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瑞幸咖啡官方在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发布了新零售合作伙伴招募计划,这也意味着时隔一年、经历了种种困难后,瑞幸再次开放了加盟。

本次开放加盟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能够在2023年前完成4800到6900家自营店的计划。虽然财务造假事件从爆发到现在已经接近一年,但目前的瑞幸仍然是一个“烂摊子”,此外瑞幸还在上演高层夺权的内部斗争,即使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1.8亿美元达成了和解,但未来依然来可能面临巨额罚款和赔偿。

瑞幸咖啡再度迎来扩张

根据瑞幸咖啡的说法,本次宣布放开加盟,瑞幸将不收取任何形式的加盟费,同时瑞幸总部还会给予加盟者支持,共享公司的营销推广资源。

对于加盟者来说,加盟者需要支付给瑞幸咖啡前期投入总费用在35-37万之间。这其中生产设备费用占大头,大约为19万元左右,其次是装修费用,预计在11万至13万,此外还有5万元的保证金。

关于瑞幸咖啡的加盟业务,其实这一计划早在2019年就已经推出。之所以中途停掉了也是因为去年年初的疫情,加上上半年爆发的财务造假危机,导致瑞幸没有精力再去推动加盟的业务。

疫情和财务造假对瑞幸咖啡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事件爆发后,瑞幸几乎被所有的消费者和投资者不看好,虽然此前发放的咖啡券并没有受到影响,消费者仍然可以使用。但相比此前的漫天发券,引来大量用户白嫖,之后的瑞幸更改了优惠的方式,由折扣券改为满减券、立减券,开始走精准营销的路子。

至于此前遍地开花的线下门店,自然也是迎来了一小波的关闭浪潮,但大多也是客流量低和盈利不佳的店。

来自瑞幸咖啡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目标是在2023年拥有4800到6900家自营店。在现有的门店中,已经有超过60%在2020年11月实现了盈利,瑞幸咖啡管理层预计,2021年将实现整体盈利。

相比之前,目前瑞幸咖啡在单价上毫无疑问是上涨了,但相比竞争对手,价格的优势依然存在,这也是在经历了多次风波后瑞幸咖啡依然能够卖出去的重要原因。

1.8亿美元和解后仍有变数

12月17日,瑞幸咖啡官方发布声明,已经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部分前员工造假事件达成了和解,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亿人民币)和解费,并称目前门店运营稳定,经营正常。

1.8亿美元对于目前财务本就拮据的瑞幸绝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至少已经相当于几千万杯瑞幸拿铁了,但和解仍然是目前瑞幸最想要的结果,它为后续的诉讼达成了和解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和解并不意味着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的结束,瑞幸目前仍然面临着国外的投资者集体诉讼,和高管刑事责任的诉讼。只不过,与SEC达成和解后,表明了瑞幸将有机会在投资者集体诉讼中再次和解。

根据美国的法律,财务欺诈不仅要负刑事责任,个人和公司还将面临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的罚金,而相关的审计机构也会面临诉讼。

目前,来自加州、纽约州等多个律所已经表示,如果有投资者在财务造假前购买过瑞幸的股票,可以与他们联系以追回损失。目前,瑞幸咖啡在美国的集体诉讼案已经指定了首席原告和律师事务所,预计瑞幸的财务造假事件影响还将持续至少两到三年。

瑞幸的权力之争

财务造假事件的风波还未结束,瑞幸内部的权力斗争却甚是激烈。

新年伊始,瑞幸就被一封联名信推上了热搜。这封联名信由瑞幸咖啡的四十余位副总裁、分公司总经理、核心业务高管共同签署,并被转发到各大社交网站上。

全篇控诉了瑞幸咖啡郭谨一存在贪污腐败、滥用权力、能力不足的问题,并希望董事会罢免其董事长的地位。联名信发布后,郭谨一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击。称举报信是在钱正耀、钱亚治等组织并起草,部分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他已经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

郭谨一一度被外界认为是陆正耀留在瑞幸的人,但目前两人却分道扬镳。

至于这场关于瑞幸的权力之争,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双方各退一步,不然好不容易恢复元气的瑞幸,很可能在权力斗争的过程中被直接拖死。

财务造假事件的后续诉讼、高层的权力斗争,对于整体盈亏状况已趋于平稳的瑞幸来说都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剑。而瑞幸之所以在今年重新开放加盟,也是希望能够以更好的数据来挽回投资者的信任,只有业绩表现的更加优秀,才能应对接下来要面对的困难。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