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是科技行业的长青树。从科技行业形成的第一天起,软件就不可或缺。它没有像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AI等概念一样,在某一时期特别热门,在某一时期又会冷却。尽管没有大起大落,但其始终都在。任何技术想要落地都需要软件的加持,任何硬件要运转也都需要软件赋予其灵魂。可以说,软件是技术的思想,是硬件的灵魂。

与此同时,软件在科技行业呈现的形态也在不断变化,从早期的技术、产品、解决方案、服务,如今又到了新的生态时代。

我们身处的社会正在从物理世界加速向数字世界迁移,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不断涌现。软件,作为一切新技术的载体,我们又该怎样重新认识它的力量呢?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软件企业之一,东软深耕行业近30年,经历了软件产业的每一个阶段。作为软件业的长青树,东软也对产业的发展、变迁有着深刻的思考。

“从过去到现在,从时间到空间,从单一到多元,软件化身为信息技术变革之翼,加速开启全新的发展蜕变。包括了全新的社交方式,全新的生活体验,全新的经济形态,全新的商业理念。软件与计算,无疑是信息技术的发展基石,是社会变革的主导基因。”东软创始人刘积仁指出,软件正在迎来生态时代。

如何理解这个生态时代?让我们从今年初疫情引发的突变开始谈起。

价值凸显:疫情之下得见软件的力量

今年年初,疫情突然爆发,全社会的首要任务是抗击新冠疫情。东软作为一家深入大健康领域的软件企业,也冲在了最前线。

在服务方面,集团旗下的东软熙康利用互联网医疗熙康云医院平台,开设了免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咨询专区”与防控专业知识推送。疫情发生以后,面对国内医疗机构资源紧张,公共卫生和社会保障等信息系统亟需升级的情况,东软迅速行动,推出了“疫情自填报”平台,免费帮助基层采集人员信息。

疫情攻坚阶段,很多医院的运转体系发生了变化,东软派出多个专业团队奔赴各地及时帮助医疗机构升级信息化系统。此外,针对疫情的进展,还发布了“利剑”疫情防控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一系列的解决方案和互联网服务举措,成为政府、医院、社保体系抗疫的抓手。

在硬件支撑方面,东软以软件赋能硬件,推出了可有效防控疫情的智能终端产品“防疫五金刚”,为医院抗疫、企业复工、人员返程提供安全保障。集团旗下的东软医疗公司向武汉捐赠了总价值2700万元大型医疗影像设备及软件;快速研发并推出“雷神”方舱CT、“火眼”AI等新品抗击疫情。其中“雷神”方舱CT从研发、验证到订单生产仅用时7天。

另外,东软医疗还向全球多个国家援驰CT、雷神方舱CT等产品,助力肯尼亚、巴西、智利、泰国、秘鲁、厄瓜多尔、越南等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共同抗击疫情。

可以说,东软只是软件产业在抗疫中的一个缩影。它让我们看到在突发情况下,软件可以变身为一种解决方案,变身为一种互联网服务,也可以给硬件赋予更多的功能……所有技术、服务、硬件,都需要通过软件赋能而产生价值。

从更大的变化来看,疫情把每一个人都困在了一个固定的物理世界,不能出门,不能去餐馆,不能上班上学,但是世界不可能停止下来。

困在家中的人们,每天花费更多的时间在互联网上,看信息、看视频、打游戏,与亲人、朋友间的联系依靠社交软件。而云逛街、云旅游、直播带货、线上办公和网课,都成为了生活的日常。必须工作的人们,用起了在线办公、远程视频会议系统,一时间,无论工作、生活,都在加速向互联网上迁移。

而所有这些互联网应用,本质都是基于软件。也可以说,疫情之下软件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疫情来了,软件成为抗疫的核心力量。疫情对工作和生活产生影响,软件在帮助我们向互联网上迁移,这种帮助人们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的能力,正是其蕴藏的无穷力量。

无处不在:所有新技术的载体都是软件

今天,AI、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名词更时髦,更性感,那么软件还重要吗?

当然重要,因为软件是所有新技术的载体,也将永远不会消失。

比如,区块链、云计算都离不开软件的支撑。“软件承载了很多新技术的创造,也决定了这些新技术的可用性。软件与新技术是孪生的,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刘积仁认为,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新概念、新技术的背后其实都是软件,软件永远不可能消失。以AI为例,AI本质是算法,算法就是软件写出来的。“AI如果是毛的话,软件就是皮,AI是通过软件表达出来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同理,软件是各种新技术的载体,也是各种硬件产品的灵魂。所有硬件如果没有软件赋能,就无法产生价值。

以我们最熟悉的PC来看,如果没有软件,硬件本身没有任何价值。电脑中有了操作系统,我们可以对电脑进行各种操作;有了office,我们可以打字、办公;有了浏览器,我们可以打开网页;有了Photoshop,设计师可以编辑绘制图像……硬件的所有功能,都是基于软件去实现的。

技术发展到今天,软件与硬件的结合度越来越深。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可以通过软件为硬件创造出更大的价值空间。

比如我们最常见的智能手机。今天,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手机,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可以通过手机功能去触及,这些功能其实都是一个个APP,也就是软件。

再比如,东软涉足的CT机领域,之所以可以在众多国际巨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不仅是硬件能力强,更因为软件不断给CT赋予了新的能力。以前,CT机的主要功能就是扫描,拍出一系列的片子让医生查看,最后由医生给出诊断结果。而现在,将智能软件嵌入CT机之后,身体检查可以实现更多的功能,患者扫描后就可以由后台的大数据系统和影像云给出一个基础诊断,大大提高了医生的工作效率。

“过去我们认为软件是一种技术,而今天我们发现,软件越来越融入我们的生活,无处不在。它与我们的社会,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天的生活方式,都越来越发生紧密的关系。这样一个关系的变化,应该说也是科技在过去几十年间一个巨大的改变。”刘积仁对此强调,软件的力量不仅是技术力量,更是思想的力量。

软件的价值:从技术工具到商业创新

正如前文所述,软件无处不在,于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AI等新技术当中,于各种硬件、系统当中,于各种APP应用当中。“所以我们看到软件正在创造越来越多的数字经济、数字实体,这是一种在数字社会上发展出来的崭新空间。我们可以看到日新月异的应用正在不断产生。”在刘积仁看来,未来的软件更有思想,更有灵魂,其价值将会更多地通过对商业模式创新来呈现。

比如阿里和京东,让线上购物成为人们生活的日常。比如我们习惯看的纸质书,后来变成了电子书,现在甚至可以“听”书,这就是全新的商业模式。再比如媒体的个人化、民生化,今天的很多大V可以发布信息,也可以带货,依然是基于软件的创新。

以往,软件的创新商业模式,使得中国走出了一大批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中国在互联网行业也越来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所有这些新的创造,我认为还是一个初始阶段,无论从运动、旅游、娱乐、购物、公共服务,所有的东西都走到了互联网上,而且未来还会有更大的创新空间。”刘积仁表示。

当然,随着创新事物的不断涌现,软件也会使一批工种消失,同时会不断地创造处新的工种。我们原有一些特别复杂(危险)的工作,将变得十分的简单。最关键的是,原来没有出现的工作也将被创造出来,去解决越来越复杂的新问题。

所以,软件将会永远存在,只是以融合的形式渗透其中。未来,软件的价值不是根据规模来衡量,软件的价值表现在于它所创造的新商业模式。天猫、携程、抖音,本质上是软件,但它们的商业模式不是卖软件,软件不再独立存在,而是隐身于新的商业模式中。“这是让我们最感到兴奋的地方。”刘积仁强调。

过去这些年,东软一直都在通过软件与各个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并且在创新商业模式方面做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以熙康为例,东软做的不是一个软件平台,而是一个智慧医疗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同时以服务的形式持续向外输出。其商业模式也不是卖软件,而是卖服务。

再比如,各大航空公司都需要票务销售软件,如果按照传统思路,东软可以直接卖软件平台给他们,但这是一锤子买卖。现在,东软与各大航空公司合作搭建了系统平台,产权属于东软,双方联合运营,每卖出一张票东软从中抽取一定服务费。这样一来,东软就可以从这种创新合作中源源不断地获得收益。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东软做了驾驶的APP,这个APP可以监测司机的驾驶习惯。这些数据正是保险公司所需要的,保险公司可以根据数据来测算不同司机的保费,提供更适合的保险服务。这种场景下,东软的角色也不是卖一个软件的,而是运营APP,保险公司其“购买”应用不断产生的数据。随着用户越来越多,东软的收益也会不断增加。

因此,以往行业内的商业模式是卖一款软件或是一个解决方案,单着是固定收入。而通过现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企业的收入“宽度”和“长度”都被无限放大。

融合:属于软件的生态时代

那么,未来的软件到底是什么?

刘积仁认为,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与普及,数字化商用规模的不断拓展,技术正在从单一的价值创造发展为以赋能为本质构建的新生态系统。人工智能、大数据、超级计算等技术将与5G和未来的智慧网络融为一体,互联网将从传统的连接人变为连接万物,从连接的通道变成可计算的网络,从信息的传递演进到知识的获取,从解决通用的问题发展到个性化网络的构建。

刘积仁强调,这一切,都将为软件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创造出更加融合、更加开放的生态。在这个生态时代,软件可以赋能,可以创造新服务、新经济和新生活,并且会不断创造出新的行业。

如今5G已经开始大规模商用,其与各个行业的结合都会有创新空间。5G与医院结合,能支持远程医疗更高的带宽,把过去的通讯平台变成一个智慧平台,从线下医院衍生出线上数字医院。由此更多的新服务模式将被创造出来,通过软件各方的资源和能力将会连接起来,构造一个崭新的生态环境。

从东软在大健康领域的布局来看,集团旗下几家公司有的涉足医疗设备,有的是做互联网医院,有的是聚焦社保……未来各个业务之间会有机结合,形成一个庞大的大健康生态。刘积仁透露,接下来东软还会计划建设智能医院,“未来这个解决方案会越来越复杂,我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好,所以开展生态合作是一种必然。”刘积仁表示,实际上不仅东软对生态合作有着清晰认识——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产生强烈的合作意识,“大家都发现,以前自己感觉很容易的事其实并不容易,很多问题不是靠钱能解决的,这也就导致生态越来越和谐。”

融合创新的背后其实是能力和资源的跨界,需要方方面面的协同。比如汽车上的智慧屏,其中需要有汽车企业、屏幕制造企业、操作系统企业、地图企业以及其它各类应用企业联合开发,参与者共同形成紧密合作,才有可能为用户提供一个真正智能的屏幕。

再比如东软熙康,目前集成了百度的辅助诊断软件,可以赋能众多基层医生,提升他们诊断的效率和能力。这里面就需要熙康、百度以及医院各方紧密配合,才能形成一套良好运行的远程诊疗系统。

所谓软件进入生态时代,其实就是“将软件通过连接、通过计算、通过整合所构造的利益相关者,大家一起来提供一种商业模式和服务生态。”刘积仁解释道。

长情于软件才能产生长期的价值

过去几十年来,软件的形态、价值一直在变化中。最早软件是一种技术,后来逐渐成为独立的产品,再后来升级为解决方案,如今又以服务的形态存在。不久的未来,软件将进入到崭新的生态时代,作为一家软件企业,东软又将如何锁定自己的未来?

“软件是东软的生命支撑,我们用软件不断地支撑企业生命的延续。”刘积仁多年以来一直对软件的价值有着清醒认知,在他看来,软件的价值一直都在,而软件的价值往往又隐于无形之中。

东软一直在做的,就是将软件的价值附加于其它的技术、行业、产品之中,这种思考也使得东软可以走得更为长远,“东软这些年,其实走得没有那么辉煌,也没有那么纠结,因为这个行业给了我们足够的持续发展空间,如果我们走进这个生态的话,会走得更长更远,包括我们的利润获取空间。”

谈及东软的未来,刘积仁指出:“我们要超越软件来思考,超越技术来思考。我们叫‘The Magic of Software’,软件的创造力,软件的新动能,将会给东软赋予一种崭新的使命——我们不仅仅要做技术、做产品,做服务,我们还要用软件来解决社会发展中的许多问题,要去创造一些在数字社会、数字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过去没有过的新产品、新服务。”

作为中国软件业的一面旗帜,东软三十年从未改变的就是软件这个内核。如果说蜕变,也只是软件向外输出价值的形态。东软是一家典型的长期价值创造者,面对今天业界各种时髦、性感且让人眼花缭乱的新概念,刘积仁依旧喊出:“东软坚守做一家软件公司,更准确地讲是一家用软件赋能的公司。”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