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健康,这只被刘强东寄予厚望的美丽独角兽离港交所大门越来越近了。

继11月15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后,京东健康又在近日披露了其IPO定价。据彭博社报道,京东健康将以每股62.8港元至75.58港元的价格出售3.819亿股票,计划筹资额35亿美元。这意味着京东健康将打破十年前日本大冢制药上市时23亿美元的募资额记录,成为亚洲医疗保健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IPO募资,同时也是自蚂蚁集团暂缓上市以来的香港最大新股。

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京东健康视为最大对手的阿里健康也公布了其2021财年的中期业绩。据财报显示,阿里健康在财年前半段的收入为71.6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4%,毛利增速达到80.32%,共计18.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健康上半财年首度扭亏为盈,实现盈利2.79亿元。受此利好消息激励,阿里健康股价次日涨幅超8%,目前其市值已突破3000亿港元。随着京东健康上市之日的临近,其市值能否在短期内逼近甚至超越阿里健康,就成了投资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营收、利润全面领先阿里,京东物流功不可没

靓丽的市值需要更靓丽的业绩来支撑,对于京东健康来说,这一点并不难满足。

据招股书显示,京东健康2017至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55.53亿元、81.69亿元、108.42亿元,今年上半年,京东健康总收入达到87.77亿元,营收增速达76%,全面领先阿里健康。

盈利方面,京东健康2017至2019年的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上半年京东健康盈利3.71亿元,同样超越了阿里健康2.79亿元的净利润。

上半年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之所以能拿下如此优异的成绩,和疫情期间欣欣向荣的在线医药零售行业脱不开关系。病毒肆虐之下,医院、药店等传统购药渠道封闭,被病痛困扰的消费者只能转向网上购药,导致相关需求暴涨。京东大药房、阿里大药房因此才赚的盆满钵满。

此外,处方外流政策的推行也进一步扩展了在线零售药房的发展空间。据统计,目前中国门诊药品销售额中有87.6%在线上流通,而这之中又有32.5%的药品在线上分销。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中国在线零售药房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在线零售药房市场规模将在2022年达到2760亿元。

在需求增多和市场变广的大前提下,稳定而持续的药品供应和及时的配送是两家巨头较量的重点,而在配送领域,京东健康的优势相对较大。

从招股书中的信息来看,京东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包括多家制药公司和健康产品供应商在内的供应链网络。同时,京东健康还有京东集团高效的自营物流体系支持,全渠道布局已覆盖超过200个城市,在布局范围上略胜一筹。相比之下,阿里的“半小时达,24小时送药”服务体系截止今年3月仅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范围远不如京东。

年活用户未能超越阿里,京东健康的单一业务困局仍待解

当然,阿里健康也不至于一无是处,背靠阿里旗下多条流量渠道的它,要比势单力孤的京东健康更有“人缘”。

据财报显示,2021财年阿里健康线上自营店年度活跃消费者已经超过6500万,较半年前增长了近1700万;阿里健康运营的天猫医药平台GMV超过554亿元,年度活跃用户超过2.5亿,较半年前增加约6000万。而从招股书来看,京东健康累计用户数仅为1.5亿,年活跃用户更是只有7250万,难以与阿里健康匹敌。

目前,阿里健康主要以支付宝作为战场,同时还引入蚂蚁集团当股东,进一步巩固了其最大的流量渠道。根据蚂蚁集团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支付宝APP的年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0亿,月度活跃用户也由2017年的4.99亿增加至7.11亿。相比之下,京东APP三季度的年活跃用户仅为4.4亿。在引流渠道方面,阿里健康显然也要优于京东健康。

另外,阿里健康还在今年对其业务模块作了重新划分,医疗健康服务、追溯及数字医疗业务成为了阿里健康近来关注的重点。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9月份,阿里健康APP更名为“医鹿”,将问诊、搜索等服务聚焦到了首页。有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健康此举意在摆脱外界对其盈利模式单一的质疑,获取更多的增长点。

从其财报来看,阿里健康的战略的确起到了一定作用。财报显示,其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已经下滑至76.8%,提供服务收入占比则提升到了20.2%。

与阿里健康相比,京东似乎仍未甩掉“医药电商”的帽子。据其招股书显示,京东健康目前的产品销售收入占比为87%,但提供服务收入占比仅为13%。这意味着京东健康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在线零售药房业务是否增长。

总结

总体来看,京东健康的打法较为稳健和保守,其高效的自营物流体系足以支撑起它与阿里健康之间的较量。不过,它过于依赖在线零售药房业务的缺点还需尽快补全,毕竟线上药房本质上是一门低毛利率的生意,靠不断优化成本提高业绩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同时,单一业务也可能受到多重不确定因素影响,届时京东健康可能无法保证业绩的持续高增长。

阿里健康则更明白业务多元化的重要性,在它的扩张计划中,“全领域布局”始终被放在第一位,包括“医鹿”APP、云上智慧医院、安全用药AI系统、智慧云医共体在内的多项业务都体现了这一点。阿里健康的最终目标显然不只是简单的医药电商,而是触手延伸至每个细分赛道的医疗科技与服务企业。在背后财大气粗的阿里支持下,这一目标并非遥不可及。

对于京东健康来说,想凭借上市“开门红”在市值上超越阿里健康,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在投资者们的热情退去后,暴露出软肋的它是否还能维持这一优势地位呢?互联网健康其他细分赛道的水还很深,京东健康不愿涉足其中也无可厚非。但在这个变化快过计划的时代,只有提前抓住机会,才不至于让自己从风口上跌下去。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