企业新增了3400余家,较2019年上涨了216%。

有行业从业者认为,近年来社区生鲜行业已经涌现出了一批独角兽,甚至有选手的估值超过了百亿级别,同时冻品这门行业也诞生了年营收达数十亿的企业。另外,目前国内乐意消费火锅又不愿自己动手制作,甚至懒得跑远路去火锅店的年轻消费者大有人在,2020年上半年爆发的疫情更是加大了“到家火锅”这一需求。结合生鲜和冻品的特色,以及国内庞大的用户群体,火锅食材生意显得非常性感,这也是它能够吸引一大批新玩家的原因。

“把店铺开到几万甚至几十万家,就会诞生一个不亚于海底捞的企业。”当年高飞刚做起懒熊这个品牌时,一家专业机构这样对他分析道。

火爆的火锅食材赛道,能容下一个新的海底捞吗?

自2018年上市以来,海底捞股价一路疯涨,势头甚是吓人。截至2月24日收盘,海底捞股价报66.7港元,总市值达3535.10亿港元。

如何在餐饮行业,尤其是火锅行业复制海底捞的奇迹,是餐饮老板们时刻考虑的问题。如今,所有人都在谈论号称能够“再造海底捞”的火锅食材生意,这的确给了他们一种“不上车就晚了”的紧迫感——但这门火爆到不能再火爆的食材生意,真的能够容下一个新的海底捞吗?

本质上来说,火锅食材店是生鲜门店和便利店在火锅这一赛道的延续,而对于生鲜和便利店来说,供应链极为重要,这让火锅食材店也成为了一门极度烧钱的生意。

以本文的主角懒熊火锅为例,其发展初期几乎全靠高飞自己的投入在苦苦支撑,挣回来的钱不够投资是常有的事。“在传统餐饮行业,一个最好的系统可能只要一千万,现在建一个供应链就要上千万,随便买一个系统也要上千万,这是以前想不到的。”高飞表示。

海底捞的供应链在业内一直为人所称道,包括为其提供火锅底料和调味品的颐海国际、提供食材加工和仓储服务的蜀海集团以及羊肉的专供商扎鲁特旗海底捞等,这些节点组成了海底捞茁壮的供应链体系,也撑起了它三千亿的市值。毫无疑问,复制海底捞的供应链体系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重现懒熊火锅或是锅圈食汇供应链的发展路径也并不容易,通过合作的方式打造供应链体系,可能是新入局玩家们更好的选择。

另外,即使有疫情期间“到家火锅”业态的加持,国内消费者对于火锅的消费频次仍不比其他餐饮品类,还有消费者对在家吃火锅抱有一定顾虑。据NCBD(餐宝典)调查显示,有45.2%的受访者认为在家吃火锅味道太大难处理;另有61.6%的受访者表示在家吃火锅缺乏仪式感和氛围。

这些因素注定了火锅食材超市会是一门低频生意,很大程度上要依赖老客户复购来撑起场面。相较于高频消费的社区生鲜店和便利店,要想经营好一家火锅食材超市可谓是难上加难。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